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台灣人的左派必修課:「無政府主義」並非混亂,而是自由個體互助的和諧社會

一堂台灣人的左派必修課:「無政府主義」並非混亂,而是自由個體互助的和諧社會
Photo Credit: 《V怪客》電影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政府」一詞並不代表混亂、虛無、或道德淪喪的狀態,而是一種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獨裁主義的和諧社會。

作者:蘇穩中(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政治組碩士)

無政府主義概念,對生活在台灣的我們來說,非常地陌生;筆者在本篇文章想扼要介紹無政府主義,以及西方首位無政府主義者普魯東 (Pierre-Joseph Proudhon)

近年來太陽花學運過後左派勢力有復萌的態勢,例如社會民主黨的成立,但是筆者認為,台灣社會仍需要更多有關西方左派的文本以及更深入的認識,然後廣泛討論,或許才能明白甚麼是左派、左派的政治理念是甚麼、從中能得到甚麼啟發。

筆者希望透過本文簡要介紹無政府主義者普魯東的思想,引領讀者與筆者一起討論無政府主義。無政府主義在一般政治意識形態光譜中被歸類為左派的意識形態,無政府主義者認為自由人權、土地與生產物,是人類所共有,它反對包括政府在內的一切統治和權威,提倡個體之間的自助關係,關注個體的自由和平等。

少數擁有權力者藉著制定法律、建立國家,使整個社會產生「支配者」與「被支配者」的關係,支配者以強權抹煞被支配者的自我,使之成為奴隸,因此無政府主義者其政治訴求是主張消除政府以及社會上或經濟上的任何獨裁統治關係。

對大多數無政府主義者而言,「無政府」一詞並不代表混亂、虛無、或道德淪喪的狀態,而是一種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獨裁主義的和諧社會。

台灣在日本統治時期曾有無政治主義者如王詩琅蔡孝乾、陳崁、楊守愚等,也曾短暫出現無政府主義運動,最有名的例子是1926年12月台灣左翼青年在東京「黑色青年聯盟」成員小澤一的指導下,成立島內最早的無政府主義團體「台灣黑色青年聯盟」。

其公開名稱經過協議後稱為「台灣無產青年會」。臺灣最早的無政府主義團體台灣黑色青年聯盟,想要對抗殖民政府的不公不義,不過該團體在後來1927年2月遭到檢舉而被迫解散。

回到本文主題,普魯東(Pierre-Joseph Proudhon)是法國互惠共生論經濟學家,首位自稱無政府主義者,其政治學說被視為是無政府互助主義。其名句有:「財產是盜竊!」普魯東的互惠共生學說主要有四點:第一,契約規範維護的公平是最高的法律。第二,無政府狀態是高度完善的政治形式。第三,聯邦契約制的社會形式。第四,以國民銀行實現互助主義。

以契約規範維護的公平是最高的法律

什麼是公平?普魯東做過一個解釋,說公平就是自然感覺到和人互助保證對人格的尊重。他認為,公平既是現實,同時又是觀念。公平是靈魂的力量,是造成社會的首要力量。但是,公平勝過力量,它表示一種關係、均勢,它是一切人類行為不可違背的尺度,社會生活中本來含糊不清和互相矛盾的事實,由於公平而變得能夠明確和一致。

從公平的原則出發,普魯東要推翻一切個別的法律規範,尤其是國家的法律。他說,國家面對著不可勝數的各種利益,必須不停的開動立法機器,於是,法律、條例、命令等像冰雹一樣落在貧苦大眾的頭上。然而,法律有什麼價值?對有權有勢的人來說是蜘蛛網,對貧困的小人物來說是鋼鐵砸不斷的鎖鏈,在政府手中是漁網。

因此,他宣布:「我不承認任何法律,我反對號稱必要的權力想要加強於我的自由意志的任何命令。」在他看來,只有一種法律規範即履行契約規範才有效。所謂契約就是一種協定,根據這種協定,一個人或多個人有義務對其他一個人或多個人做或不做某件事情。

普魯東認為,為了使個人保持自由,使社會維持公平,必須堅持契約觀念作為統治地位的政治觀念,這種必須履行契約的規範,不僅要以公平為基礎,而且要以這樣一個事實為基礎,即共同生活的人們願意在必要的情況下以強制力遵守契約。

所以,這種規範是道德的要求。從某種意義上說,用契約規範維護的公平是最高的法律。普魯東以公平的名義所推翻的其實並不是法,只不過是個別的法律規範而已。

Photo Credit: smlp.co.uk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smlp.co.uk @Flickr CC BY 2.0

無政府狀態是高度完善的政治形式

普魯東為了論證無政府主義思想,分析了王權建立和發展的一般過程。他指出,王權最初是由選舉產生的,當人們開墾了田地並建築城市的時候,各個職位也被私有化了,從而有了世襲的王權。一旦世襲原則擴展到最普通的職位中,就引起了等級的劃分、驕傲和平民地位的低落。在他看來,王權永遠是不合法的。

不管王權以何種形式出現,君主政體也好,寡頭政治也好,民主政治也好,總是一人統治眾人的政治,因而是荒謬的。然而隨著社會的覺醒,國王的權威便逐漸減弱,他只能按照並非他所制定的法律來行事。於是,普魯東得出了一個結論:在一個特定的社會中,人對人的權威和這個社會所達到的文化發展程度成反比。

自從世界開始以來,人在平等中尋求正義,同樣的,社會則在無政府狀態中尋求秩序。普魯東理想中的無政府狀態,他說得很明白,就是沒有主人、沒有元首,在這種狀態下,自由的契約代替了專制的法律,自願協商代替了國家仲裁,公道和平等的正義代替了鐵面無私和至高無上的司法,理性的倫理代替了啟示的倫理,經濟統一代替了政治集權。

也就是說,大家都是國王,誰都不是國王,一切內政問題是根據各邦的統計加以解決。立法的權力只屬於那種被系統認可和證明的理智,每位公民都是立法者,但誰也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來代表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