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而「出軌」是好事 因為人生從來沒有無縫接軌這回事

偶而「出軌」是好事 因為人生從來沒有無縫接軌這回事
Photo Credit: Larkyn T CC BY ND 2.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那是因為你剛開始就設定蒐集60個歐洲人愛的故事,這趟遠征才有這麼大的意義。」正逢遞交交換學生申請表期間,一名正思索著是否要去交換、或者未來參加國外企業參訪團的MBA好友這樣對我說。

我歪著頭、左傾45度角停頓三秒鐘。「不對,你錯了。」我並不是剛開始就設定要蒐集60個愛的故事。這一切,都是且戰且走,從很不經意的點子開始:我想帶伴手禮去歐洲,那要帶什麼?

我左思右想,聽了很多人的建議。筷子、中國結、台灣明信片……繞了一圈。是啊,那些都是具有台灣特色的東西,但那都不是我的東西。換言之,我與那些東西,並沒有發生「關係」。

一個很奇特的想法,突然衝進腦海裡:「如果我把書法印成紋身貼紙呢?」我想起足球巨星貝克漢,身上刺有「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的中文刺青。不曉得會怎麼樣?誤打誤撞,結果真的讓我找到生產紋身貼紙的商家。

那麼,如果要選一個代表台灣精神的字,那會是什麼呢?這一次,腦細胞們很鎮定,似乎早已有了共識答案:「愛」。我相信,愛跨越語言、年齡、性別的隔閡,是世界共同語言。並且,愛也是陪伴我們一輩子的課題。不僅男女之情,我想探索愛的各種形式與可能。寫情書!我想我一直在寫的,就是情書。我希望看到的人可以獲得愛的力量,或者從不再被愛中找回力量與自己。

交換有無數種的可能。我想探索除了金錢貨幣之外的交換,還有沒有其他種交換形式的可能。當我用紋身貼紙把愛傳出去,對方以愛的故事回贈,這過程我們之間就形成一種交換。然而,當時的我,對於歐洲文化,除了過去課本讀物裡的知識與文學書籍以外,幾乎一無所悉。我不知道歐洲人是否會接受愛的紋身貼紙,更重要的是,喜不喜歡。

但我還是嘗試了,很感謝身邊具有設計美感的朋友們,無論是圖像還是文案,沒有他們的協助,這一切不會這麼順利。他們的愛與那3百張貼紙隨行,陪伴著我從台灣到瑞士,飛越千里、飛向一切未知的國土。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六個半月的長征中,我交換到的東西,除了60篇愛的故事,竟是更多、更多我從來沒有預期的驚喜。

Photo Credit:  Larkyn T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Larkyn T CC BY ND 2.0

40個免費借宿當地人家中沙發的機會、2幅街頭藝人的畫、2張明信片、3杯啤酒,無數的人情味……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擁有這些。一個晚上,讓我借宿的柏林婦人曾這麼說:「你要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情,只要你堅定你的初心,全世界的人都會幫你。」這股信念一直陪伴著我,包含從義大利橫越希臘、從漢堡遠赴哥本哈根,那些過程中曾經落於生死之間的處境。卻也在這之間,我發現勇敢,其實沒有極限。

而這所有脈絡,就是我對那名MBA好友的回應。人生的正前方,不會總有清楚的目的地。有時候,你會失去方向感,但唯有你走完這路,才會清楚終點的全貌。「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刻我們才會明白,這條遙遠長路之於我們的意義。在此之前,唯有努力堅持。」我鼓勵她,如果經濟許可,可以嘗試交換學生的機會,探索這個世界。

當然,什麼年紀都不嫌晚。但我仍相信,年輕的時候,你會更無所畏懼願意嘗試,你可以放下的東西,遠比你想像得多。你在乎的那一切,也其實比你想像得少。

這看似很瀟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的對話,然而,在我完成書寫那60篇故事的一個學期後,我休學了。

這一回,我很清楚現階段的學習,不是我想要的。這一次的終點,不是我想像的未來。但其實做決定的過程,我仍然彷徨,對自己苛刻。我感慨地向朋友傾訴:「當初我自作聰明,以為為自己規劃一個看似無縫接軌的路,結果最後選擇出軌的,卻是我。」朋友看著我,歪著頭右傾45度角,毫不猶豫地說出令我震驚萬分的話:

「是阿,人生從來沒有無縫接軌這件事情。但你有沒有想過,你之所以會做這個決定,是因為從歐洲回來以後的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

除了60篇交換故事、40個借宿夜晚等那些以外,我也在不知不覺中,交換了新的自己,這個不僅皮膚變得黝黑的自己嗎?

「你願不願意拋下現有一切,交換未知的未來?」

三個問號待解答。以上,都會是未來專欄將要發生的主題。從台灣到歐洲,又從歐洲回到台灣,60則愛的故事已然謝幕。但那一路交換的新奇、險境、所見所聞,都值得費盡一輩子消化。未來,則繼續窮盡一生探索。

我願意,拿我的真心交換。無論未來能繼續交換到什麼,會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