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但從何時起,空服員的專業變成是賣弄性感了?

「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但從何時起,空服員的專業變成是賣弄性感了?
空服員於飛機模型,進行緊急疏散等安全訓練|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試問:「當真的不幸遇到飛安事故時,您要相信經驗老道的資深『空服大嬸』,還是選擇把生命安全交給身材性感到引人遐想、衣服緊到行動不便的『天降辣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客艙失壓時,氧氣面罩會自動落下,請您先拉下面罩或黃色拉帶,罩在鼻子與嘴部,以正常的方式呼吸,然後再協助他人……」這是空服員和旅客都很熟悉的安全示範廣播詞。

因為不同航班的規定,有時會有空服員親自上陣示範,以組員的術語來說,我們總稱廣播組員「唱廣播詞」、示範組員「跳demo」。不過每當在「跳demo」時,我們總懷疑客人是否有在認真學習逃生,還是在打量今日空姐「正不正」、「制服夠不夠緊」?

我常拿這個問題逼問男性友人,想當然爾答案都非常一致:「擺在我面前我不看白不看,當然是看空姊正不正啊!」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組員示範的demo中,每個「舞步」可能都是逃生時救命的關鍵。

先前和已退休的資深姊姊聊到空服員身高問題。

她問我,「你知道30年前,航空公司要求組員身高的初衷是什麼嗎?」我說:「因為要關得到overhead bin(行李櫃),還有可能旗袍穿起來比較修長漂亮吧!」她搖搖頭說:「你說的只有一半是對的,絕不是因為漂亮,而是因為逃生時,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到櫃上的逃生設備。」

有時候我很懷疑,究竟是誰、是哪件事情,讓大家把空服員的專業投注在「滿足乘客的遐想」之上?

開高叉的性感制服,豈不正是狠狠的「物化女性空服員」?

設計師張叔平先前在華航新制服發表會後,接受記者採訪,不諱言的表示,如果空服員的制服無法引起乘客遐想,就是設計師的失敗,更強調「空服員必須要是性感的」。記者接著追問:「如果乘客對空姐有非分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耶!」張叔平竟然回答:「想一想而已,又不犯法!」

這套「令人充滿遐想」的制服在8月10日已正式上線。

不管對組員或是乘客,制服的美醜皆各有看法、感受見仁見智,但卻頻頻傳出許多組員因制服設計「太過性感」、需要隨時遮遮掩掩,而深受工作上極大的不便利;甚至因穿上新版絲襪,而有皮膚嚴重過敏、疼痛的狀況

不只是華航,四年前國泰航空高金禮聘設計師劉培基,設計國泰空服員制服。當時的設計因為太貼身、裙長太短容易穿幫等原因,多次被員工要求退回更改設計。劉培基當時的回應竟然也是:「女人,是一定要有腰的。」

空服員制服的基本需求是方便、舒適、功能性,因為艙壓和工作環境的限制,不管是材質、裙長設計,都應以滿足工作方便為最高原則。但從這些設計師的言論可以知道,他們是帶著一顆充滿男性想像的腦袋展開設計的。

究竟在他們死命設計出可以「滿足客人遐想」的制服時,有沒有真正設身處地為組員著想?又有沒有站在企業立場,以塑造組員專業親切的形象作為首要考量呢?還是只有一心想利用自己的作品,來狠狠的「物化女性空服員」一場呢?

親愛的設計師們,你們有想過,組員每天穿上制服時想起您的言論,是會傷心的嗎?

最讓我意外的是,航空公司居然允許這樣的言論公開到媒體版面上。難道物化女性空服員是由航空公司一手推波助瀾而形成的嗎?或許我們可以從空服員的制服、企業的行銷策略上,看出女人的氣質、美麗,甚至是所謂的「性感」,都帶給了航空公司多大的廣告效益。

空服員手持旅客安全須知卡,於走道上進行安全示範。|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空服員的「專業」,不應被塑造成引人遐想的「性感小野貓」

身為一位前女性空服員,我很想大聲說:我們的存在是為了執行「飛航安全」任務,您所謂的「遐想需求」,不應透過我們的制服來獲得滿足!

常聽到這樣的抱怨:「今天的空姐好老…」、「當空姐腿還粗成這樣?」我聽過最過分的是這一句:「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

我很想問他們,組員的年紀、身材究竟可以帶給你們這趟旅行什麼?這和是否能夠安全的讓乘客抵達目的地,有任何關係嗎?空服員也是人,你們會變胖、變老,我們就不行嗎?

記得剛進公司受訓時,老師曾告訴我們,中國某家航空公司在訓練新進空服員時,會幫每一位空服員設定標準「BMI值」,並定期做抽檢。如果發現某位空服員的BMI值超過了原先設定的標準,就會立刻拉班停飛,直到她將自己回復到原本的體態,才有回到飛機上服務的資格……

▼ 作家黃越綏搭外籍航空,對還在服務的高齡空服員感到敬佩

對於經常必須因公出國的我而言,最怕的就是超過12小時而中間又須轉機5、6個小時的行程,尤其受到美國911事件的影響及近期IS恐怖攻擊事件的陰影,導致美國國際機場的檢查愈來愈嚴格,甚至連電腦、手機、身穿的外套、皮帶及皮鞋等,均不例外的必須脫下…

Posted by 黃越綏 on 2015年4月7日

你有發現嗎?為什麼搭乘亞洲航空的飛機時,眼前都充滿著身材曼妙的空服「姊姊」;把鏡頭移到國外飛機上,則三不五時看到空服「大嬸」、空服「大媽」?對他們來說甚至可以做到空服「奶奶」,只要有專業的空服知識,空服員便可成為一輩子的鐵飯碗。反觀亞洲空服員則是永遠的青春美麗,一字排開,永遠是空服「姊姊」。

但姊姊終究會變老,有些組員因生育而身材走樣,難道就沒有繼續工作的權利嗎?難道企業要持續用這種觀念,促使年紀大的、身材走樣的組員「知難而退」,而維持組員的身材水平嗎?

歐美國家比較重視飛機的「運輸性」,重視是否安全的將乘客由A地載到B地;反觀亞洲航空公司則更重視以客為尊的服務,如今連空服員的身材、年紀,都成為大家對一家航空公司的評判標準。究竟誰要為這混淆的價值觀和工作文化負責呢?

每一位組員在成為正式空服員前必須接受航空公司嚴格的訓練,包括緊急疏散措施、逃生梯船的使用、滅火程序、急救常識,甚至連野外求生知識,公司都嚴格的進行考核,以確保我們在意外發生時懂得應變。

這些,才是我們的專業。

航空公司訓練空服員,在飛機重落地、受到強烈撞擊時,乘客應保持的「Safety Position」,以維護生命安全|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試問:「當真的不幸遇到飛安事故時,您要相信經驗老道的資深『空服大嬸』,還是選擇把生命安全交給身材性感到引人遐想、衣服緊到行動不便的『天降辣妹』?」

下次空服員做安全示範時,請您把目光,從組員的身材上,轉移到我們雙手為您指示的疏散路線上、或是前方椅袋的旅客安全須知卡。更請您們把注意力,放在我們的專業上。

空服招考訊息裡詳細列出空服員的工作內容,裡面從來沒有一項是扮演「性感小野貓」,而是能否安全的把乘客送往目的地、讓飛機平安降落,我們的年紀、胖瘦、美醜,又有這麼重要嗎?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李牧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