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建海上監獄?數千鑽油平台將除役 該拆該留引爭辯

改建海上監獄?數千鑽油平台將除役 該拆該留引爭辯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石油天然氣公司持續向海上開發,甚至進入北極區這類更極端的環境開挖石化燃料,未來處置廢棄鑽油台的挑戰想必會更複雜。

《紐約時報》報導,未來幾年全球數千座海上鑽油平台(oil platform)即將面臨除役問題,它們多半建於1970和80年代景氣高峰期,各國須決定要將其沉到海裡、拆除或重新利用。不少人提出另類創意處置方法,包括:超安全監獄、私人住宅、潛水學校、魚類養殖場和風力發電廠。

陳易揚專文指出,鑽油平台有多種類型,可藉由海面下的強化鋼纜與混凝土支架固定於海床(如固定式平台),有些類型則可以漂浮移動於海上以利變更開採地點(如自升式鑽井)。目前投入海洋石油探勘與開採的國家已逾百,目前全世界更有超過7500座的海上鑽油平台,北海、墨西哥灣、波斯灣等海域是現今最大的海洋石油產出地。

Photo Credit: Office of Ocean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Public Domain

1, 2) 傳統的固定平台; 3) 順應塔式平台; 4, 5) 張力腿平台; 6) Spar平台 ; 7,8) 半潛式平台; 9) 浮式生產,儲存和卸載裝置(FPSO); 10) sub-sea completion and tie-back to host facility.|Photo Credit: Office of Ocean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Public Domain

海上鑽油平台雖為開採海洋石油帶來榮景,但也同時帶來頗具爭議的環境與社會議題。蘋果報導,2010年4月20日,BP租賃的深水地平線海上鑽油平台在墨西哥灣水域發生爆炸並沉沒,導致11名工作人員死亡,319萬桶原油持續洩漏87天。近1500公里海灘受到污染,至少2500平方公里的海水被石油覆蓋,並引發影響多種生物的環境災難,當地漁業和旅遊業都受到波及,成為美國史上危害最嚴重的海上漏油事故

今年7月2日,英國石油公司同意在18年內向墨西哥灣沿海的德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和佛州和400家地方政府機構支付187億美元,彌補漏油事件造成的人員傷亡和環境破壞。隨著石油天然氣公司持續向海上開發,甚至進入北極區這類更極端的環境開挖石化燃料,未來處置廢棄鑽油平台的挑戰想必會更複雜。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央社報導,石油與天然氣公司一般傾向直接讓鑽油平台沉入大海,因為這是最不花錢的方式。畢竟,光是租一艘配備起重機的大型駁船,來拆除平台鋼架結構,一天就得耗費逾50萬美元。許多科學家也贊同,主張這些鑽油台可創造水中的海洋棲地,比起拆除工程更環保。

但批評人士則反駁,海洋不是垃圾場,許多放入水裡的平台帶來的壞處大於利益,例如,它們並不會促進水中生物生長,只會讓魚群更集中、更容易撈捕;此外,海洋學家也表示,平台上的金屬散落海底,面積達一個足球場大,隨著時間逐漸銹蝕,必然會釋放有害汙染物。

中時報導,有些較晚建造的海上鑽油平台較前一世代平台更巨大,數量也更多,且分布全球各地。如何利用這些退役平台的創意可謂源源不絕,譬如,馬來西亞婆羅洲外的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有許多20年前建造的海上鑽油平台,約有400多座很快將面臨拆除命運。有企業在這裡將鑽油平台改建成一家海上旅館兼潛水學校,名稱叫作「海洋探險潛水平台」(Seaventures Dive Rig)。

另外,倫敦建築業組織數年前曾舉辦競賽,徵選將新的或將淘汰的鑽油平台改建成海上監獄的設計圖;也有組織提議買下鑽油平台打造海上社區,藉以逃離都市的噪音、人群、犯罪和汙染。

大紀元報導,海上鑽油平台的利用率在2013年達到巔峰,每個平台每天可貢獻營業額約65萬美元,但隨著去年9月的油價崩跌,每日貢獻的營業額已降至37.5萬~50萬美元之間。瑞銀分析團隊年初在報告中表示,「在當前的油價背景下,我們相信海上鑽油市場的基本面將持續惡化,今年最多有70%的海上鑽油平台可能被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