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職退撫基金瀕臨破產》七成民眾支持改革,為什麼政府不敢改?

軍職退撫基金瀕臨破產》七成民眾支持改革,為什麼政府不敢改?
Photo Credit: Corbi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政院人事總處日前指出,軍職退撫基金若繼續維持目前收支失衡的情況,將在四年後面臨破產。更令人憂心的是,根據銓敘部與勞動部的資料,其他職業保險例如勞保,也都在破產的懸崖邊緣苦撐著。可嘆的是,面對這些迫切的財政危機政府卻是束手無策。

文:李晏榕(律師,台北市第三選區立法委員擬參選人)

行政院人事總處日前指出,軍職退撫基金若繼續維持目前收支失衡的情況,將在四年後面臨破產。更令人憂心的是,根據銓敘部與勞動部的資料,其他職業保險例如勞保,也都在破產的懸崖邊緣苦撐著。可嘆的是,面對這些迫切的財政危機政府卻是束手無策。

軍職退役早、役期短,軍人退撫基金收支失衡… 人事總處:4年內破產

早在2012年,馬總統就宣示年金改革「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只是,言猶在耳,行政院所成立的年金改革小組在沒有具體成果前已於今年初悄悄解散;相關的年金改革法案依舊在立法院延宕,並且淪為政治攻訐的工具。

年金改革需兼顧整體與世代公平

根據《今周刊》與世新大學的民調指出,台灣有將近七成的民眾支持年金改革。那為什麼如此高支持度的改革依舊難以推動?部分原因是台灣的年金制度在體質上有著先天的問題。

從1940到70年代所逐步制定的各項軍公教保險與退休金制度,不僅各職業分立,且職業間的年金更有著不同的法源、管轄單位、給付公式、請領條件與基金管理。此外,軍公教保險與年金相較於其他職業更為優渥的保障水準與請領條件,也為我們社會埋下衝突的因子。

改革的目標不應侷限在特定的職業群體。我們首先要喚起的是台灣社會的公共價值,以台灣作為一個生命共同體的視野來理解年金改革。老人經濟安全是台灣社會安全網極為重要的一環,政府一方面應該要保障每個國民都享有公平的退休制度,另一方面也應該兼顧財務健全的永續經營。

退休制度應該是一個互惠與互助的體系,仰賴政府補貼的年金制度,事實上就是在使用全民負擔的納稅金。所以改革方案的提出,應該是從整體國民的角度出發,以走向不分職業的年金制度為目標。

整體性改革的另一個面向則是追求世代間的公平。現行年金制度的一個實際問題是,無論哪一個職業別,都是繳得少、領得多。換句話說,這一代的人以較少的付出,預支甚至是透支下一代的福利,將負債留給下一代。而當這樣寅吃卯糧的年金結構面臨到戰後嬰兒潮的退休人口與超低的生育率時,情況無疑是雪上加霜。

年金改革除了政府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台灣的高齡化社會結構是一個不可逆的事實,這就意味著領取年金的人口不僅增多,而且由於國人的平均壽命提升到80歲,請領年金的時間將會延長。

所以先進國家在應對高齡人口增多時,大多是以最實際的做法來因應,也就是延後退休年限。例如歐美與鄰近的日韓大多已經將退休年齡設定在65歲,英國甚至延長到68歲。台灣除了勞工年金的請領將逐年延展到65歲,公教人員平均退休年齡是55歲,軍人因為職業的特殊性,平均退休年齡是43歲。因此,逐步延長退休年限在台灣看來是當務之急。

再者,退休保險與年金作為老人經濟的社會安全網,其目的是使國民的退休生活能有最基本的保障與尊嚴。只是台灣軍公教人員的退休年金與保險的金額常是工作時薪水的百分之九十,甚至是百分之百,往往被人諷刺為「周休七天,領全薪」。但根據《今周刊》的同一份調查,有百分之七十的軍公教人員是願意接受年金改革,另外有超過一半的人同意拉低目前超高的所得替代率。

由此可見多數軍公教人員,非常願意為犧牲自己目前優渥的福利,以此促進台灣社會的團結與永續生存。一般先進國家年金請領的金額水平,都是工作時薪水的六成到七成。

以上都是具有高度共識與實際的改革方向,國民不應再任由政治人物消磨台灣永續生存的契機。年金改革在台灣早已經進入馬總統所說的「會後悔的明天」,但我們不應該放棄,起身向政府表達改革意願與施壓,淘汰不適任的民意代表,這些都是你我作得到的改革工作。

責任編輯:吳承紘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