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談終戰七十年(一):中共屏蔽國軍抗戰的史實,蔣介石並無消極應付日軍

北大教授談終戰七十年(一):中共屏蔽國軍抗戰的史實,蔣介石並無消極應付日軍
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納粹攻占巴黎沒有大屠殺呢?是因為法國宣布巴黎不設防,而蔣介石不是貝當!重慶政府才是中國抗戰的中流砥柱。

文:袁剛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

提要

日本宣布投降之時,中國大半領土尚被日軍佔領,是美國人打敗了日本,中國「熬」到頭分享了勝利。貧困孱弱的中國面對強敵進行了全民決死犧牲抗戰,一流戰略家蔣方震(1882-1938,又名蔣百里,乃錢學森的岳父),制定了「拖」死日本的「國防論」,為國民政府所採納。

上兵伐謀,犧牲救國要講謀略,弱國抗戰不能死拼,將全民決死抗戰盡量延後對中國更為有利。蔣介石並非不抵抗,「曲線救國」「以迂為直」,但北方強鄰蘇聯卻按捺不住了,史達林耍盡陰謀讓中國充當「擋箭牌」,先是支援中國抗戰,後卻又與日本簽訂互不侵犯條約,你承認外蒙古我承認滿洲國,犧牲中國作利益交換,奸笑到了最後。

蔣介石是國際承認的抗戰中國統帥,中共當時也承認並為其部下,「七七事變」後,國防最高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領導全民抗戰,國軍按蔣方震方略由東而西進行了拼死抵抗。但中共長期屏蔽國軍英勇抗戰的史實,把平型關「小捷」說成是「大捷」,歪曲歷史搞愚民宣傳。

文革高潮時大陸民眾只聽到「樣板戲」《沙家浜》沙老太唱:「八一三,日寇在上海打了仗」,卻不知道百萬規模的松滬抗戰是國軍依既定戰略主動打的。現在中共宣傳部門又大肆宣染「南京大屠殺」,卻不講慘烈的首都南京保衛戰。

為什麼納粹攻占巴黎沒有大屠殺呢?是因為法國宣布巴黎不設防,而蔣介石不是貝當重慶政府才是中國抗戰的中流砥柱。

在抗戰艱難歲月國民政府伐謀伐交,「第一夫人」宋美齡到美國國會演講爭取美援,1943年11月開羅會議中、美、英三國首腦會晤,是中國「從此站起來了」的標誌,中國成為聯合國創始國及常任理事國。

中共的敵後游擊戰也符合蔣方震「拖」死日寇的方略,但共軍在接受改編後並不服從國府領導,毛澤東違抗史達林命令「堅持獨立自主​​」,在延安大手筆盤算「何日縛住蒼龍」

以前我們只知「皖南事變」新四軍軍部被殲,不知此前一年新四軍粟裕部北上八路軍黃克誠部南下,夾擊堅持敵後抗戰的國民黨江蘇省主席韓德勤,搶占蘇北地盤,窩裡鬥是共軍先打國軍後打。日軍投降前曾發動豫湘桂戰役打通中南路,中共竟派出王震三五九旅尾隨至江南佔地盤,為內戰佈局。自相殘殺的窩裡鬥讓外人瞧不起,大規模內戰實無真正意義。

八年犧牲抗戰國共兩黨戰績相加,尚不及蘇聯紅軍一個月對日摘桃戰績之一半,可憐兄弟相殘內戰三年剛結束,國家殘破,卻又馬上聽命史達林打了三年朝鮮戰爭,從1931年「九一八」到1953年「板門店停戰」,孱弱貧病的中國人竟連續打仗二十多年。

為什麼貧弱不堪卻打了又打呢?蘇聯因素起了決定性作用。蘇聯輸出革命向中國灌輸意識形態,從精神上控制中國,隱蔽戰線更無所不用其間,不戰而屈人之兵,是比日本更狡詐更陰險的大敵,中國人上了蘇聯人的大當吃了大虧。

Photo Credit:wikipedia

1943年11月開羅會議期間,蔣介石、羅斯福、邱吉爾和蔣宋美齡的合照。Photo Credit:wikipedia

文章以擺事實來講道理,以史實為主,共約三萬餘字分八節:

1、抗戰勝利紀念還原歷史真相警示現實才有真正意義。

2、蔣方震為國民政府謀劃抗日國防論並預見最後勝利。

3、抵禦日本侵略的同時還要警惕蘇聯社會帝國主義。

4、日本是軍國主義不是法西斯,法西斯乃一種極端形式的社會主義。

5、國民政府依蔣方震方略抗擊日寇參加二戰。

6、東亞中、蘇、日博弈和蔣方震兵略倍受干擾。

7、弱國決死犧牲救亡卻鬧窩裡鬥讓人瞧不起。

8、胡耀邦說:歷史是混不過去的!

一、抗戰勝利紀念還原歷史真相警示現實才有真正意義

抗戰勝利七十年紀念,對於中國人來說,可謂是百感交集。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發布《終戰詔書》,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美、英、中、蘇無條件投降。 《波茨坦公告》是由美、英、中三國在7月26日發出,但日本未加理會。

而此時蘇聯仍與日本有外交關係,日企圖通過蘇聯斡旋,以更體面的方式結束戰爭,但8月6日與9日,美國分別在廣島和長琦投下原子彈,8日蘇亦棄日在《波茨坦公告》簽字並對日宣戰。 14日的御前會議上,裕仁天皇不顧軍部反對堅持「終戰」,不願投降的軍閥紛紛剖腹自殺,詔書由政府大臣副署當天發布。

次日清晨7時,中、美等各國正式宣布接受日本投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發布文告,在聲言「正義必然戰勝強權」的同時,要求中國人「不念舊惡」,不必對日本人民進行報復。然而,此時150萬蘇聯紅軍正不顧一切地向中國東北疾進;中國雖說是贏得了抗戰勝利,成為戰勝國「四強」之一,但勝利之日卻還有大半領土掌握在日本人手中。

如今國共兩黨都說自己打敗了日本,其實都含有很大水分,鐵的事實是:日本是美國人打敗的,中國八年抗戰拖住百萬日軍,雖也作出艱苦卓絕的努力,但依靠自己力量根本無法打垮日本。

八年來竟沒有一兵一卒踏入過日本國土,甚至沒有在日本投下一顆炸彈,怎麼能說中國打敗了日本呢?蘇聯領袖史達林和美國將軍史迪威就最看不起中國人,中國的勝利只能說是熬到了美國打敗日本之日,是分享了勝利。

也有人將日本投降歸功於蘇聯出兵,「殲滅了百万精銳關東軍」,其實蘇聯出兵之日正是日本投降之時,根本就沒有什麼重大戰役,已宣布投降的日軍也沒有認真抵抗,蘇軍在中國東北大肆姦淫搶劫,其野蠻兇殘甚至超過日本人,根本就沒把中國當戰勝國盟友看待。

雖說沒有真正打敗日本人,但中國人民的抗戰仍然可歌可泣,在綜合國力處於絕對劣勢的情勢下,中國政府和人民能堅持抗戰八年之久,付出了極為巨大的犧牲,忍受了無比艱辛的苦難,終於熬出頭摘取了勝利之果。

現在隆重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撫今追昔,祭掃先烈,感慨之餘應實事求是地反思,跳出昔日意識形態窠臼,不再搞歷史虛無主義,不再任意歪曲刪改歷史,通過對抗戰歷史客觀公正地總結評價,來記取慘痛教訓,警示當今,展望未來,落實先賢「中日不再戰​​」的誓言,為民族復興和世界和平作出切實貢獻。

經曆三十多年改革開放,中國已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力今非昔比,正在由弱國變成強國,但七十多年前的中國,卻是混亂殘破慘不忍睹。鴉片戰爭百年來,中國一直遭受西方列強侵略蹂躪,抗日戰爭乃第一次獲得全勝的反侵略戰爭,但即便成了戰勝國,卻仍無權參加分配戰果的「雅爾達會議」, 領土主權繼續遭受蘇聯掠奪。

Photo Credit:wikipedia

雅爾達會議中的三巨頭:邱吉爾、羅斯福和史達林。Photo Credit:wikipedia

而且,剛熬到勝利的中國,不久即發生內戰,規模竟超過抗戰,蔣介石國民黨政權不出三年即被共產黨趕到台灣。國共鬥爭與國共合作之牌打了近百年,今天仍然在打,而抗日戰爭無疑是雙方地位變換的轉折點,紀念抗戰至今雙方仍各說各話。

中國方面一些人尤有虛驕之氣,不但狂言戰爭要武力解放台灣對日本動武,而且妄稱中國對「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決定性貢獻。有人提出第二次世界大戰應從1937年「七七事變」算起,中國是「反法西斯」主戰場,中國共產黨是抗戰的「中流砥柱」,為人類解放作出了最大貢獻;這種不顧史實的虛驕狂妄,不僅為世人所笑,更有愧于先烈。

戰爭是殘酷的,中國在二戰中死人最多損失最大,勝得也很慘!中日戰爭其實1931年「九一八事變」就開始了,以後打打停停,至1937年「七七事變」演成全面戰爭。

中日雙方最高統帥部對於戰爭的戰略目標,是否進行全面戰爭,內部一直都有激烈爭論,演成全面戰爭有一個過程。其間蔣介石國民政府委屈求全,「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盡量想將戰爭延後。

最希望中日全面大打的是蘇聯,以求火中取栗;日本則一直舉棋不定,政局也一度不穩。日本當時有些頭腦清醒的政治家並不主張日中全面開戰,如孫中山的朋友首相犬養毅,海軍部放眼大東亞太平洋也不主張擴大侵略中國,但陸軍一小撮狂熱的軍國主義者,竟發動政變,刺殺首相犬養毅及海軍大臣,最後綁架日本政府全面侵華,陷入不可自拔的戰爭泥潭。

日本軍國主義者為什麼敢於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呢?那是因為他們把中國看成了唾手可得的「唐僧肉」。當時,中國不僅國力虛弱,是東亞病夫,而且內部分裂不統一,沒有一個能統一指揮全國調動各方資源的權力​​中樞,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並沒有什麼合法性和足夠的權威。

「九一八 事變」日本以很少的兵力鑽空隙,在極短的時間內拿下整個東北,建立偽滿洲國,一些軍閥認為拿下整個中國也可以像佔領東北那樣輕而易舉,所以敢於輕啟戰端。但直到1939年9月1日德國進攻波蘭,引發世界大戰,中國從1931年局部抗戰到1937年全面抗戰,均無力也沒有影響世界格局,中國抗日與衣索比亞抵抗義大利侵略一樣,還談不上是二戰開始。

圖片來源:wikipedia

淞滬會戰中遭日軍轟炸的上海南火車站。圖片來源:wikipedia

二、蔣方震為國民政府謀劃抗日國防論並預見最後勝利

由於黨派偏見意識形態干擾,抗戰歷史至今仍有很多盲點和被歪曲的篇章。 九一八事變後,面對日本步步緊逼的侵略,中國該如何應對?打仗要死人流血,不是兒戲,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戰爭關係國家存亡,需要謀劃準備,越是要打就越要鎮定,要從長計議,以求立於不敗。長期以來,蔣介石國民黨一直被共產黨扣著「賣國賊」帽子,從1935年「一二九運動」至今一直罵個不停,但台灣國民黨方面卻截然相反,事實到底如何呢?是不是高喊救亡高喊打回老家去就愛國,未戰廟算從容應對就是賣國投降呢?

「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打仗既是生死存亡之事,不問敵我實力、不能知己知彼、不講究戰略戰術、不研究如何打法,等於送死;高喊口號衝鋒陷陣雖可敬仰,卻不能挽救危亡。

抗日必須全國一盤棋,需要最高統帥部全面籌劃。現在我們可以負責任地訴說,當年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並非無所作為消極應付,更沒有屈膝投降,而是一直在謀劃抵抗方略,上兵伐謀作積極應戰準備。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當時中國第一流的軍事戰略家蔣方震,受蔣介石委託,對抗日應對之策及前景,進行了全方位研究。蔣方震是五四國士,「憲法研究會」新派大知識分子,其最親近的人是梁啟超、徐志摩、胡適。

他早年留學日本學軍事,畢業時曾以成績第一勇奪天皇佩劍,拔得士官學校頭籌。 1912年應袁世凱之邀,出任民國首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培養出白崇禧等一批將才,後曾任北洋軍閥吳佩孚、孫傳芳高參,1927年策動學生唐生智「東征討蔣」,曾坐牢被國民黨監禁。

蔣方震並非蔣介石親信,也非國民黨人,政治上屬北洋「研究系」,但他以高度的愛國熱情和責任,盡棄前嫌為國謀劃,成為蔣介石的抗日戰略高參,對當時世界大勢和中日國情戰力,作了深思熟慮全方位的研究分析。

蔣方震對日本的虛實弱點十分清楚,曾留學日本多年還娶了日本老婆,對中國的潛力優勢更是瞭如指掌,幾年來他發表了一系列克敵制勝的研究報告和文章,對中國人如何應對日本侵略,極具指導意義。 1937年初蔣方震出版《國防論》,在扉頁上他深情地寫道:「萬語千言,只是告訴大家一句話,中國是有辦法的!」

圖片來源:wikipedia

1940年日軍佔領區。圖片來源:wikipedia

當時日本是已武裝到牙齒的現代化工業強國,中國則一盤散沙是落後柔弱的農業國,雙方實力對比懸殊,硬碰硬中國戰力肯定吃不消。但中國自古以來就不乏謀略智慧,熟讀《孫子兵法》又出國留學現代軍事戰略理論的蔣方震,更懂得以柔克剛,以弱勝強的秘訣。

中國能不能打敗日本呢?能!世界一流軍事戰略家蔣方震胸有成竹地告誡國人:「感謝我們的祖先,中國有地大與人眾的兩個優越條件,不戰則已,戰即不能不動用拖的哲學,拖到東西戰爭合流,我們轉弱為強,把敵人拖垮而後矣」。這就是中國轉弱為強的「國防論」!

蔣方震提出「拖」的方略,將日本「拖到東西戰爭合流」,即拖到世界大戰爆發,以「把敵人拖垮!」可以說他早在抗戰尚未全面爆發之前,就已天才地預示了結局,看到了二戰勝利曙光。只要中國能拖住日本,堅持抗戰不倒,讓美、蘇登場收拾日本軍國主義,中國雖無力斃敵決勝,但只要能挺​​到最後,就能分享勝利果實。

而蔣介石國民政府,正是按照蔣方震的方略,拖住日本讓其爬不出泥潭,以其無比堅軔的毅力,克服難以想像的困難,付出巨大犧牲,堅​​持八年抗戰,「熬」到了最後勝利。中國人能熬到勝利,也的確是不容易!

蔣方震是國民政府抗日戰略的總設計師,其所著《國防論》乃整個二戰中國軍的戰略指導。《國防論》的主旨就是「拖」死日本,具體方略有三:第一,中國地大人眾,農業國雖鬆​​散,卻各地都可自給自足,沒有要害可抓,即使沿海大城市丟了仍能堅守。

故對日不懼其鯨吞,乃畏蠶食,一旦對日作戰,就要實施全面抗戰,化日軍後方為前方,使其無暇消化佔領區,無法利用佔領區資源提高戰力;第二,主動出擊上海日軍,迫日軍進攻路線從東北-華北-華中-華南​​由北而南,改為沿長江而上的東西路線,不讓日軍機械化部隊沿京漢鐵路南下包抄國府,以保證國民政府且戰且退由南京退守武漢直至重慶,充分利用沿江湖沼山嶺之地利,抵消日軍兵器訓練之優勢,組織一系列戰役消耗日軍戰力。

第三,以空間換時間,積小胜為大勝,行持久之戰,「勝也罷,負也罷,就是不要和它講和」。以長年累月持久抗戰消耗拖垮日本。具體戰法為將日軍拖入中國地理第二棱線,在湘西山嶺地帶形成對峙,以患為利,形成長期戰場相持拉鋸,讓日軍進不得進,退不能退,「鈍兵挫銳,屈力殫貨,則諸侯乘其弊而起」,我以持久待變,最終讓盟軍來收拾日本,得以笑到最後。

圖片來源:wikipedia

1931年9月18日,日軍佔領中國瀋陽。圖片來源:wikipedia

蔣方震的《國防論》飽含中華兵略智慧,先計後戰,立於不敗,是弱國對付強國的戰略,也是蔣介石國民政府的全面抗戰策略。兵家言勝的最高境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要以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勝利,所以不講死打硬拼蠻鬥,不到最後犧牲關頭決不輕言戰爭,要知己知彼,韜光養晦,以虞待不虞,謀而後動,以求未戰先勝,勝於易勝。

所謂「曲線救國」,正是孫子所云「以迂為直」,林彪說得更直白:「不起弓弦走弓背」,因為日中綜合國力強弱懸殊,走直線硬碰硬對中國不利,所以救國要走曲線,以柔弱克剛強,以謀略求勝算,所謂「以正合,以奇勝」是也。

「攘外必先安內」「遊而不擊」「自存自固」等,其實也都包含兵家智慧,不是投降!中國政府既確立抗日持久戰略,以退為進,解患為利,開戰之前實已立於不敗之地。「故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國軍雖在具體戰役上丟城失地連連失利,但在總體戰略上日軍敗局早已註定。

「七七事變」後日軍並未先聲奪人,沒有沿京漢鐵路快速南下,包抄截斷國民政府西遷重慶的退路,速戰速決,反而被國軍牽著牛鼻,自東向西進至兩湖山地沼澤,隨即陷入泥潭不能自拔,直到戰敗。從兵略上講,日軍即是敗之於蔣方震陷阱。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孫珞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