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及偶像崇拜(一),談你不知道的甘地

偶像及偶像崇拜(一),談你不知道的甘地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翻譯:Wendy Chang

(編按,作者這裡提到的這本書並沒有中文版,不過本書出版時歐洲媒體有諸多引用和報導,所以台灣也可以找得到相關的外電編譯。

相關文章:金融時報書評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英國獨立報報導NOWnews今日新聞報導自由時報報導聯合新聞網

這本書在Amazon、Amazon UK、Goodreads和Google Books上的讀者評價不太一樣,Amazon上僅有3個評分,而且都很低。Amazon UK有5個評分,分數比較高。Goodreads上有81個評分和14個評語,3.4/5的評價。Google Books上則是12個評分,分數一樣是3.5/5左右。)

本文開始:

這世界需要模範,但我們身邊並沒有那麼多,因此媒體幫忙創造了許多出來。但我們真的需要嗎?也許並非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還有解決方法,但是媒體需要名額,而由媒體創造出來的模範被貼上「名人」的標籤,通常這些人是演藝圈的明星,當然他們也有過氣的時候。

名人新聞具高度市場價值,能夠吸引全球觀眾的注意,其魅力如名牌一樣,名人們在媒體建造的舞台上,對任何事物公開論述,好像好的歌喉、緊實的肌肉,或是能夠賺錢的能力,等於一個偉大的心靈。

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前NBA球星Dennis Rodman,他的一些言論會讓很多人覺得尷尬。大家都知道他屢屢造訪北韓,並稱金正恩為「好人」,而珍妮佛羅培茲在去年六月為土庫曼總統做私人表演,又是另一個例子,土庫曼是出了名的貪腐。

不過還是有些偶像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地位屹立不搖,每當社會需要英雄的時候,他們就會再次被媒體提及,他們的行為公認是最高尚的,聖雄甘地還有泰瑞莎修女就是兩個馬上會讓人聯想到的典範。

他們都是道德上的典範,為了崇高理想奉獻一生,但又謙虛地隱身在幕後。但如果更近地檢視他們的一生,會發現其實還有更不同的面向,並不是那麼令人感到崇敬並想仿效,他們的名聲之所以如此好背後還有另一段故事,只有少數人知道這些片段,即使這些資料或是消息並不難取得,讓我們先討論甘地的例子,泰瑞莎修女的等等再提。

甘地,印度的獨立運動精神象徵,因非暴力抵抗歧視及壓迫而聞名世界,不過他有些個人的黑暗面在今天看來要不是愚蠢就是瘋狂,有些人可能還會覺得他瀕臨犯罪界線,不過這些黑暗面也是他個人特質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在英國史學家亞當斯 於2010年中出版的書《甘地:赤裸的雄心》中,他描述甘地對性有所執著,不過不是你想的那種執著,方式比較奇怪。他覺得性愛是不純潔的行為、會汙染精神生活,所以應該壓抑性行為,除非是為了傳宗接代,就好像是印度版的聖保羅一樣。他熱切地想要將獨身主義推廣給其他人,甚至新婚夫婦也不例外,當然他們就不怎麼高興了。

慢慢地,甘地就發展出性愛狂熱,不過整個方向都偏掉了,直到他離開人世為止,他濫用在道德上了權威力量,要求年輕女子與他共寢,畢竟在當時的印度他被奉為是最偉大的人,且這些女子要全身赤裸,以達到犧牲且淨化的目的。他認真地覺得面對再大的誘惑都能夠避免非自願射精的話,就可能讓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更好的照顧者,不管是照顧印度人民或是全人類 (「是上帝促使我這麼做的」他這麼說)真的是這樣嗎? 他真正做到的是故意忽視他的家人,否認他的兒子─一個不純潔行為下的產物, 還有數十年對妻子的虐待,在在都讓他的好友們擔心不已。

甘地的人生最高目標就是自我淨化, 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精神層次是否有被滿足,透過嚴格地節制性行為以及飲食習慣,比如說他會長期齋戒, 如果這只是一個人找到救贖的方法,那還沒有關係,但他試著將他的理想當作道德的武器,加諸於其他人身上,因為他的道德號召力太強了,他的家人也沒有倖免,有些人不喜歡他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甘地認為淨化就真的是「淨化」,漸漸地,他開始對醫學上的淨化─灌腸也開始熱愛,把身體上的淨化以及精神上的淨化看得一樣重要,常常將灌腸當作處方籤開給他的追隨者,想像一下,一把年紀的甘地在教導年輕的小姐這些理論,還有如何灌腸。

他個人的執著顯然模糊了對政治的判斷程度,甘地認為英國作為印度的前殖民母國,其邪惡程度可和納粹德國相比。不過只單看在道德層次,他就認為希特勒是純潔的象徵,因為希特勒沒結婚又是一個素食者,而且不抽菸不喝酒。1940年12月,英德之間的戰火正烈,倫敦不斷受到德國轟炸威脅,甘地寫信給希特勒(還用「親愛的朋友」開頭),告訴希特勒除了他做了那些瘋狂事外,他還不算是個壞人,跟羅德曼稱呼金正恩的方式非常像。

而在寫信給希特勒的幾個月前,甘地甚至勸當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不要以武力對抗納粹,「你應該邀請希特勒及墨索里尼先生好好坐下來談,答應他們的要求,讓他們接管英國,但不能出賣你的靈魂或是腦袋」,真的好險邱吉爾當初沒有採取如此毀滅的建議。

在另外一方面,甘地對於當時的種族大屠殺不怎麼關心,隨著宗教以及傳統印度教思想成為他的思想核心,他以精神成就來解讀他對政治的看法,已經讓他漸漸看不清現實, 甘地堅持「政治印度教化」,將廣大的穆斯林人口排除,也種下巴基斯坦想要從印度獨立的遠因。

甘地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為印度獨立奮戰,而且在1947年、他被暗殺的前一年達成,而他對印度獨立的願景其實是不怎麼現代化的。甘地晚年總是隨身帶著Charkha(一種小型紡織機),用來織他的衣服-兜提,對他來說,Charkha代表著簡樸的鄉村生活,而所有脫離英國獨立的印度人,都應該尋求精神上的滿足,藉由勞力工作的淨化過程,和甘地相反,印度獨立後第一任總理尼赫魯則認為經濟成長及現代科學才是通往未來的首要之路。

甘地是一個不斷被嚴格道德標準驅使的人,而他嚴格的道德標準來自於高尚的動機,沒有人會因為這樣汙衊他, 因為他值得大家的尊敬,在歷史上他做了偉大的事,但也犯下幾個大錯。他限制了人們對他的了解程度,因為他們無法用他的方式思考。他堅持這個自我成就感的價值不只應該跟其他人分享,更應該作為政治考量的指引,這份堅持讓甘地成為過時的人,因為依照過去的歷史脈絡還有現代的文化看來,在這個開放及自由的社會,道德似乎沒有像過去有那麼多空間。

閱讀推薦:亞當斯 《甘地:赤裸的雄心》(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