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我感覺極度良好」的以色列,半澤直樹只能算平凡的小咖

在「自我感覺極度良好」的以色列,半澤直樹只能算平凡的小咖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Eduardo Castro CC0 1.0

Photo Credit: Eduardo Castro CC0 1.0

要認識以色列人,得先體會「Chutzpah」(音:虎子帕,意旨放肆、大膽、自信、不懼權威)這種無法翻譯成任何一種語言的性格。

沒有優渥的天然資源、國土面積有一半是沙漠,更沒有「奶和蜜」橫流的神蹟。所幸,以色列人的「Chutzpah」精神,為他們安裝創新的強力引擎。

在以色列,任何人都敢勇於提出和別人不同的想法,自認自己才是最好的;在職場上,一群「半澤直樹」們毫無畏懼地「斗膽」和老闆爭鋒相對,只因不滿足現狀。他們總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令人不滿的局面。

以色列人完全不懼面子問題,他們爭的是實實在在的裡子。一位以色列猶太人上司曾告訴我的友人:「既然勇於爭取沒有什麼損失,為何不去嘗試爭取呢?」

一位在特拉維夫大學從事理工博士後研究的台灣學者熊樂昌告訴我,科學界最怕思想限於框架的「一言堂」。以色列人敢勇於提出不同觀點和意見的精神,是猶太人能夠在世界科學創新領域上,不斷領先的內在因素。(諾貝爾獎至今已頒給800多人,其中有20%是猶太人)

這種文化傳統,一部分來自猶太教律法《塔木德的智慧。《塔木德》不僅教會猶太人思考什麼,還教導猶太人如何思考。其中,就包含了「不要害怕保持與其他人不同的立場」、「不重視權威的性格」、「堅貞不屈,絕不投降」、「憑藉自身努力,爭得機會」的人生哲理,造就當今的以色列猶太人。

在「Chutzpah」文化薰陶下,以色列年輕人敢於走出自己的路。若社會上沒有太多工作機會、或只有類似台灣22K薪水的爛機會,這些腦袋充滿鬼點子的年輕人寧可自食其力,鋪出自己的康莊大道。

熊樂昌說,有些微型「新創公司」(start-up companies)僅僅是幾個20多歲年輕人懷抱著夢想(夢想來自於幾個成功企業被國際大廠蒐購的成功前例),在租來的公寓裡就搞起「新創公司」。盡管,諸多新創公司最後胎死腹中的機率比成功者更多。

但創新本身就是一種冒險(risks)。缺乏冒險精神,就不可能有創新產出。不認輸、不滿現狀,卻積極變革的活力,飄盪在以色列各個社會角落。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因為,這個總是深陷「危機」之中的國家,若不積極創新,就可能只有亡國一途。

「Chutzpah」帶給以色列人「自我感覺極度良好」人格,源自於以色列「勇於作自己」的教育文化。但有時太過「Chutzpah」,反而「目中無人」,讓一些人在人際關係上造成緊張關係。

一位我在特拉維夫認識的33歲稅務律師Nadav就是這樣的個案。他原本在幾個大型會計師事務所擔任要職,薪水誘人,還有業績抽成。但他認為,總被上司「瞧不起」。

我問了他,換過幾個工作。「4、5個」,Nadav說,老闆總愛貶低他,讓他憤憤不平,「我有自信把工作做得很好,但不要貶低我」。最後,他同上司吵了一架,賭氣後,索性離職,自己出來接Cases。

熊樂昌的同事也是一群充滿「自我感覺極度良好」的以色列人。當A提出一個新點子或做出一個新成果後,另一個同事B就會毫不留情面,當場吐嘈A還有哪些地方出現缺失。B認為,自己才是最好的。

開會時,下屬「頂撞」老闆,跟台灣地震一樣,屬於「正常能量釋放」。盡管老闆也會不爽,甚至記仇,但在以色列的社會氛圍中,衝撞上司或體制是被允許的。

在「Chutzpah」催化下,造就猶太人性格強勢、不甘示弱的一面。面對強者,以色列人的邏輯是:要逼著自己變得更強。

若不習慣「Chutzpha」文化的人,恐會認為,以色列猶太人太過霸道、粗魯、外放、沒禮貌。一位在特拉維夫大學唸碩士班的臺灣女孩許嘉宇還形容:「我的以色列同學幾乎沒有『內向』的」。

每次上課,老師的話常還沒語落,以色列同學就迫不急待發問、不斷打斷老師,逼得老師得對班上同學一再呼籲「安靜下來」。許嘉宇說:「感覺很像在小學上課」。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然而,以色列人大剌剌、不拘小節、愛討價還價,或不愛照章行事的性格,也讓以色列付出不少低效率運作的社會成本。

一位以色列朋友說,她曾看過,有人進去超市買東西,明碼實價的商品竟被該位仁兄活生生地「硬盧」殺價,且還成功了!若發生在台灣,那位「奧客」早在網路上大紅特紅。但在以色列,沒有人會覺得羞愧。

以色列人的創新、勇敢、又魯莽、草率的特質,就是以色列國家民族性的一刀兩刃。一位住在以色列幾年的台灣人就觀察:「以色列做事是:有原則,但充滿『彈性』。只有事涉重大利益時,以色列人才會當一回事」。

這種文化的一體兩面不也出現在台灣?許多外國人認為台灣彬彬有禮、溫良恭簡讓,相處起來令人舒服。但同時,面對強勢者(或「狼文化」者)或強大競爭對手時,這種「溫柔」的文化氣質,卻可能會被「狼群」誤認為「待宰羔羊」,而被輕視、任加擺佈。

那台灣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一、培養敢於向權威說NO的文化。要培養這種「叛逆」文化,先從教育父母輩做起,而非孩子;學會容忍孩子「沒大沒小」的態度,用溝通而非訓斥的態度教育下一代;沒有「寶媽(爹)」,就沒有「媽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