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中國特色的殺雞取卵、九成Android機廠商恐倒、政商結合種錯樹 台灣土地生態崩壞

懶人時報看什麼?中國特色的殺雞取卵、九成Android機廠商恐倒、政商結合種錯樹 台灣土地生態崩壞
Photo Credit: 路透社 / 達志影像

什麼工業需要用到這麼多氰化鈉?中國特色的殺雞取卵:氰化鈉、黃金、泥石流

(不寒而慄的中國式發展。以下引述內文)

按:8 月 12 日天津爆炸現場有 700 噸氰化鈉,這是劇毒物質,這麼多氰化鈉幹什麼用?在我國,其主要用於開採黃金。“黃金資源貧匱的中國,己連續十年全球黃金產量第一,靠的就是這玩藝兒,觸目驚心”!

(中略)包鋼的這座尾礦壩,離黃河最近處僅為 10 公里,在尾礦壩西面不足 20 米的地方,便是黃河支流——當地人稱為山水渠。每年 7 月至 8 月包頭雨季到來之時,洪水卷席從尾礦壩滲出的水,經山水渠一起排入黃河。更為可怕的是,尾礦壩的水“只進不出”,完全靠自然蒸發,只得每年以 0.9 米的速度不斷加高尾礦壩。包頭處於地層斷裂帶,一旦出現地震或者大規模降雨致使尾礦壩決堤,后果不堪設想。這座尾礦壩設計壽命到 2025 年,黃河危在旦夕。

金、銀、鉛、鋅全球產量第一的背后,是中國特色的殺雞取卵。殺的雞是九百萬平方公里的山河水土,貽害的是十四億人和他們的子孫后代;而卵的利益,只有少數人獲得。這也足使少數人富得流油。

問題的關鍵是,在中國,只要有利可謀,就存在經濟學所指的政府失效。故而,貧礦開釆、水土流失,氰化、硫化、重金屬污染,潰壩、泥石流,成了無力治理的頑疾。(懶人時報

廝殺太激烈!外媒:九成 Android 機廠商恐倒 HTC 先出局!

(悲慘。以下引述內文)

全球智慧手機市場飽和,瑞士銀行將今年全球智慧手機銷量從原本的 14.06 億支下修至 13.2 億支,明年銷量則從從 15.6 億支下修至 13.9 億支。此外,研究調查機構 IDC 與 Strategy Analytics 統計,2015 年第二季全球智慧型手機銷量雖然與去年相比成長了 11.6%~15%,但成長幅度卻是 2009 年第三季以來的新低。此外,前 5 大品牌中,只有蘋果、華為、小米的成長率優於市場平均值,其他的非蘋陣營銷售多半遜於預期。

而各家廠商為了搶奪商機,不惜打流血價格戰,尤其以 Android 陣營廝殺最為激烈,導致生產利潤少得可憐;印度媒體 ET TELECOME 指出,Android 廠商利潤悲慘,以 LG 為例,賣一支手機平均只賺 1.2 每分,HTC 甚至賣一支就賠一支。因此預估,Android 手機廠商很可能將要面臨整併潮,可能有高達九成的業者將被淘汰,而第一個出局的可能就是 HTC。

回想 2008 年時, HTC 旗下智慧型手機在全球賣出的數量比三星還要多,更是當時全球最大的 Android 手機製造商。不過後來因敵不過蘋果、三星,加上行銷策略錯誤,導致在智慧機市場中節節敗退,被踢出全球 10 大手機品牌之列。而日前外媒也指出,HTC 目前市值剩 470 億,比公司於 6 月底公布的現金 472 億還低,代表 HTC 在投資人眼中,僅剩下現金還值錢,其餘如品牌、廠辦等資產的價值跟本近乎於零。(懶人時報

吳晟:政商結合種錯樹 台灣土地生態崩壞

(行道樹背後的秘密。以下引述內文)

吳晟說,台灣的官員,從中央到地方,均不懂如何種樹、種什麼樹!不論行道樹或公園樹均操縱在樹商手中,樹商為了獲取利潤,捨成本低廉的本土樹種,而推銷高價的外來樹種,從早年的黑板樹、小葉欖仁、櫻花樹到最近的落羽松,都可見到商人操縱種樹市場的痕跡。

吳晟說,外來樹種因為人為炒作所以特別貴,本土樹種因容易栽種反而便宜,以本土樹種桃花心木幼苗為例,一株不到30元,而櫻花樹可能高達200元,桃花心木根系深,抓地牢,反觀櫻花樹,淺根,不適台灣平地氣候,死掉得一再補植,肥了樹商,瘦了公庫。

(中略)他說,台灣原生樹種如樟樹、毛柿、苦楝、肖楠、土肉桂、黃連木、羅漢松、桃花心木…等,這些都是經過數千年考驗的台灣本土樹種一級木,因為適合台灣,所以極易繁殖,但就因為便宜,無利可圖,多數樹商「棄之如敝屣」,明明最適宜作為行道樹或公園樹,樹商就是不願推銷給官員。(懶人時報

【日本最漫長的一日】1945年8月15日,「從現在開始,進行重要廣播……」

(七十年前的今天,台灣與日本的命運同時改變。以下引述內文)

正是由於無數次地重複這些形式,對日本戰敗的認識,才不斷得以加深。會議室外一望無際,全是被戰火燒光的痕跡,磚瓦碎片隨處堆積。人們在廢墟上,搭起了窩棚,過著忍饑挨餓的生活。就拿鹽來說,再過一個月,恐怕連牛和馬都吃不上了。這就是貧困潦倒的戰敗,是根本顧不上任何體面的,完完全全的戰敗。

(中略)被派遣到廣播局的東部軍參謀副長一小沼治夫少將,為了確保試播的順利進行,暫時離開了第八播音室。可就在這時,事件發生了。真是一眨眼的工夫。

播音室外面的走廊上站著一名軍官,就像什麼東西附體似的,死死盯著天花板的一個角落。東部軍參謀(通信主任)鈴木重豐 中佐最先對他的這一舉動感到有些奇怪。在強烈不安的驅使下,鈴木參 謀走上前去對他說道:「馬上就要播放陛下講話,這裡必須要加強警備。」話音剛落,軍官突然緊緊地握住軍刀柄,發瘋似的叫喊起來:

「怎麼能宣佈終戰呢?我要把這些傢伙統統殺光。」

【日本最漫長的一日】1945年8月14日,「聖斷已下,現在只能服從。」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