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做戲的中國官媒讓社群媒體「百花齊放」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做戲的中國官媒讓社群媒體「百花齊放」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言論審查與封鎖,在習近平接任中共領導人後日益趨嚴,卻也意外讓社群媒體日漸活躍。有觀察家指出,中國人民正拋棄舊式媒體,轉而投向新媒體的懷抱。

整理:鄭博名

天津爆炸事發至今已超過數日,官方消息卻有如擠牙膏般停滯不前。點開中國官媒《新華網》網站,頭條要聞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爆炸所做出的「重要指示」,接連著幾條中國抗戰專題佔據版面,一齊「向偉大勝利致敬」。

儘管中國政府封鎖新聞早已不是「新聞」,但爆炸案發第一時間,現場影片瘋傳社群,當地居民於微信上透漏死亡人數的截圖、以及爆炸波及範圍在微博上造成熱烈討論,都讓官媒數據漸漸站不住腳。有觀察家指出,中國社群媒體正以百花齊放的姿態,改變13億人口的政治與社會生態。

維穩VS維權

習近平上位後,除了揮舞反貪腐大旗積極「打虎」,同時也加強對於奉行「自由主義」傳媒進行的言論審查。2013年1月,習近平接任總書記前2個月,以調查報導著名的中國周刊《南方周末》,因新年獻詞遭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刪改,引發軒然大波。據周刊評論版編輯戴志勇所撰寫之初稿「中國夢,憲政夢」,裡頭寫道:

「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我們才能建成一個自由的強大國度。」

然而最後發表的「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卻被修改成:

「在2012年年末,夢想的火焰又一次被點燃。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說,民族復興是最偉大的中國夢。站在新年的起點,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

此舉不僅讓《南方周末》大表不滿,更罕見地引發反政府干預媒體自由的抗爭。周刊也在其中一份聲明表示,光是2012年該刊就有1000多篇文章遭到刪除,政府甚至向周刊高層施壓,以撤換支持改革派的記者、編輯。對此,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回擊,呼籲抗爭者能「配合」風波的平息,「別逼一份中國報紙扮演它無論如何也承擔不了的對抗角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南方報業會被盯上,早在十年前就有先例。2003年,與《南方周末》同屬南方報業的《南方都市報》發表了一篇名為「被收容者孫志剛之死」報導,揭發一名來自湖北、年僅27歲的青年孫志剛,因無「暫住證」,被廣州警方帶至派出所拘留,並毆打致死的案件。隔年,該報前總經理喻華峰、創辦人之一的李民英,被廣州市東山區法院認定貪污、行賄,分別判處12年以及11年徒刑。

由於該案事證過於牽強,外界普遍認為是當局秋後算帳的政治冤獄。超過2千名記者連署要求當局釋放喻、李兩人,撰寫孫案的記者陳峰也發表一封公開信,呼籲廣州政府落實總理溫家寶在「兩會」上,對於人權入憲的改革開放。事後廣東前省委書記任仲夷、吳南生丟出善意,向法院「喊話」從寬處理《南都》案後,兩人才獲得減刑。

除了對調查報導進行打壓,中國近年來發生的重大公安事件也屢屢遭到當局封鎖。

媒體噤聲,第四權失能

2002年12月底,廣東出現「不明病毒襲擊」傳言,手機簡訊、各大論壇紛紛引起討論,大量民眾搶購據說可預防此怪病的醋、板藍根,但傳媒卻不以為然,認為廣東河源一帶「民智未開」,當局甚至封鎖相關討論串。隔年1月病毒傳至中山,有媒體前往採訪,獲得官方的答覆是「天冷民眾感冒增多。」

2003年2月11日,廣州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表示,該病毒在廣東省出現305個病例,死亡一例,59人康復出院,其餘病人情況穩定,宣稱疫情已受到控制。隔月,世界衛生組織將中國、香港以及越南宣告「非典行肺炎」疫區。儘管如此,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在接受中央電視台及新華社專訪時,仍表示北京衛生局已即時採取相關措施,絕無任何流行擴散的問題。

由於中國傳媒一致噤聲,外媒又因官方封鎖消息、疫區而無從查證,CNN有關SARS報導在中國播出時甚至會出現黑畫面,CNN駐北京記者還特別就此現象做一條分析報導,一直到北京解放軍301醫院退休醫師蔣彥永的一封信,外界才真正意識到中國SARS疫情遠比官方所承認要來的嚴重。

信中蔣彥永引述因前同事感染SARS被隔離、相關資料送往309醫院會診時所獲得的內部數據,指出該院被隔離病人是官方公佈的好幾倍,認為北京當局嚴重隱匿病情。該信一共寄給中央電視台以及鳳凰衛視台,卻都未獲得採用,直到美國《時代》雜誌記者找到蔣彥永,實情才正式曝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08年5月12日,中國四川汶川發生規模8.3的強震,當局對外媒展現難得的開放。英國《泰唔士報》北京分社社長Jane Macartney在文中表示,包括路透社、美聯社、美國CNN、日本NHK等12家外媒受邀搭乘軍用直升機,飛抵四川省映秀鎮。

當天一早溫家寶也到現場勘災,並親自接受外媒記者採訪。Macartney以「前所未有的開放」來形容當局與溫家寶的反應,並表示從2007年開始,中國政府就因奧運籌備期給予外媒諸多便利,例如特別通行證。然而,當災區校舍被爆出疑似為豆腐渣工程後,相關證詞及指控皆遭到中方打壓,包括受難學生家長、日本共同社記者、美聯社記者都在抗爭過程中被架離、扣留。

曾撰文批判四川災區豆腐渣工程的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年有期徒刑;維權人士譚作人亦因調查豆腐渣工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多家傳媒、記者採訪都遭到當局阻撓,無法接近前來旁聽判決的四川災民。

今年6月,搭載454人的中國郵輪「東方之星」在長江翻覆,中共中央宣傳部在第一時間下令,召回各省區市記者,不准前往現場採訪,並要求國內媒體一律使用新華社通稿以及中央電視台畫面。由於正值「六四」前夕,BBC駐華記者周飛鵬對此表示,中共當局希望藉由控制公共信息,來預防民眾對災難事件的不滿,此時轉嫁到政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