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這片土地的唐吉訶德致意 《太陽的孩子》拍出部落傳統與開發的拉扯

向這片土地的唐吉訶德致意 《太陽的孩子》拍出部落傳統與開發的拉扯
圖片來源:flyingv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舒米‧ 如妮為了恢復家鄉稻浪呼應海浪的舊日景觀,親自以友善環境方式種稻。她先以1分半地小規模種植高雄139號水稻,命名為「海稻米」

由鄭有傑、勒嘎‧舒米一同執導的《太陽的孩子》,預告片於8月19日上線,電影中描述原住民女孩Nakaw的媽媽為了工作必須留在台北,而照顧她的外公身體卻每況愈下,同時,部落族人因「賣地換進步」的開發計畫而對立,讓觀者思考究竟蓋飯店給就業機會,是否是部落生存的唯一出路。

這故事靈感正是導演勒嘎‧ 舒米的母親舒米‧ 如妮推動水梯田溼地復育的真實經歷,是透過電影向這片土地上每位默默付出的唐吉訶德致意。。

環資報導,2011年,舒米‧ 如妮為了恢復家鄉稻浪呼應海浪的舊日景觀,親自以友善環境方式種稻。她先以1分半地小規模種植高雄139號水稻,命名為「海稻米」,並說服族人加入復耕行列,邀請水田生態系成員歸位,幾年下來,兒時印象的景致再現。然而,舒米如妮說服族人復耕土地的速度,卻遠比不上賣地,每天都上百輛遊覽車圍住海岸線,觀光客和廢棄物,改變了家鄉的模樣。

(由勒嘎‧舒米拍攝描述母親舒米‧ 如妮的故事《海稻米的願望》)

新新聞報導,5月21日,鄭有傑和勒嘎.舒米在政大講座時。勒嘎對著投影幕上的照片娓娓道來:「這是我家,一個小時會有兩百輛遊覽車停在這裡。我們就在旁邊插秧種田。」觀光客大批湧入,部落的孩子穿上族服在廣場唱歌跳舞,等著遊客「打賞」。但外表的熱鬧,卻改善不了偏鄉的本質,看醫生還是得長途跋涉,隔代教養的狀況普遍,年輕人離開家到都市打拚,只為了「更好的生活」。

退伍後,勒嘎.舒米從台南搬回出生地花蓮:「小時候離開家的時候,我什麼都沒有帶。只有一張有相框的照片,跟著我20幾年。回到花蓮的某天,不小心掉到地上弄破了,我才發現照片背後有寫字,是媽媽寫著我是她的寶貝,我愛你。」而這張照片,陪伴了他離開部落的20多年。

蘋果報導,林飛帆在臉書寫道:「才看預告片,眼淚就流下來了。但願我們都不失去自己的家園,都不放棄自己的家園,都能盡力地讓她保有自己的樣貌。」

《太陽的孩子》今年已榮獲台北電影節觀眾票選獎和社會公義獎,下月25日全台正式上映。

(《太陽的孩子》預告片)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