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傳的文字工藝:以前覺得一流樂評人都寫側標真不健康,但現在我好懷念那個時光

失傳的文字工藝:以前覺得一流樂評人都寫側標真不健康,但現在我好懷念那個時光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樂評本來就是身份認同的象徵,從來都是,就看你認同的是別人,還是自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然後人就懶了。

在沒有維基百科的時代,要查一個樂團的資料,除了看懂原文雜誌,只能去找消失了的音樂雜誌,以及唱片行裡面字小到不行的側標。大概在2005年我寫過一篇關於側標的文,講到側標的尷尬(是要寫唱片的好呢,還是可以寫有一點不好……是要寫樂評呢?還是業配?)那時候,我真覺得側標不上不下,所有一流樂評人都寫側標真的不健康。但是我現在好懷念那個時光。

已經不太有人走進唱片行了,所以側標也就無所謂了吧。作為一個古早的音樂文字工作者,一個年代的消逝總是令人傷感。以前一個下午在唱片行裡,沒有錢,但就像逛書店一樣,讀側標。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在2015年吧,手機Google就好了,畢竟連我也是這樣做。忘記什麼時候,突然間再也不用寫任何側標了,這個「樂評工藝」就此失傳。

沒關係,因為很快的來到臉書時代,開放媒體、自由媒體時代。在資訊如此發達,聽到音樂如此不用錢的狀況下,理應產生比過去十倍不只的樂評人。可是沒有。如果你現在是個二十出頭甚至更小歲數的少年人,有心經營樂評文字,很抱歉,你會遇到的問題比我們當年更大。過去是,進入這個行業是有門檻的,要有認識的人,要真的聽很多,或者你家開唱片公司,然後文字表達能力要ok,最好看得懂一些英文。

現在的問題是,你寫得再好,也不太有人跟你認真,久了,你會發現身邊有一堆比自己更譁眾取寵的同輩都紅了,可是認真的你沒有。你什麼都沒有,按讚不用錢,熱血沒人管,洗版洗很快,沒人有耐性看評論,充滿驚嘆號跟重複語氣的留言一家烤肉萬家香,而你買的CD很貴,因為別人都聽免費。

假貨代代相傳,討喜的人永遠比較吃香。既然這是時代的特徵,如果真的還想寫樂評,怎麼辦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 生氣是可以的

當然可以黑特,可以文青,可以筆戰,可以被一些明明沒有聽的人惹怒。不用忍,生氣吧。不用當時代的清流,沒那麼偉大。人生一定要經過這些,才會發現這些跟自己想聽的音樂無關。如果因為這些事情影響了自己美學觀念的建立,那還是放棄吧。

2. 自溺是可以的

也可以覺得自己很委屈,畢竟,可能真的蠻委屈的。你讀音樂專欄(比方說這種),看到人家不斷在講重複的事情,然後跟自己無關,一下子不小心又小清新小確幸小革命小時代了……懷憂喪志啊!既沒去過紐約也沒去過冰島,沒錢去看國外的音樂節,連要付費的座談課程都去不了,可是自己每天聽的也沒有比較少。

這樣很好,看不下去就會憂鬱,憂鬱中如果還能撐著,繼續聽下去寫下去,少年維特總有長大的一天,就算那時你不想寫音樂了,那也是自己的選擇。可以選擇。

3. 自卑是可以的

過去我們讀側標,常常覺得一輩子都不可能懂這些東西,現在一樣。後搖滾是什麼?英搖是什麼?大家都在講,都會講,都能講,然後你困惑了,因為自卑到覺得自己不懂,覺得算了,可是,音樂從來就是先於詞彙的,為什麼不去找尋自己的解釋?便於分類的事情讓自己自卑,可是同時也會有不甘心的時候吧,那就是轉機了。

樂評會不會死呢?不需要考慮這事情,先考驗自己有沒有能力把音樂的感動傳達給自己,不是他人。一定要想的事情是,十年後自己會不會還在做這件事情,然後會不會很無奈。這就沒得商量了,自己說了算。維基百科沒有不好,串流音樂也可以是資料庫,偶爾去唱片行走走就當散心。音樂可是一種生活方式,可以是嗜好,可以是偶像,沒有人規定一定要怎樣。

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去講座時,越來越常有同學私下問我「我都看不懂那些音樂文字是不是我的問題」,其實,有很多時候,我覺得那些寫的人,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寫的是品味,是身份地位還是音樂。我沒有很悲觀,因為大家過的日子不同。

樂評本來就是身份認同的象徵,從來都是,就看你認同的是別人,還是自己。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