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小國厄利垂亞其實是單車大國

東非小國厄利垂亞其實是單車大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Brian Leung

有百多年歷史的環法單車賽(Le Tour de France)於4年前才開始出現首名非洲選手。Daniel Teklehaimanot,一位26歲的厄利垂亞專業公路單車選手,在今年的第6站奪得第一,成為第一位穿著象徵登山王的紅點衫的非洲裔人士 ,亦令厄利垂亞(Eritrea)這東非小國登上國際舞台。

Team MTN-Qhubeka p/b Samsung(@teammtnqhubeka)張貼的相片 張貼

平常談到單車,大家都會想到丹麥和荷蘭等國家。有誰想到踩單車竟是厄利垂亞的國粹,更幾乎是宗教狂熱?

曾是意大利殖民地的厄利垂亞位於東非大陸的最東端,南接埃塞俄比亞,首都阿斯馬拉(Asmara)位於高山之巔,有海拔2,325米高,座落在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懸崖上,多年來亦建造了非常不錯的公路和鐵路。於是,在阿斯馬拉周邊的公路上一路走過,你或許會有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環意比賽的感覺。

厄利垂亞的公路九曲十三彎Photo Credit: Youtube 截圖

厄利垂亞的公路九曲十三彎
Photo Credit: Youtube 截圖

「在這裡,單車的數目令人難以置信。」美國單車教練兼前環法選手Jock Boyer驚歎。「首都阿斯馬拉的路面都塗上單車比賽線,電視上不斷重播單車比賽。這國家與單車交織在一起。單車代表激情,國民對單車手感到自豪。」

正如板球在印度或美式足球在南非可追溯到大英帝國的歷史一樣,單車可說是意大利留給的厄利垂亞遺產。二次大戰前,厄利垂亞曾是意大利的殖民地,並於1898年引入首架單車,不久之後單車就成為當地人出入的好工具,一些在城市旁的小村落因交通發展而受惠。

1935年,意大利王室到訪阿斯馬拉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35年,意大利王室到訪阿斯馬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直到30年代時,厄利垂亞人建立自己的單車俱樂部,1939年,在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統治下,當地曾舉辦了一場意大利對厄利垂亞的較量,以體現殖民者的優越感。當地單車手Ghebremariam Ghebru擊敗意大利人,打破了「厄利垂亞是低等殖民地」的殖民神話。

直到1946年,環厄利垂亞單車賽首辦,但厄利垂亞人被拒之門外,並不能在比賽大展身手。隨後國家被埃塞俄比亞吞併,比賽從此取消。1961年後,厄利垂亞人不斷抗爭,爭取獨立,埃塞俄比亞禁絕單車,以防有人透過單車發動襲擊。

1998年-2000年,厄利垂亞和埃塞俄比亞再有戰爭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8年-2000年,厄利垂亞和埃塞俄比亞再有戰爭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3年,厄利垂亞獨立,環厄利垂亞單車賽於8年後重辦。比賽現已成為全國最重要的賽事,賽段亦由最初的5個加至10個,足跡遍布全國,選手需從紅海之濱,騎到酷熱沙漠,再到高原山地。2006年環厄利垂亞賽的總冠軍也不過拿到了670美金的獎金,即使如此,仍不減當地人對單車的熱情。近年來,厄利垂亞的單車手走出國家,橫掃多項非洲賽事冠軍,而車手們亦進入了著名的國際車隊,成就一鳴驚人。

選手在南部城市門德費拉(Mendefera)比賽| Photo Credit: David Stanleyflickr CC BY 2.0

選手在南部城市門德費拉(Mendefera)比賽| Photo Credit: David Stanleyflickr CC BY 2.0

單車手的成功並沒有解決厄利垂亞的問題,厄利垂亞一向被指為「非洲朝鮮」。聯合國調查委員會於今年6月發表報告,認為統治當地人的不是法律,而是恐懼。事實上,厄利垂亞獨立20多年來,國家奉行一黨專政,一直沒有舉辦選舉,新聞媒體全遭審查。政權對社會的控制無所不用其極,任意逮捕、監禁和酷刑都是家常便飯。有當地人道:「我覺得我無法思考,因為人們都看穿我的心」。國民更害怕的是被徵召去強制勞動,成為「現代奴隸」,國民需要工作一段長時間,否則將面臨監禁,很少拘留者會被釋放。每年有大批國民逃離家園,到別國尋求庇護。

有人甚至逃到法國,尋找一線生機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有人甚至逃到法國,尋找一線生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Daniel Teklehaimanot奪得環法紅點衫後,當地政府隨即大肆宣傳,與80年代的哥倫比亞一樣,盼能透過體育成就去洗刷在國際間的壞名聲。2014年厄利垂亞有3位年輕自行車選手獲世界單車總會邀請參觀訓練中心,但瑞士政府拒絕發予簽證,因為選手有機會脫逃,在瑞士尋求庇護。2009年厄利垂亞足球隊在肯亞集體失蹤,後來被發現時要求集體庇護。

沒有偉大的過去,也很難說有紮實的經濟基礎,殖民主義的遺產,意外令這個貧窮落後,甚至大部分人溫飽都無法解決的國家,成為單車界的後起之星,這也許是世界上既奇異又勵志的故事之一。難怪有人認為,厄利垂亞單車手今天的成就,不是政府,而是歷史的巧合和憑當地人自己。

兩分半鐘短片一瞥厄利垂亞風情: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