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13:任何角色都能扮演的人,心裡在想什麼?

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13:任何角色都能扮演的人,心裡在想什麼?
Photo Credit: donterase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完全從自己內在而來的創作,通常不是太私密而難以被了解,就是太單薄以致於引不出別人的興趣。除非你的人生和文筆都像《項塔蘭》。

如果要你寫一個故事,你會寫自己的親身經歷,還是天馬行空地幻想?

我的結論是:如果你跟我一樣一天至少得寫一個,親身經歷和幻想可能都不會夠用。你得尋求些外界刺激,例如讀新聞或看人吵架之類。

完全從自己內在而來的創作,通常不是太私密而難以被了解,就是太單薄以致於引不出別人的興趣。除非你的人生和文筆都像《項塔蘭》

6 words story, day 13:

6_阿九

翻譯:女演員寫小說。真實度:0%~100%

演員可能是跟任何事物相容性最高的職業,跟導演、跟舞台、跟畫家、跟妓女、跟白化症患者、跟仙劍奇俠、跟酒吧、跟外太空、跟語言不通、跟亡命天涯。他們也許演什麼像什麼,也許把什麼都演成自己,也許有無限多個小我可以分給一個又一個的大我。但總之找出一個用自己表達世界的方案。

這世上比演員和小說家更常在真實和虛構中穿梭的,恐怕只有精神病患。我一次看了同一個演員寫的演員日記和小說:舞台劇演員鄧九雲《用走的去跳舞》跟 《我的演員日記》。她是長期演出香港導演林奕華舞台劇的台灣演員,在〈賈寶玉〉、〈恨嫁家族〉中演出,然後又寫了小說。

不是第一次看演員提筆成為作家的書,也不是第一次看文筆清淡的年輕作家,但她寫的故事真是真摯得可怕。三毛寫荷西和撒哈拉的貼身描繪都很鮮活,但她的悲傷不輕易落在筆尖,只是非常擅長描繪快樂。張愛玲在大時代寫小悲小歡小團圓,一切都環繞著日常和人眼裡的人,但顧曼楨、曹七巧,甚至盛九莉也至多是投射的人物,是她小說的演員。戲假情真的份上,最真的還是人物背心間那把張愛玲捏過的冷汗。

鄧九雲的故事雖然帶著青澀味,但每個角色的思維反應都沒有虛構味,反而像是一個人所有回憶的碎片拾綴而成,每一個感受都真實地發生過。

我是完全不知道,作為一個演員,要怎麼掌控不同的角色。但作為一個寫字的,幾乎想要制止她的每一個故事裡的每一場對話繼續下去:「妳這樣挖掘自己的人生,太快就挖空了怎麼辦?」但我當然沒有寫信告訴她。因為刺探別人的經驗和感受非常困難,有人忍不住自己和盤托出,我就把握機會在一旁窺看。

兩本書之外,近期還有個活動。

『魚詩雲說:談時間裡相愛的蛛絲馬跡』女演員與女詩人的晚安對話
對談者:鄧九雲 陸穎魚
時間:9/18 (五)8:00~10:00
地點:永樂座 羅斯福路三段283巷6號

這裡還有更多 6 Words Story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