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操弄,幹嘛選擇徒步環島?」反黑箱課綱學生走千里全紀錄

「如果被操弄,幹嘛選擇徒步環島?」反黑箱課綱學生走千里全紀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冠澤抵達台北時指出,自己已經信守承諾,但反觀教育部長吳思華在日前承諾10天之內公開委員名單,10天後卻用盡各種理由失信...

整理:劉祥裕

7月23日,來自台北的許冠澤和周子翔,這兩位高中生開始徒步環島,用行動表達反黑箱課綱的理念,這一切的發想要從當時教育部長吳思華的一席話講起。

「不是聲音大的就贏過一方,不是一定要別人接受」,教育部長吳思華當時曾以此話,回應某一次反課綱學生的訴求。這席話後來卻促成許冠澤與周子翔,改用徒步環島的熱血方式,表示自己的決心與誠意;並且希望用此理性的方式能換來教育部大人們的正面回應;最終更希望藉由徒步深入全台各地,與路途上所遇見的民眾宣傳反課綱的訴求,從而爭取更多人對爭議的關注。

許冠澤在出發前的記者會上說,曾有人指控學生上街反課綱是被操弄,但他對此不以為然,「如果被操弄,幹嘛選擇徒步環島?全程1000多公里啊!」對過去曾徒步環島的他來說,辛苦的環島經驗歷歷在目,身心疲備的感受記憶猶新,這次會再度徒步上路,不是外力操弄下那麼容易可以決定的。

Photo Credit: 魏翊庭

Photo Credit: 魏翊庭

雖然用此方式表明訴求的確自討苦吃,但絕非遭操弄下的結果,而是經長思後下定決心,選擇平和的方式對抗避不回應的政府。許冠澤出發前曾說:「教育部長說不是聲音大就贏,所以我們決定用行動展現決心!」

路途中發生的點點滴滴

身上背著「我在環島,我反黑箱課綱」字樣的牌子,周子翔與許冠澤走在毒辣的七月艷陽下,他們堅守自己的承諾,繞行台灣一周,這十幾天當中,他們為了理想而努力前進,過程中歷經許許多多的事情,也為這段堅毅辛苦的路途增色不少。

一、熱心民眾的愛心捐贈

7月28日,反黑箱課綱學生徒步抵達台中。同一時間,台中市長林佳龍於臉書發文,表示收到一筆來自桃園陳阿嬤的3萬元捐款,希望能透過市府轉交給反黑箱課綱的學生,以了表敬意

除此之外,反黑箱課綱學生沿路上受到民眾的支持與肯定,熱情的民眾不僅提供食物及所需的資源,甚至邀請學生住在自己家中,讓一路走來艱辛的反黑箱課綱學生,能夠好好休息,待整出發。

二、熱情民眾開車守護

家住台中市大甲區的阿嬤陳月鶯,因為認同學生實踐理念的精神,開車跟在兩位環島學生的後頭,自願替他們載運行李,並且守護他們路途上的安全。除了陳阿嬤之外,另有來自彰化縣花壇的林老師,接棒守護兩位學生的安全。

三、攝影團隊記錄他們徒步環島的身影

[我在環島.我反黑箱課綱][HD][我在環島.我反黑箱課綱]兩位年僅17歲的高中學生,使用熱愛這片土地的方式,表達他們堅定的訴求,即使低潮,還是不放棄地向前邁步,假如你的17歲也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情,你有那個判斷能力並出聲走出來嗎?為了一個很單純的初衷,卻被腦弱的官僚體制不斷打壓,為了課綱,學生體制內體制外能嘗試的都嘗試的,為了政治,政府體制內體制外能抹黑的都抹黑了,教育已死,而是這群學生在急救這個體制,課綱微調,不只是學生的事情,攸關到臺灣這片土地的未來,不管是程序上的黑箱或內容的不客觀,這都是相當嚴重的事情,人民素養也需要提升,只要反對政府的強硬作為就會被貼上臺獨、綠營等標籤,夠了吧?!夠了吧?!夠了吧?!希望落幕不是結束,需要更多人提醒更多人自己的權益。希望臺灣未來的孩子,不會說他是一個中國人。我在環島,我反黑箱課綱。音樂提供:晨曦光廊-60KM/H2015/08/11 18:40補充關於[這影片拍得太好了,太假。一定又是在包裝宣傳。]等相關評論。好猿攝影工作室在此表示,我們並沒有收取 許冠澤、周子翔 兩位同學任何相關的製作費用,此舉也與藍綠政黨並無直接關係,製作此影片的初衷,完全來自我們影像工作最初的理念,紀錄臺灣最[真實][有溫度]的畫面,不管是反黑箱服貿議題、核能議題、與此反黑箱課綱社會議題,我們積極參與社會公共議題,相信這是我們影像人的社會責任,我們始終無法拿著昂貴的設備拍攝討讚很多卻沒有任何內容的影像。事前與這兩位學生並沒有任何的交集,單純在新聞媒體聽聞過他們的消息,當下得知兩位學生在恆春過夜休息,透過臉書傳遞訊息並取得學生同意,器材、鑰匙拿著就從位於小港的工作室前往恆春會面,當時是晚上11點半,抵達也都1點多,2:30回程時車子發生狀況,也因此報廢了一台工作車。我們關心及熱愛臺灣,我們只是發揮我們的專業,將溫度放進影像。謝謝指教。

Posted by 好猿攝影工作室 on Saturday, 8 August 2015

這是由好猿攝影工作室自發性地隨身拍攝,他們的初衷是希望這塊土地上有溫度的畫面或好的故事能夠留下,因此主動連繫,最終誕生這一部紀錄反課綱環島的精彩影片。

四、行經國境之南,國民黨部送水

當學生朝恆春前進,邁入第13天時,國民黨恆春黨部書記林育先向學生送水致意,不過仍強調政府微調課綱絕非所謂黑箱作業,雖然學生反課綱的行動訴求與執政黨不同,但對於學生採取理性步行的方式訴求理念,感到不捨。

不過,此舉卻讓學生們感到意外,「這是環島以來第一次有執政黨的人員致意。」

五、難掩失落而掉淚的一刻

反黑箱課綱學生走到花蓮時,得知教育部長吳思華將參訪吉安國小,便前去想近距離表達訴求。不料,當天部長因得知反課綱學生要來而臨時取消,改由國教署副署長出席,對此,撲空的反黑箱課綱學生許冠澤,激動的落下淚說:「我才17歲,選擇用環島這麼理性的方式表達反課綱訴求,為什麼部長到現在還是無動於衷?」

各地方政府怎麼回應?

這次環島反黑箱課綱的學生除了身體力行繞台灣一圈外,當一抵達新的縣市,便會提繳反課綱意見書給各地方政府,希望用這種最直接的方式,向地方政府表明訴求,並且希望地方政府也能正面回應,如下整理各地方政府的回應。

這一趟徒步環島,共踏遍14個縣市,絕大多數縣市政府(桃園市、新竹縣、新竹市、苗栗縣、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市、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台東縣、宜蘭縣)皆出面收下學生的意見書,值得一提的是,雲林縣、台南市與宜蘭縣等三個縣市是由地方首長親自接待反課綱學生,其中李進勇縣長是首位與學生面對面談話的縣長。

行經的14個縣市政府中,惟獨花蓮縣未收下學生的意見書,縣府教育處強調「課綱是教育部中央的決策,地方無權置喙」,對於欲拜訪教育處的詢問,也都沒正面回答,只是一直強調配合中央政策,因此依許冠澤自己的理解認為,他們在電話上被「委婉拒絕」了。不過後來,縣府表示「沒有說學生不可以來」、「我們也沒有拒絕」,最後學生仍決定不去了。

至於就學生訴求的回應,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宜蘭縣等縣市政府公開表態支持學生的訴求,台東縣則是肯定學生的行動,但仍表示尊重學校的選書自由。其餘縣市政府僅派職員收下意見書,未有明確的回應。

相關報導:

終站臺北,最後八公里

許冠澤說過:「曾經走到黃昏市場裡面,向一個顧豬肉攤的阿嬤傳達訴求。她原本連課綱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從頭開始跟她解釋。這樣的過程,讓我學習到很多很多。我喜歡台灣。」這最直接的互動過程,不僅把理想傳達出去,也從對方身上學到這塊土地上的溫柔。

他們信守承諾地完成超過25日的徒步環島,過程中不畏風雨炙熱,選擇以理性的方式,一步一腳印的踏在這塊土地上,用最純粹的行動深入台灣各地,讓自己微小卻堅實的訴求慢慢的擴散與發酵。

許冠澤抵達台北時受訪指出,自己已經信守承諾,但反觀教育部長吳思華在日前承諾10天之內公開委員名單,10天後卻用盡各種理由失信,「你們等著看,我們這些學生有一天會站上你們的位置,會做得比你們更好。」

教育部拒公布課審委員名單…反課綱學生:沒黑箱何須遮掩?

相關評論: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