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寵愛自己的女人:今日單身女性不只買包包鞋子犒賞自己,還有買汽車和房子

懂得寵愛自己的女人:今日單身女性不只買包包鞋子犒賞自己,還有買汽車和房子
Photo Credit: grafik_design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這些現代女性會消費,時尚與女性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場獲利愈來愈豐,知名度也愈來愈高。

文:艾莉森‧沃爾夫(Alison Wolf)

懂得寵愛自己的女人

《金融時報》擁有全世界最富有、最國際化的讀者群,它的時尚版是給《金融時報》的讀者看的,不是給待在家裡的妻子和女友;那是給收入最高族群的時尚,其中有愈來愈多是女性。

凡妮莎•富萊德曼(Vanessa Friedman)是《金融時報》的時尚編輯,身材超級纖細、氣質極度優雅。她出身於紐約華爾街世家,我曾經請教她「小康女性」的購物習慣,我問的不是超級富人、不是會購買訂製服的那個專屬族群,而是「有沒有很多那種會幫自己買單、習慣購買高級服飾的消費者?」

「小康?你是說年收入超過二十五萬美元的人嗎?」

其實身為學者的我,對小康的定義從低上許多的數字開始。但前述這種薪資等級,對凡妮莎來說相當標準,外頭有許多賺這麼多錢的女性,從前和現在都有。

二○○八年時,美國的當前人口調查數據顯示,有十八萬七千名女性賺得凡妮莎•富萊德曼口中二十五萬美元起跳的基本薪水。其中,有些人賺的薪水多到令人倒抽一口氣,是執行長等級的薪水:卡蘿•巴茨(Carol Bartz)任職於Yahoo!時,薪水是四千七百萬美元;卡夫食品(Kraft Foods)的艾琳•羅森費爾德(Irene Rosenfeld)則是兩千六百萬美元。但真正驚人的是,凡妮莎心中「小康」群組的平均年收入為四十七萬五千美元,還有另一群人數相去不遠的女性,年收入則是介於二十萬美元到二十五萬美元之間。

我們這裡談的群組,年薪是美國全職男性工作者平均收入的四、五倍以上,更是女性平均的許許多多倍。

或者,我們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看待這個變化:如果五十年前的社會模式一直持續至今,那麼今日前二%的富裕美國人,也就是前五十分之一的人,原本應該會多出三十萬男性、少了三十萬女性,那是很大的數字。

而這些現代女性會消費,時尚與女性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場獲利愈來愈豐,知名度也愈來愈高。我有一個從事慈善工作的朋友,最近義務幫忙一個活動,那是替優秀女性主管設計的訓練日,其中一堂「光腳課」要求在場所有女性脫下鞋子。我朋友說: 「我想,我選錯工作了。因為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穿著巴黎紅底鞋品牌盧布坦(Christian Louboutin)或周仰傑(Jimmy Choo)的鞋子。」

凡妮莎•富萊德曼替《金融時報》報導Prada、Dior、Gucci及其他高級時裝品牌,她告訴我: 「談到這些品牌時,人們說有愈來愈多女性花錢替自己買東西,她們幫自己買玩具。」

就跟從古至今的男性一樣?

她同意。「那是一項傳統,就像:沒關係,這是我自己賺的,愛怎麼買就怎麼買。我記得我公公的故事,他是共同基金的管理人,他有一個帳戶,裡面有很多錢。他會買全新的保時捷回家,事前完全沒跟太太商量過。我也記得我認識的一個任職於倫敦摩根大通(JPMorgan)的女性,她當時快四十歲,因為某筆交易,工作很辛苦,所以某天她五點就離開辦公室、跳上計程車,直接殺到龐德街(Bond Street)的香奈兒買了一個手提包。她說: 『我想提醒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辛苦。』」

沒錯,女性依舊是最頂層那一階的少數族群。沒錯,一個香奈兒包包會花掉你一萬五千美元,但那跟一輛全新的保時捷差得可遠了。不過,凡妮莎是對的,這些女性雖然只是有錢人當中的少數人,但她們現在有很多同類。

我所訪談的年輕專業人士,除了充分意識到自己的薪水高人一等,也意識到今日世界和自己父母的時代相當不同。高學歷銀行家蘿拉•麥卡迪爾生於法國,她向我解釋法國的高等學院體制有多階級分明,三十多歲的她目前過著銀行家生活,未婚夫也從事金融業。她說: 「這樣的生活風格非常新,前所未聞。我很喜歡時尚,我喜歡大品牌,因為我負擔得起,所以我會買。我會在法國南部度過週末,先是在普羅旺斯待上一週,然後和朋友去聖特羅佩(St. Tropez)度過一個長週末。他們大多是金融人士,大家都很年輕,我們住五星級飯店,在餐廳吃飯。」

女性收入的成長,讓奢侈品牌相當禁得起經濟衰退的衝擊。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分析師亞力山卓•寇普拉(Alessandra Coppola)是歐洲證券研究副主任,她是第一批在二○○八年經濟危機後,預測奢侈支出不會垮掉的人士,但即使是她,也低估了這個市場的強勁程度。

我在倫敦的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和亞力山卓碰面,高級餐廳裡坐滿了二、三十歲的男女,看上去沒有半個體重超重的人。金絲雀碼頭是位於倫敦市中心下游的金融區,這是一座自給自足的小島,有著辦公大樓、地下購物商場、泰晤士河飄來的潮溼微風,以及財富。亞力山卓是義大利頂尖大學博科尼(Università Bocconi)的畢業生,外貌嬌小、優雅、樸素,留著及肩的深色頭髮,身上的衣服看不到設計師的標籤。不過,她解釋看得到的標籤非常重要,尤其對快速成長的亞洲經濟體的女性而言。

「女性會買東西給自己,她們永遠都在購物,是強大的消費者。新興亞洲經濟體的市場和我們相當不一樣,那裡的人靠著身上穿戴的東西來彰顯地位。」

「女性會花掉口袋裡的錢,會有理智地花、更為持續性地花,不論景氣好壞。我是二○○八年第一個說奢侈品原有消費者不會消失的人,但當時我認為正要踏進來的消費者會止步,顯然我錯了。在整個經濟危機期間,奢侈品銷售依舊強勁,表現良好。現在金融產業已經再次抬頭,有那麼多富裕女性,銷售絕對在上揚,未來更是如此。」

單身女性購屋趨勢增多

當然,消費力的轉變不只顯現在奢侈品市場,也顯現在高額的購買上,包含汽車、退休金計劃,以及愈買愈多的房子等。艾希禮•米內泰特(Ashley Milne-Tyte)是紐約記者與播報員,稱得上事業成功,但收入遠遠不及超級富裕者的標準。她讓我注意到,有多少和她一樣的單身女性正在買房,而且對「房屋裝潢的廣告感到多麼『纖細易感』。」

舉例來說,在二○○○年至二○○三年間,有二○%的美國購屋者是未婚女性,也就是超過三百萬人。在這群女性當中,有超過一半的人不到四十五歲,也有超過一半的人從未結婚。換個方式來說,在二○○○年至二○○三年間,單身女性花了五千五百億美元購買美國房地產;雖然其中有些是離婚人士,有些碰到企業瘦身,但大部分的屋款直接來自她們的收入。

當然,在這群購屋者當中,有很多並非高收入者,她們買的是相當樸素的房子,但也有一小群單身女性購買高級房屋,比例幾乎和單身男性一樣高。再一次地,相關的絕對數字同樣很大:在二○○○年至二○○三年間,購買售價三十萬美元以上的房屋者,有十四萬一千人為單身女性。此外,如果你是房屋修繕與裝潢雜誌的歐美讀者,你大概已經注意到,現在有多少美輪美奐的主題房屋是由單身女性親手打造而成。

隨著社會愈來愈富裕、愈多愈多人想要擁有房子,而且愈來愈多人的確下手了,這意味著在當代男女並存的專業人士階級,伴侶擁有兩棟房子是稀鬆平常的事。我還記得,當年我姐妹和夫婿賣掉他們在單身時各自買的房子(他們兩個都是受薪專業人士),然後在結婚時一起拿錢出來買新房子。這件事在當時感覺完全正常,至今雖然仍是,但其實一直要到現在、一直要到今天,這才是普遍發生的事。這樣的女性購屋情形,呈顯出現代女性的人生。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本章最後要提我同事蘇•克拉克的故事。幾年前,她接下倫敦一項中央政府政策的工作,但依舊住在牛津,通勤上班。我覺得這令人吃驚,為什麼不搬家?

「嗯,那個時候我在牛津有一棟房子,後來有了新伴侶,但我們兩個都有自己的房子。從那時開始,我們一起住,把一棟房子租出去,一起住在另外一棟。」每天早上,他往一個方向通勤,她往另一個方向移動。

當蘇在描述她的生活時,講的正是典型的現代專業生活:人們必須在工作機會、地理移動與婚戀關係中取得平衡。蘇在大學管理上花了二十年的時間,靠著新專案、新計劃、新職位往上爬。她決定留在牛津,因為她說: 「我想待在靠近中央的地方。我知道,我的另一半正在一飛沖天,我知道他將會到處跑,我認為我搬家沒有好處。萬一我在利物浦找到工作,他可能在德文郡(Devon)找工作,而他的確也到處跑,兩個人都動的話,關係無法長久。我的確住在原本的地方,但每年我似乎都遇上不同工作、接觸到不同的事業機會。」

買下一棟房子,而且擁有一份倫敦工作與新伴侶,不是過去受過教育的女性的生活方式,但的確是我們今日的生活。

書籍介紹:

女力時代—改寫全球社會面貌的女性新興階級

本書作者艾莉森.沃爾夫為知名英國學者暨新聞媒體工作者,她以大量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的研究資料證實,近代自精英教育門戶敞開、工作機會出現轉變,再加上避孕藥的問世,女性的發展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今日,史上第一次成千上萬女性花在董事會桌邊的時間,多過廚房流理臺。這些專業女性事業心強、學歷高,和男性精英一樣享受著天之驕子的生活。她們工作時間長又晚婚(如果會結的話),領導著《財星》500大企業(Fortune 500),出現在《富比士》(Forbes)、《商業週刊》(Businessweek)等重要財經雜誌封面上。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是女性勞動力最頂層20%的人,她們已和男性相距甚微,遠離的是金字塔中底層其他女性的世界。

作者介紹:

艾莉森‧沃爾夫 Alison Wolf 榮獲英國司令勳章,現任英國上議院中立議員、倫敦國王學院公部門管理洛伊‧葛林芬爵士教授(Sir Roy Griffiths Professor of King’s College London),以及該校大學政策研究國際中心主任。曾替眾多國際知名媒體撰寫文章,現為BBC第四電台《分析》(Analysis)節目主持人。

沃爾夫在英美兩國擔任政策分析師與學者,為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政府提供建言,2011年為英國政府完成重要的職業教育檢討〈沃爾夫報告〉(“The Wolf Review”)。

the xx factor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