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示威者大戰Twitter機械人

墨西哥示威者大戰Twitter機械人
Photo Credit: Libertinus, CC BY S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家Erin Gallagher去年底用標籤「#RompeElMiedo」發佈警察位置的訊息,但遭到Twitter機械人的垃圾訊息淹沒,令其他示威者更難找到地圖。

去年墨西哥伊瓜拉市(Iguala)43名學生前往抗議途中被殺,引發國內多次大型示威。但有記者及博客發現,墨西哥示威者的訊息往往迅速被無意義的內容淹沒,懷疑是親政府勢力利用Twitter機械人程式,意圖阻撓示威消息傳播。

Revolution News記者及藝術家Erin Gallagher搜尋其中一個示威者使用的Twitter標籤「#YaMeCanse」時發現,很多訊息都包括這個標籤,卻沒有其他內容。發出這些訊息的帳戶,看起來也是典型的垃圾訊息機械人,一些明顯特徵包括沒有追蹤者、內容重覆等。這使示威者難以使用同樣標籤去分享資訊,從而把這個標籤從熱門話題中拉下來。

Gallagher及博客Alberto Escorcia指這些機械人緊隨示威者,由一個標籤到另一個標籤,皆以同一手法對付。這使過去幾個月來,不少對話都被垃圾訊息淹蓋。他們亦發現,類似的機械人會建立其他標籤、散播反示威訊息,甚至對個別行動者發出死亡恐嚇。

假用戶混淆視聽

早於2012年,Escorcia已見證這類Twitter機械人崛起。時值總統大選,不少假帳戶支持現任總統培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但直到43名學生遇害後,Twitter機械人變得更為活躍。

利用社交網絡視覺化工具,Escorcia找出辨認機械人的方法︰真正的用戶會比機械人與其他用戶有更多連繫。於是他能夠鑑定不少機械人破壞示威者通訊的個案。

微軟公司的社交運算研究員Andres Monroy,同樣發現不少Twitter機械人的個案。不過主要是傳統的垃圾訊息提供者,內容多數是商業廣告而非政治宣傳。他指出,這些機械人對熱門話題的影響其實難以量化,不論示威者或是親政府都花太多心力去爭奪流行的標籤。

即使如此,Monroy確認有Twitter機械人帶有政治目的,而且對行動者及組織者有實質影響。例如Gallagher報導,去年底用標籤「#RompeElMiedo」發佈警察位置的訊息,保障示威者、記者以及旁人免於警察暴力。其中一名示威者貼上地圖標明警察所在位置,但遭到Twitter機械人的垃圾訊息淹沒,令其他示威者更難找到地圖,增加被警察毆打甚至入獄的風險。

示威者如何反擊?

懸而未決的問題是︰這些Twitter機械人由誰操縱?機械人被示威者稱為Peñabots,名稱暗示跟總統Peña Nieto有關。Escorcia承認,目前未有證據證明一切跟政府或總統有關,然而Gallagher指出,Twitter機械人的目標明確針對反政府示威者。

墨西哥總統府方面未有回應。Twitter公司的回應則非常官腔︰「我們會檢視所有被檢舉的內容,禁止違反守規的訊息,包括不法使用、欺凌及暴力威嚇」。

既然如此,Escorcia想出一套方法去對付Twitter機械人。他建議示威者應張貼最新內容,而非重覆口號,因為Twitter的演算法傾向提高新訊息的能見度。最重要的是,示威者需要跟其他Twitter用戶建立真正聯繫,例如多互動,讓Twitter的演算法知道他們不是機械人。

他說︰「假如你建立了強大的網絡,就能夠打倒機械人,那怕它們數量眾多。」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