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日軍強徵韓國婦女做慰安婦達16萬人:纏鬥28年的慰安婦抗爭史,從隱身不語到勇敢現身

二戰期間,日軍強徵韓國婦女做慰安婦達16萬人:纏鬥28年的慰安婦抗爭史,從隱身不語到勇敢現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國之間的慰安婦懸案到底有多糾葛,竟然能夠成為阻擋雙方高峰會的指標性問題?

2015年適逢南韓與日本建交50週年,兩國政府都有意要拉近關係,但雙方遇到領土爭議與慰安婦懸案至今仍未取得共識的關卡上。

2014年,南韓總統朴槿惠曾公開表示「慰安婦問題是韓日兩國關係之中,具有象徵意義的懸案」,她希望2015年趁兩國迎接建交50週年之際,呼籲日本能夠做出樹立兩國嶄新關係的努力。

南韓外交部發言人魯光鎰,去年底轉述朴槿惠與安倍在亞太經合會(APEC)晚宴比鄰而坐時的主要談話時也透露,韓日兩國元首就慰安婦議題,將督促進行雙方局長級協議。

Il Chul Kang

韓國86歲的Il-Chul Kang,在二次大戰間被迫成為日軍的慰安婦。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朴槿惠2014年12月初接見日本經濟團體連合會榊原定征會長一行人時即表示,先前舉行高峰會之後,兩國關係反而有退步的前例,所以在慰安婦議題方面,希望日本政府在兩國局長級會議上提出更有誠意的方案。

對於韓日兩國舉行高峰會的可能性,曾為資深外交官,現任執政新國家黨國會議員沈允肇透露,朴槿惠總統的左右手徐清源今年1月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時強調「兩國高峰會重在完善的事前準備工作,能否進行高峰會主要關鍵就在於慰安婦問題」,韓國方面十分介意高峰會時能否處理好二戰期間的慰安婦問題。

兩國之間的慰安婦懸案到底有多糾葛,竟然能夠成為阻擋雙方高峰會的指標性問題?

二戰時朝鮮半島 慰安婦達16萬人

現已91歲高齡的前梨花女子大學英文系教授尹貞玉,1988年在一場名為「國際觀光與女性座談會(俗稱「買春觀光」)」上,首度對外發表她親赴曾受日本殖民的亞洲各國採訪「慰安婦」之後,公開提出二戰日軍慰安婦問題。從此尹貞玉教授與多個民間人權團體開始「尋找」慰安婦出面。

1991年8月14日,金學順阿嬤成為第一個出面承認且登錄曾為慰安婦的受害者。因此,為了紀念全球第一位公開承認曾為日軍慰安婦並控訴日本政府,南韓民間人權團體將8月14日訂為「慰安婦紀念日」,而2012年在台灣舉行的「日軍慰安婦問題亞洲團結會議」上也已將此日期正式制定為「慰安婦紀念日」。

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宮澤喜一(已故)1992年初訪韓,與南韓總統盧泰愚舉行高峰會,南韓女性團體1月8日星期三展開向日本政府討公道的和平示威活動。而曾經真正被強徵充當日軍性奴隸的慰安婦之中,第一位親自參與「週三集會」的也是首位出面登錄的金學順慰安婦阿嬤。

金學順阿嬤願意公開身分,接受閃光燈的洗禮需要莫大的勇氣,當時她向「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簡稱挺對協)」表示,想到自己曾受到的恥辱就讓人咬牙切齒,日本政府竟然睜眼說瞎話,敢說根本沒有那一種事發生,所以決定露面控訴日本的罪行。

1988年以來,登錄曾為日軍慰安婦的韓籍婦女共計276人,至2015年2月8日止,僅剩53人。經過9年的民間捐款才得以設立的「戰爭與女性人權博物館」館長尹美香說,數個女性人權團體呼籲曾被強徵淪為性奴者能夠出面登錄,但起初沒有一個人現身說自己是受害者,剛開始出現的人多半提出「我有個認識的人,從前好像是被強徵去當慰安婦的」迂迴打聽方式的證詞。

「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1990年代首度與5位阿嬤個別會面,她們各自都以為目前只有她一人還活著,因為那之前從來沒有人在媒體前曝光承認自己曾為慰安婦。

尹美香進一步指出,根據中國大陸吉林省紀錄保管所的史料顯示,日軍在朝鮮半島強徵的慰安婦就有16萬人,這些女性即使二戰結束,仍活在極度自卑而且被社會唾棄、被國家遺忘的處境。

慰安婦阿嬤曝光的90年代初期,社會氛圍對她們很不友善,常被人指責沒有羞恥心。所以要她們拿出勇氣出面承認自己曾為慰安婦,實在不容易。尹美香感嘆只要有戰爭就有女性強暴事件,全球各地也都有女性受害事件,但大部分的人卻讓受害女性自認為是不應啟齒的問題。

為了向日本政府要求正式的道歉與賠償,自1992年1月8日起至今,每週三固定在駐首爾日本大使館前舉行示威。從一開始只有女性人權團體參加,現在則經常見到從小學到大學的學生團體參與,也有宗教團體與外國人。阿嬤們也因國內氛圍變得友善,更積極參與慰安婦討公道的活動,亦曾親赴日本及世界各國控訴二戰時日軍的暴行。

南韓「慰安婦」能夠現身是一個難得的事情。女性人權團體為慰安婦討公道、懲惡行,並強烈反對買春觀光而公開請願與示威時,起頭也十分艱困,以「慰安婦」為例,她們本身不願承認曾為性奴,困難來自周遭的不友善與不關心。

Remedios Tecson

菲律賓的85歲婦人Remedios Tecson,二戰期間擔任日軍的慰安婦,8月14日於馬尼拉四本大使館外舉標語:三代之後,我們仍在戰鬥並要求道歉。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女權團體奔走疾呼 政府立法民間捐輸

女性人權團體大聲疾呼為慰安婦爭取權利時,南韓政府與社會反應相當冷漠,所以1990年代初期的人權運動過程中,經常是被警方帶離、被社會大眾封鎖。這20餘年來的努力,才能享有現今不必孤獨地躲在暗處生活。但慰安婦阿嬤平均年齡已在88.5歲,若不盡早解決問題,以後恐怕沒有證人可以出面控訴二戰時期的血淚史。

南韓「慰安婦(英文正式名稱為:Japanese Military Sexual Slavery)」與「戰爭與女性人權博物館」的法源是1993年的特別法、財源是民間的捐款。1990年由女性、市民、學生等37個民間團體組成「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Korean Council for Women Drafted for Military Sexual Slavery by Japan,簡稱:挺對協)」,以推動釐清二戰期間日本軍從軍挺身隊慰安婦真相,並支援慰安婦生存者。

Taiwan Japan WWII Statement

8月14日國際慰安婦日,於臺北舉行的紀念活動。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挺對協」一開始就積極推動立法,以便監督自己的政府正視這問題,且讓政府了解其有義務要擔負起照顧受害慰安婦的責任。「挺對協」也相信,問題的核心不僅在於政府的漠視,其實二戰後的半世紀以來,全國上下都保持沈默,無人聞問造成這一頁的歷史沒有真相、受害者有苦無處訴,所以也積極呼籲民間的支持與參與。

南韓政府1993年就釐清歷史真相與照顧慰安婦制定了特別法,該法主要為受害的慰安婦阿嬤提供住宅、醫療服務、生活費等。但起初根據特別法所獲生活津貼相當微薄,直至1998年金大中總統時代,每月提供生活費提升到韓幣50萬元(約500美元),有效改善身心受創又孤苦無依阿嬤們的生活。

由於地方政府也各自出錢出力照顧她們,例如首爾市2013年7月通過法案,設籍首爾市的阿嬤每月照顧津貼為韓幣70萬元(約642美元)。包括金福童阿嬤等多位訪問過二戰期間被日本殖民國家,接觸過其他國家受害慰安婦們的韓籍阿嬤們,就特別感謝有政府的法源與民間的捐助,讓她們的生活無虞,但金福童也透露她到國外看與她曾遭到相同待遇的人們,感到很心疼,一則是經歷過的人知道其痛苦,一則是因為看到外國的慰安婦阿嬤們的生活並不寬裕。

South Korea US Japan Comfort Women

前慰安婦Kil Un-ock(右)和Kim Bock-dong,在日首相安倍4月訪問美國期間,於日本大使館外抗議安倍回避對慰安婦的道歉。標語上寫著:「反對美日同盟和日本戰時暴行。」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相關評論:

防日媒誤導視聽 朴槿惠堅持道歉前提

阿嬤們與人權團體迫切盼望南韓外交部儘速促成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與賠償。對於朴槿惠表示安倍晉三政府未公開道歉之前,不與之舉行高峰會的南韓政府立場,「戰爭與女性人權博物館」館長尹美香不但沒有表現得高興,反而表示很難過。

尹美香認為朴槿惠表達了南韓政府在解決慰安婦問題上所有堅持,再者,從前韓日兩國舉行過重要會談或協議後,日本媒體隔天就大大宣揚日本政府高層強烈否認歷史問題的報導出現。

這種經驗多了,朴槿惠不希望重蹈覆轍,因而要明確告知日本政府,韓方不會再被日方牽著鼻子走的決心。至於為了慰安婦懸案而延宕兩國高峰會,尹美香強調她感到心痛,希望日本政府正視歷史問題。

相關新聞:安倍談話 未明言慰安婦問題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