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者:釣魚台既非清國領土,亦非歷史上的附屬島嶼,馬政府的主張喪失歷史合法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元1683年,清國侵奪台灣,把台灣島西岸劃入國土,最北的兵站是雞籠。此後「東洋」概念起了轉變,雞籠不再屬於東洋。

唸給你聽

文:いしゐのぞむ(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

釣魚台議題自李登輝前總統在日本發表該島屬日言論以來,醱酵一個月。中間一個小插曲,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那是台獨健將中央研究院陳儀深教授8月上半在《自由時報》上寫了若干篇短文,討論釣魚台主權,引起網路議論。

這不是大新聞,但到了8月18日,馬總統卻下旨外交部條約法律司申佩璜司長在《中國時報》上撰文暗駁陳教授。還特地授意中央社,指出該文針對陳儀深教授而發。看得出馬總統特別在意釣魚台。遺憾的是,文章依然如故沒有講清楚數百年釣魚台史的關鍵。

馬政府條約司長文章討論的重點之一在於西元1895年馬關條約所包含的經緯度。這個問題歷來討論的人多,卻毫無意義。我們應當討論清國領土界線的經緯度,而不是條約中的經緯度。

臺灣府的領地東北至三貂角(宜蘭最北端)為界,歷代官撰民撰各本方志無不載明。而三貂角位於北緯25度,東經122度,這就是清國能割讓的界限,越此而往,無論地理上附屬與否,都無權割讓。道理很簡單,不是清國的屬地,清國憑什麼割讓。不管馬關條約、牛鼻條約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條約司長提到馬關條約以前的史料僅一種。那是明國鄭舜功所著《日本一鑒》。內有一句:

「釣魚嶼,小東小嶼也。」

意思是釣魚台這個小嶼,附屬於「小東」。數十年來保釣人士普遍都認為小東就是台灣島。

前兩年,日本筑波大學名譽(退休)教授尾崎重義先生發表論文指出,鄭舜功《日本一鑒》中,凡是徑指台灣島時都叫「小東島」、「小東之島」,並不單稱「小東」。單稱小東者不過是海域概念。

據歷代史料,小西、小西洋是近西海域,與大西、大西洋為對。大西又叫極西、泰西、遠西。同樣的,小東、小東洋是近東海域,與大東、大東洋為對,大東也叫泰東、極東、遠東。漢文史料中,大約以東南亞文萊國至廣州的南北直線為東西洋分界。

大遠小近,不過是個模糊概念,隨世而移,因人而異。多年來好幾位專家細大不捐,總結出來:隨着古人對海洋認知之加詳、加遠,大小東洋的範圍也由近漸遠。在蒙古元國時代「大東洋」並不遠,台灣尚不包括在內。明國中葉福建興化知府陳效的海上點兵詩云:

「極目大東青一點,問人云是小琉球。」

見弘治修《興化府志》卷33藝文志。從興化府海邊(或沿岸小島)遠遠望去,是大東海域,不是小東。小東在知府陳效的眼光中可能局限於沿岸小島,還不遠及於台灣。

到了明國萬曆末年,張燮《東西洋考》稱台灣為小東洋,他的認知領域比陳效時遠大許多。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比張燮稍早,屬於西洋人的見識水準,他的地圖連日本都屬於小東洋,日本東側的太平洋才是大東洋。

鄭舜功《日本一鑑》處於陳效和張燮的中間,成書於嘉靖末年,小東洋尚未固定為台灣的專稱,須叫小東之島才是台灣,亦即近東海域的大島。釣魚台也在近東海域,叫小東小嶼。琉球國最西面是與那國島,它的位置比釣魚台更西,按理也該屬於小東,小東並非釣魚台所能獨專。

釣魚台列嶼中的黃尾嶼及赤尾嶼,是否屬於小東,沒有紀錄。八重山(石垣島)及西表島均較釣魚台稍東,較赤尾嶼稍西,可能也該屬於小東海域,可是大小東洋概念模糊,不會那麼斤斤計較。馬政府僅僅靠這樣一句「小東小嶼」,認定釣魚台單獨屬於中華民國領土。試問嘉靖末的小東海域截止何處,拿得出史料依據麼?

東西洋是China國外的地理概念,China國內是中土,既不是東洋,也不是西洋。《日本一鑑》小東之名,也因台灣島位於明國之外才那麼稱呼的。東洋的「洋」字本身也等於國外,至今人們還常說洋貨、洋人、洋娃娃。

不管「小東」詮釋如何,《日本一鑒》作為釣魚台史料,本身還天生不足。當時台灣島不屬於明國,即使釣魚台在地理上附屬於明國外的台灣島,對保釣也無濟於事。於是乎須變一個戲法來使它成為清國附屬島嶼。那就是馬政府條約司長所言:

「於清代(1683年)隨台灣併入清朝版圖。」

這是夢囈,沒有一條史料為據,竟敢把台灣人當傻瓜了。台灣島的山地及東側平地,此時均未併入清國。難道西班牙差遣哥倫布占據美洲的一個角落,就等於全美洲都隨之歸入西班牙麼?戲法變不出史實。

條約司長文中僅舉一種史料名稱,本可以在「鐵證如山」之中挑選,為什麼偏偏選這本天生不足之材呢。要強調附屬於台灣的話,最重要的一本是《台海使槎錄》,收入《四庫全書》中,歷代台灣方志都予以徵引,馬政府怎麼淡化甚至規避,反取《日本一鑒》這本孤證?

實不相瞞,事因本月(8月)我投書各家電子媒體(如「民報」、「新頭殼」、「獨立評論@天下」等),論證《台海使槎錄》以下一系列的「釣魚台」是另一處,不是尖閣釣魚台。馬政府看了,遂不敢引它為據。

《台海使槎錄》既不管用,我本預料會有人拿《日本一鑒》來反駁,沒料到反駁者竟是馬政府條約司長。馬總統興趣那麼濃厚,我不得不使出另一招殺手鐗來。

西元1683年,清國侵奪台灣,把台灣島西岸劃入國土,最北的兵站是雞籠。此後「東洋」概念起了轉變,雞籠不再屬於東洋。有史料為證,就是本稿首次對外披露的日本東北大學藏手鈔本《按針似看山譜》所載釣魚台(見圖)。它是佚名舵手針路簿,前人據書中干支判定約西元1700年左右成書。

圖:《按針似看山譜》。離開清國雞籠(基隆)之後,進入東洋海域,即逢釣魚台。錄自《純心人文研究》21,いしゐのぞむ提供。

該本在雞籠山下有字句云:「見東洋山,即是釣魚台。」

意思是雞籠不屬於東洋,過雞籠才進入東洋海域,逢第一個山嶼,即為釣魚台。據其認知,台灣島和釣魚台各屬不同海域,釣魚台自然不是台灣附屬島嶼。不僅海域而已,「東洋」之名還是指國外。

這個釣魚台,很難確定為現今的尖閣釣魚台,也可能指雞籠和尖閣釣魚台中間的台灣北方三島。清國初葉北方三島尚未被劃入清國管轄,因此可以屬於「東洋」,名為釣魚台,並不足怪。

有人會問,佚名針簿和鄭舜功《日本一鑒》,哪個為準、為正。答案很清楚,兩個都是正。嘉靖末的《日本一鑒》以台灣和釣魚台為國外,康熙中的《按針似看山譜》以雞籠為國內,釣魚台為國外。兩種史料都符合歷史的趨勢。佚名鈔本比起個人著作,往往更能反映歷史時空。

釣魚台既非清國領土,亦非歷史上的附屬島嶼,馬政府的主張喪失歷史合法性。這並不等於台灣人放棄釣魚台,人們該如何因應,須重新思考。

作者簡介:石井望,東京人,在長崎教書,研究漢文學,曾居住回歸前夕的香港,目睹保釣運動,天天驚心動魄,逢人不敢自報國籍。從此深感日本人必須研究尖閣古史,使它成為日本人認識自我的途徑之一,不停留在國際法或軍事層面。著有《尖閣反駁マニュアル(指南)百題》,集廣舍西元2014年印行。

作者原標題為〈日本觀點:馬最在意釣魚台 卻多所規避〉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