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伯為什麼無法放棄過去的日本認同?這次他的言論錯了嗎?

阿輝伯為什麼無法放棄過去的日本認同?這次他的言論錯了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天在那邊「蛆蛆」「吱吱」的攻訐對方的認同觀念,根本無助於改變現狀;你可以不同意彼此的觀點,但你必須尊重彼此的存在事實。

文:葉耀元(加州大學政治學講師)

歷史自古自今,都只有勝利者才有說話的權力。所以當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把台灣歸還給該時的中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之後,所謂的「台灣島民的日本認同意識」也就理當一併的消失不復存。這就是最近很夯的爭論議題: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所謂的「抗戰不實論」。

簡言之,台灣在二戰時期屬於日本的殖民地,所以台灣並不是與該時的中華民國一起抗戰,[1] 而是與當時的日本政府一起對抗中華民國。是此,當我們的歷史教育在強調中華民國對日抗戰的時候,其實有非常多的台灣人並沒有在「對日抗戰」,而是在「抗中」。[2] 這一個話題之所以會興起這麼大的輿論漣漪,最主要的原因,是這樣的國族認同議題在在的牽扯到台灣政治與社會的中央神經。

一個錯亂的時代

在進一步談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希望讀者先設身處地的思考一下。假設你是在日本殖民統治的同化政策之後開始接受教育(大約從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開始),你可能會碰到下列情形:

一、我家裡的人都講閩南話或原住民語(或是其他方言),但學校的老師規定我要講日語,學日語,告訴我要效忠日本政府(同化時期成長的台灣人);

二、我的父母曾經受過日本教育,我在家裡有時也是跟父母透過日語交談,學校的老師告訴我們我們是日本人,要效忠日本天皇(皇民化時期成長的台灣人)。

然後,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這些因為受到日本教育而會說日語的人,被中華民國政府禁止使用日語,同時也不可以使用他們自己原先的語言(閩南、客語、原住民語等等),要使用所謂的國語(也就是北京話)。然後,這些受過日本教育的台灣人的後代,則開始運用國語,學習所謂的「中國」歷史與地理。這些東西當然對那些接受日本教育的台灣人有極大的衝擊。

試想這種狀況,這位日本殖民時同化政策之後開始接受教育的人會遇到的:

  1. 我的父母告訴我,我們家是從福建或廣東的某一個地方來的(這跟所謂的中國人不大一樣,這是一種依據語言與居住地所得來的民族認同,詳情請看後文);
  2. 我的學校老師告訴我,我們不是中國人,是日本人;
  3. 我的子孫在學校裡接受正統的大中國教育,然後學校的老師告訴他們,他們是中國人;
  4. 你的生活周遭出現了一批不一樣的移民(外省人),他們來自中國各地,一樣說著不同的方言,但都告訴你:日本人有多麼可惡……
  5. 最後,即便你明明知道現在真正的中國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華民國,但如果你認同了這件事,你就會遭殃。

假設你生處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你會不會覺得有點精神錯亂,不知所措?這樣錯綜複雜的歷史環境,正是這些在日本教育長大的老伯伯、老太太,所經歷過的歷史;而好巧不巧,我們的前總統李伯伯正好也搭上了這班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受過日本教育的台灣人,很自然地會發展出日本認同。這就跟你會記得國民政府光復台灣之後的經濟改革,如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政策一樣。這是一種透過教育體制將意識形態或是對政權態度給內化的一個過程。每天都跟你說你是日本人,你是日本人;或每一天都跟你說中華民國的首都在南京,中華民國的首都在南京。久而久之,你就會將這樣的觀念內化,而將之信以為真(無論乎其真偽)。

所以這不是一句「你怎麼會認同一個殖民政府」這樣簡單的話語就可以改變的事實,那大家怎麼不問問那些加入大英國協的「前」英國殖民地國家,為什麼要繼續擁戴英國女皇呢?然而,就像我之前所說的,因為日本是戰敗國,所以當國民政府回收台灣之後,他們認為在台灣島內的台灣人理當要放棄這樣一個政治不正確的認同,而回歸祖國(中國)的懷抱。

那為什麼還會有像李伯伯這樣的人出現呢?請記住,李伯伯並不是全島唯一,還有為數不少的台灣人抱持著跟李伯伯一樣的觀念喔!

為什麼不想當中國人而要當日本人(或台灣人)?

在理解台灣人錯綜複雜的歷史環境之後,我想大部分的讀者可以體會到,這樣的認同是有其存在的理由。但大部分人可能不能理解的,則是為什麼這些人沒有辦法放棄過去的日本認同,而將其轉變成為對中國的認同呢?這主要有兩個理由,請讓我慢慢道出。

第一個理由,是國民黨政府的對台應變措施以及新舊移民的衝突。舉凡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以及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等等的措施,都加深了台灣人對於從對岸過來接收自己的國民黨政府的質疑與仇恨。省籍對立情結以及資源分配不公的現象比比皆是;尤其在政治資源上,萬年國代與立委將台灣人隔離在政治決策圈之外。

是此,這些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人,只看到了一個跟過去日本殖民政府沒有兩樣的威權政府,有時候甚至過之而不及。在這樣的政治社會條件之下,台灣人為什麼要去改變自己原先的認同?

(閃靈樂團〈暮沉武德殿(民謠版)〉MV。歌曲描述二戰後從日本的南洋戰場歸來的台灣人,卻在回到台灣後,葬送在國民黨一連串的白色恐怖屠殺之中。)

第二個理由,也是筆者認為主要的理由,是民族認同與國族認同之間不可抹滅的差異。這聽起來好像很複雜,且待我緩緩道來。早期移民到台灣的閩客漳泉,很多都是因為中國沿海的資源不夠,所以必須為了生存而往海外移民(馬來西亞與印尼華僑也大多如此)。在清朝的時候,所謂的「國家」其實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因為清朝時期的中國並不是一個現代國家。

簡單來說,這就是所謂的「天高皇帝遠」,政府除了收稅的時候以外,並不會過度干涉一般百姓的平日生活;大多數的地方依賴農業經濟,並沒有多餘的生產剩餘價值,這是一個能餵飽自己就要滿足的社會。所以對這些早期的移民來說,他會知道自己的祖籍在哪(如泉州或漳州之類),他會對自己過去的所在地有強烈的地緣性的認同(這也跟清領台灣早期的移民械鬥有極大的關係),但他對於「中國」這一個國家則不會有太顯著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