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19:惹怒設計師後,請詳閱設計師使用指南

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19:惹怒設計師後,請詳閱設計師使用指南
Photo Credit:stux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有跟任何設計師溝通的必要,以下幾項原則會讓雙方節省很多溝通時間。但最重要的,是讓設計師心甘情願全心為你設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很多故事都是在對話中自然湧現的。不見得是兩個人的對話,也可以是對想像的目標說話。有個明確的說話對象,就會跟自己一個人絞盡腦汁的結果很不一樣。例如七夕後幾天網路爆紅的一句話惹毛XXX大賽,有了明確設定的發話對象,情境就設定完成了。

靠北設計師這個Facebook社群辦了惹怒設計師的一句話大賽,我丟了這個故事上去,人氣一夜爆棚。

6 words story, day 19:

6_designer

翻譯:你可以幫我做巴洛克式極簡風設計嗎?

我想不管是平面設計師、室內設計師、工業設計師,甚至是髮型設計師聽到這種客戶要求,心裡的草原都會奔過一群羚羊。大概是請一位主廚用高級和牛做一道清爽的素菜這種心情。

高級和牛是很棒的食材,清爽的素菜也正適合這個季節,但它們得是兩道菜。十七世紀義大利流行的巴洛克風格以繁複的裝飾著稱,特別重視戲劇性的瑰麗效果和光影的反差;而極簡風格會把不必要存在的元素移除,讓少數元素之間的比例協調,設計感就藏在其中,而且通常非常平面化。瀨尿蝦+牛肉丸=爆漿瀨尿牛丸的結合都比它們兩個要湊成一個簡單。

如果你有跟任何設計師溝通的必要,以下幾項原則會讓雙方節省很多溝通時間。但最重要的,是讓設計師心甘情願全心為你設想。雖說好設計是設計師的專業也是義務,但他手上七八個客戶裡面,如果你既非長期合作,又不是預算高的,也沒有什麼發揮空間,如果還很難溝通,設計師就沒有什麼動力為你做出很棒的設計,也不會把你的案子當自己的案子在玩。讓設計師參與得愈深,你會得到愈好的結果。

一、清楚地說明自己的案子

一樣是商標設計,不同的使用介面,會影響商標最適合的形態。首先是檔案類型。如果是博物館的 logo, 有刷白質感是可行的,但運動品牌的 logo 往往要立體樹脂射出,甚至刺繡在鞋子上,斑駁感或漸層幾乎不可行。這時候,運動品牌的商標一定會使用向量檔型來設計。

說明這個設計的所有可能使用方式是最最基本的。如果會印在織品上,設計師必須小心商標的細緻度,必須在各種顏料或布標色線所能達及的精緻範圍之內。如果商標需要在社群媒體上扮演辨識度高的角色,設計師除了傾向長寬比例相同的商標外,還必須確保依比例縮圖後,商標視覺效果依然清晰出色。

每個案主都有獨特的使用需求,每個品牌也有獨特的調性。但如果你連你的品牌定位是讓兒童必須動手解決問題的實體遊戲都說不清楚,只說是寓教於樂的遊戲廠商,那麼你對商標設計師幫助在你市場競品中顯得亮眼就沒有什麼幫助。

另外,如果你的設計如何跟成本高度相關時,更要讓設計師清楚地知道實況。例如你的商標在成品量產時一定會有塑膠射出這一道程序,一旦設計出一個需要兩道脫模或修邊的形狀,你就會多兩道工序的成本。

二、說明自己的期待

很多男生開玩笑說問女朋友晚餐要吃什麼,最可怕的答案就是隨便。「隨便」其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提鐵板燒她嫌太油、你提清粥小菜她嫌餓得快、你提牛排她嫌貴、你提開伙她嫌洗碗麻煩。可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只能從你端上的菜來發現自己不要什麼。

讓我以室內設計為例說明隨便的可怕。

你有一面窗很大,你什麼都沒說地把整個家的設計包給室內設計師。她幫你把主臥室床尾向著這個朝東的大窗,好讓你每天早上可以被晨光自然喚醒。但你天殺的根本就是一個每天熬夜寫程式的夜貓,七點的太陽曬屁股的時候你還在深層睡眠裡做夢。你的臥室根本不應該有大窗,於是她的整體隔間要再從頭規劃起。你浪費她一次時間,她可以全心全力幫你設計下一稿的時間就會被壓縮。

設計是有基本原則的,例如一、裏頭所提到的,都是設計師可以靠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幫你設想的,但是他們不是福爾摩斯,不會打過一次照面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所有你這個人的偏好和習慣,甚至你的公司的氣質和部門組成,都應該告訴設計師。否則出入最頻繁的業務部門在深處、研發部門在大門口,就太干擾彼此了。

至於風格,最好的做法就是找範例給設計師,而且要找不只一個。你可能只說得出自己喜歡這個案例明亮的感覺、那個案例看起來很氣派,但設計師可以從你舉的所有案例中發現你喜歡有飾條的空間,而且吃暖色光線那套。關於風格,你不會比設計師更懂,所以要避免告訴他們你要巴洛克式極簡風,以免他們在心裡暗翻白眼,從此把你歸類成缺乏品味的客戶。

這點異常重要,被設計師歸類成沒有品味的人之後,他們就不會想用好品味說服你了,你就只買得到堪用的設計,買不到品味出眾的設計了。因為他們懶得把專業耗在你身上。

三、讓設計師對你解釋設計之後再決定接不接受

華人世界常見的客戶與設計師之間的問題是:客戶以「是否含有」某項元素來檢查設計,而設計師則是以「是否能傳遞」某種感受來規劃一項設計。自己有過這個經驗:一個跨國品牌的本地分公司對設計團隊抱怨配色,表示那是夕陽的暮色,恐怕給人這公司是夕陽產業的聯想。至於要卜卦決定品牌命名的客戶,設計師就連爭辯都沒力氣了。

以廣告設計為例,那是最強調用全部的力氣來傳遞一種感受的品項,設計的功能本身就是影響情感和行為。如果這個廣告的廣告主逼著廣告設計者一定要有「幸福洋溢」、「青春愛侶」這種字眼或符號在這則廣告裡,它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一路讓觀眾的感受自動奔向品牌口號,讓影片完美詮釋品牌。

在設計師端出他的作品前,如果你心裡有「嘻哈或明星代言就是年輕化」這樣的想法,你的廣告代理商卻沒有端出你印象中的年輕符號,就退貨,這一定是你的問題。要嘛不是你沒有在著手設計前就溝通好,讓設計師做白工,就相當於你嘴上說隨便,心裡卻只想吃花枝羹。不然就是你對年輕世代的認識太淺層,而且聽不進專業人士的意見。

使用一群年輕人唱跳Hip-Hop的手法在台灣市場一直品質不佳,這支廣告已經算是做得非常有心的,還是難免鑿痕畢露。至於這支廣告,看似使用了一樣的歌舞元素,但他的主角不是年輕人,而是年輕人會願意聽他講話的成年人。年輕人不會因為你唱嘻哈就聽你講,但你用什麼方式呈現這段嘻哈,會讓他們決定要不要聽完。廣告設計的成敗,沒有廣告主想的那麼簡單。

另外附一支台灣市場上大受網路世代好評的廣告影片,它的背景元素設定可跟一般對年輕世代的刻板印象沒有關係,既不是嘻哈,也沒有辣妹,甚至不算小確幸,而是環境議題和家庭價值。

只有當你真的尊重專業,專業才幫得上你的忙。

這裡還有更多的6 Words Story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