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不能跑的人而跑!」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大逃殺」公益路跑台灣場紀實

「為不能跑的人而跑!」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大逃殺」公益路跑台灣場紀實
Photo Credit: K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World Run不同於一般的路跑比賽,沒有里程限制、終點為車載移動式。當跑者被車子追到時,你就game over(抵達終點)了,這就是World Run有趣的地方。

文:Ko(喜愛旅行,努力維持旅行與現實之間的平衡;喜愛攝影,盡力發揮不專業的相機到達極限;2014年迷上跑步,相信運動帶來的正面力量。BLOG旅行點滴跑步故事FB分享美食旅行攝影

下午報到領完物資,正要在宜蘭閒逛的時候,冷不防開始下雨,而且是暴雨。豆大的雨滴傾盆而下,像是老天剛泡完澡,想一口氣放乾浴缸那樣,水拚命洩下來。

即使撐傘也抵擋不了水花四濺,腳部依然有些弄溼。倉皇地被逼到會場隔壁的餐廳屋簷下躲雨,不幸中的大幸。也幸好物資袋是有防水效果的大塑膠袋。

狼狽地,慶幸地,無奈地,站在屋簷下看著(完全沒有想要觀賞)這場水舞秀。心情跟腳上有點濕掉的鞋子一樣悶悶的。祈禱這是陣雨,而且很快就會停止。晚上還要跑步呢!

「不知道雨會不會停?下成這樣,即使雨停了,地面來得及乾嗎?如果雨沒停,那……不就要冒雨跑了?會不會香港腳?」心裡接二連三的狀況推演。哎呀,還是先解決眼前的窘境再說吧。

Photo Credit: Ko

Photo Credit: Ko

趁老天的浴缸好像有點堵塞之際,大夥把握時間衝上座車喘喘氣,整理服裝。距離晚上七點開跑還有好幾個小時,呆坐也不是辦法,討論過後,一行人驅車向市區,以時間換取空間。

不知不覺間,雨勢漸小,真是鬆了一口氣。不管地面來不來得及乾,不要在雨中跑已是萬幸。

Photo Credit: Ko

Photo Credit: Ko

起點道路左右停放著兩輛終結者號(Catcher Car),正面引擎蓋漆上國旗為底、World Run字樣在中間的圖案,是專屬台灣的終結者號,好酷!

World Run不同於一般的路跑比賽,沒有里程限制、沒有固定終點。

換句話說是移動式終點,感應器以金屬支架固定在車身的外側,跑者的晶片黏在號碼布背面,當跑者(別著號碼布)被車子追到(感應器經過)時,你就game over(抵達終點)了,這就是World Run有趣的地方。

可以想像成這是一場測試極限的大逃殺路跑。

終結者號是在跑者們出發30分鐘後才出動。一開始時速為15公里,隨著時間過去會漸漸加速,直到超越最後一位跑者為止。

比賽即將開始

大會不斷廣播,提醒跑者要到終結者號讓感應器啟動晶片,於是可以看到有些人疑惑但奮力在感應器前面跳來跳去(因為號碼布通常別在腹部位置,感應器大概在肩膀高度),我也是其中一個。

除了比賽規則有趣,World Run的宗旨是「為了不能跑的人而跑(Running for those who can’t)」,報名收入全數用於脊椎損傷研究。

開始跑步是近一年半的事情,在此之前對馬拉松幾乎一無所知。跑了之後才知道完成馬拉松有多麼困難,而能完成超馬又是多麼厲害的事情。

起跑之前,我想特別提一個人

還記得超馬界的天后「超馬媽媽邱淑容」嗎?曾經是全台灣最會跑、跑最久的女人,也曾是台灣超級馬拉松全國紀錄保持人。超馬媽媽在1996年以3小時43分鐘完成完成初馬……什麼?初、馬、3、小、時、43、分!那是距今19年前的事情了。

2008年,超馬媽媽去法國參加歷時18天、全長1,150公里的超馬比賽,雖然跑完全程也獲得女子組亞軍,卻因為身體不適緊急送醫。原來是第一天腳底破皮、起水泡演變成嚴重的細菌感染。為了保住性命,超馬媽媽不得不截去雙腳,術後還被醫生二度宣告病危,但最後奇蹟般醒來。

以前不懂馬拉松,自然也沒關注馬場上知名人物。

看到World Run訪談超馬媽媽的文章,突然勾起我遺忘已久的記憶──我好像見過超馬媽媽本人?對了!當時匆匆一瞥她從救護車下來被送進高雄醫學院的樣子。她孱弱的病容在腦海浮現,對照現在健康的樣子,我打從心裡敬佩,並深深地被她的努力、強韌意志和正面思考所感動。

Photo Credit : 翻攝自《那時候 我只剩下堅持 超馬媽媽的第二扇窗》

Photo Credit : 翻攝自《那時候 我只剩下堅持 超馬媽媽的第二扇窗》

超馬媽媽說:「截肢那段過程真的很辛苦,但是我總是覺得人不能放棄;像現在我雖然不能用雙腳跑,但卻找到用三輪車跑馬拉松的代替辦法。花多一點點時間,速度慢了一點,但還是可以達到目標。」

World Run訪談文章也提到超馬媽媽近3年來完成了36場全馬、11場半馬,哇!不愧是超馬媽媽!(想找更詳細的超馬媽媽相關資料,可惜維基百科沒有收錄,怎麼會?)

章大中導演花費三年跟拍超馬媽媽,完成了《看不見的跑道》這部紀錄片(官方臉書粉絲頁按此):

意志力驚人的她在截肢後,依舊不肯向命運低頭,她承受辛苦的復健、每天到中鋼上班、替繼續跑步的友人加油打氣,甚至不怕觸景傷情,願意「重回舊地」,回到當年在法國的比賽路線,拜訪截去她雙腿的醫院,坦然說出當時犯下的錯誤與心情。

《看不見的跑道》已於2013年3月上映,可惜我現在才知道這消息。有機會的話,我想看這部片,想看超馬媽媽在受傷兩年後重回法國比賽現場,踏上沙灘走過終點前最後一段路程的模樣,想從超馬媽媽身上分一點面對命運的勇氣──「我人生的馬拉松,現在才要開始跑。」

起跑區

此時此刻,在世界各地還有34條賽道上的跑者跟我們一樣集結,準備同時開跑。沒錯,全世界同時開跑,這是World Run的另一個特點!

今年訂於世界標準時間上午11點舉行,台灣就是晚上7點(GMT+8),西班牙馬德里是中午12點(GMT+1),澳洲墨爾本是晚上9點(GMT+10),以此類推。共有33個國家、35條賽道(德國和美國各有兩個地點)參與盛事。

Wings for Life World Run 為不能跑的人而跑 – 歐陽靖。http://youtu.be/RJdUi8lGeGc

Posted by GinOy 歐陽靖(Official) on 2014年2月1日

去年在歐陽靖粉絲頁看到花蓮World Run的消息時,賽事已經結束,我暗自決定「明年如果還有在台灣舉辦,我一定要參加。」

然後,我真的站在這裡了。2015年,宜蘭。

Photo Credit: Ko

Photo Credit: Ko

開跑後大家一直往前衝,好像沒有人放慢速度,也沒在管配速似的,可能是因為半個小時後終結者號就會來抓人的關係吧?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我也一直衝衝衝,用比平常快的跑速賣力跨步。

宜蘭賽道有點暗,我們真的是跑在鄉野間,沿途雖然有路燈,但不是燈火通明。地面差不多乾了,本以為下午的雷陣雨會讓晚上涼快一些,可是居然沒風,空氣悶悶熱熱的,好像蝸牛在皮膚上黏膩行走,濕氣重。

即使氣溫不是那麼理想,我還是堅持低於六分速跑著(五分多)。跑步本來就是會遇到各式各樣的障礙,跟人生一樣,有時候舒服有時候難過。

6公里之前我還能低於六分速,7公里之後就漸漸沒力了。可能有兩個原因。

我原先估計大概6公里就會被終結者追到說掰掰(也不知道怎麼算的,哈哈),所以一直堅持著,就像快到終點的時候告訴自己「快到了!再撐一下就好!」那樣。沒想到里程累計到7公里了,我竟然還在跑,反而有點失望,導致HP值(體力)銳減一半。失敗。

我清楚記得,7K後開始有風吹來,舒爽許多,但我的身體卻變重了。經過補給站時,匆匆忙忙抓了一個杯子來喝,發現拿到的是Red Bull。其實我不想要也不喜歡在跑步的時候喝碳酸飲料,以免腸胃不舒服影響跑步(跑後喝倒是很過癮)。

如果要喝水也可以,但必須回頭到前一張長桌拿取。我嫌麻煩,為了省幾步路,決定喝掉手上的Red Bull就好。結果證明這是個錯誤,肚子後來就咕嚕咕嚕胃脹氣,越來越難受。失敗中的失敗。

screenshot-live.wingsforlifeworldrun

雖然跑在鄉野道路上,當地的居民卻很熱情,可以感受到厝邊揪隔壁、阿爸揪阿母的氛圍,許多大人抱小孩出來為跑者打氣。有些小孩還會主動伸手擊掌,非常可愛。

眼看Nike+的公里數字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煩躁。精神和體力慢慢疲乏,伴隨著胃脹氣死拖活拖,想堅持又想放棄的心態好矛盾。「車子怎麼還不來啊?要跑到什麼時候?」什麼挑戰極限、打破記錄通通都不是我腦裡想的事情,此刻的我只想趕快結束這場漫無終點的路跑。

聽到有人大喊「車子來了!」的時候,我心想太好了,終於可以解脫了,結果好幾次都是謠傳。等到終結者號真的逼近時,一股不甘願的好勝心又驅使我向前衝。想來是因為終點明確在身旁,讓我又有力氣垂死掙扎一下。我盡力了,1小時24分。

車子開過去,「謝謝大家來參加!」工作人員透過麥克風向跑者們道謝。「辛苦了,謝謝!」我也回應。總算能放鬆了。我慢慢往回走,到前一個補給站搭接駁車。回到會場,氣氛相當high,舞台上的大螢幕轉播即時賽況,但我們趕著回台北沒有逗留。

我竟然以均速6’12”跑了13.6公里!比我預估的多一倍,是我小看了自己嗎?潛能果然是可以逼出來的。如果那時沒有喝Red Bull,搞不好可以破15K。

2015-World-Run-result-1[1]

在回家的路上持續關心賽事的發展。宜蘭突然又下雨了,在我覺得幸好躲過雨的時候,比賽還沒結束。距離七點開跑已過了三小時,「什麼?還有人在跑?」我大驚小怪地想著。十點左右得知台灣女子冠軍出爐了,是路跑常勝選手簡培宇,37.45公里

男生呢?還在跑!

10:59 PM,最後一個人終於被追到了,男子冠軍蘇志濱──57.62公里,3小時59分!天啊!(台南一哥蘇志濱是2014年台北富邦馬的國內男生冠軍,厲害之處在於他是消防隊員,不是職業選手。)

隔天一看全球成績,更吃驚。今年全球女子冠軍為來自日本的渡邊裕子,紀錄是56.3公里;來自衣索比亞的選手Lemawork Ketema以79.9公里紀錄成為全球男子優勝冠軍。這,這還是人嗎?神人啊!

賽道上的男女冠軍明年可以選擇任何國家的一條賽道來跑,Red Bull會全額補助;全球男女冠軍則獲得環遊世界大獎,也是由Red Bull贊助旅費。這獎勵實在太棒了!旅遊!好心動!(但也只能心動無法行動,哈。)

活動落幕了,我卻想知道更多關於Wings for Life World Run的消息。謝謝主辦單位,賽前賽中賽後都能感受到團隊的用心,注重細節,為跑者設想得非常周到。能參加這場獨一無二的路跑比賽實在太棒了!

Wings for Life World Run官方網站可以看到各國參加的人數及賽道所在的資訊。宜蘭是全球第二多跑者參與的賽道,台灣好捧場啊。

Photo Credit: 翻攝自WINGS FOR LIFE WORLD RUN

Photo Credit: 翻攝自WINGS FOR LIFE WORLD RUN

在此請各位讀者回顧精采片段,再熱血沸騰一次。(務必要開啟影片聲音)

而2016年的World Run將在5月8日(週日)舉辦,有興趣參加的人可以到官網預先註冊,接收關於報名的最新消息(活動日期剛好在母親節當天,可能得注意一下唷。)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