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兼任助理納保是遲來的正義?從頭剖析兼任助理的納保爭議

大學兼任助理納保是遲來的正義?從頭剖析兼任助理的納保爭議
Photo Credit:台灣大學工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生所爭取的兼任助理勞健保,他們認為是以勞動力換取津貼時該有的保障,但校方們似乎不這樣想......勞動部勞動關係司長王厚偉表示,大學校園本來就應以學習為主要功能,但學校若與學生產生雇傭關係,就應遵守勞動法令。

整理:劉祥裕

大學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運動,於2013年甚至更,已陸續開展,自2013年11月各大學勞動權益組織向勞動部檢舉、到行政法院認定兼任助理為勞工,學權團體透過檢舉個案的積累,讓大學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爭議逐漸增溫。今年六月,勞動部遂頒訂「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以期待解決此項爭議。

兼任助理之勞動權,在爭取什麼?

過去,大學系辦或院辦的工讀生、研究中心的兼任助理、大學課堂上的教學助理、研究計劃的研究助理,這些付出勞心勞力的學生,因為其與學校間的關係往往被認為是教學相長的教育關係,而非僱傭關係,所以並沒有勞健保的保障。

然而當意外不幸發生時,這群有提供勞務之實的兼任助理,他們的權利保障頓時真空。從1997年起,全台大專院校實驗室意外就有34起,其中學生死亡3件、研究助理受傷10件、輻射外洩1件。此外,超時工時、無預警欠薪等情況發生時,兼任助理也時常求助無門。

因此,這場運動希望喚起正視學生在教育場域付出勞力勞心時的保障,學生在校外的速食餐廳工讀皆有勞基法的保障,在學校機構內提供勞動力反而卻沒有呢?

勞動部的指導原則跟教育部的處理原則

根據臺大工會秘書林凱衡的投書指出,勞動部所頒定的指導原則中,列出兩大原則-「人格從屬」與「經濟從屬」-來判定學校與兼任助理間是否具僱傭關係,此意味著勞動部並非通盤認為所有的兼任助理都與學校成立僱傭關係,而須以個案綜合判斷。其中,人格從屬指的是有指揮監督關係,經濟從屬則是有勞務對價關係。

(延伸閱讀:勞動部:學生兼任助理是勞工,校方須為其投保

然而,教育部頒訂的處理原則,進一步藉由區分類型解套,其將助理二分成「勞動型」與「教學型」,處理原則中特別指出教學型的範疇,凡課程學習或服務學習等以學習為主要目的及範疇之兼任研究助理及教學助理等,其與學校間非具僱傭關係,因而不適用勞基法之保障、無須納保。

不過這樣的分法並沒有解決爭議,林凱衡認為此反而開了讓學校迴避的後門。如此一來,學校便容易將兼任助理歸類至教學型,進而迴避勞雇關係下應有的權利保障,然而這正是過去被批為血汗、做黑工的情況。

勞動部頒訂之「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全文

教育部頒訂之「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全文

各大學校方如何因應?

在勞動部及教育部各頒布原則之後,教育部也發函要求各大專校院須在開學前訂定全校性規範,將兼任助理區分「學習關係」和「僱傭關係」;若為後者,則校方需與學生簽訂勞動契約,同時需納勞健保。因此,接著來看大學高層怎麼看待這一系列的勞權事件以及校方如何回應。

一、政大:兼任助理納保,停聘工讀生

前些日子,政大周行一校長的一封信引起軒然大波,校長向學生喊話表示:「我期待有一天,如果同學們願意,即使沒有實質的金錢收入,但大家仍願意爭取主動為學校服務,因為財富真的不只是金錢而已。」此舉,乃是校方對於助理納保所受衝擊的對外呼籲。

政治大學主任秘書寇健文表示,光是兼任助理納勞健保,每年就要增加約新台幣2億元的支出,而政大每年約有4000人次的工讀生,如果全部納勞健保,每年將增加1億2000萬元的經費支出,政大難以負擔。因此政大未來不再聘任工讀生,以解決額外可能支出的勞健保費用,但會讓兼任助理全面納勞健保。不過,首當其衝的是,因為人力之減少,校方開始縮短營業時間或調整服務,比如政大圖書館地下室的閱讀區取消24小時開放。

二、台師大:提出師徒制

六月底,台師大校方以一紙公文暫緩下學期的兼任助理之申請。八月中旬,校方改提出師徒制,希望透過師徒制的設計,提供學生教學實作機會,並藉由一連串的階段規畫,避免學生從事與教學實務無關的行政庶務;另外亦端出「研究獎助金」,讓以學習為目標的學生兼任助理,進行論文研討、實驗研究、田野調查等過程,經評核後,由計畫補助經費給予研究獎助金。

師大主秘林安邦受訪表示,研究助理領有國科會計畫,屬勞雇型納保,但教學助理事關學生和教師的師生互動關係,應該回歸師生間學習關係,否則勞雇型助理改變傳統師生關係,老師變得像老闆,學生也是輸家。

三、台大:教學助理與工讀生人數會減少一、二成

「學校不是職場,政府欺負大學」,台大教務長莊榮輝批評,大學兼任助理納保制度將「整死」大學,日前台大遭勞動檢查開罰四萬元,將提訴願。

至於校方的因應方式,根據台大主秘林達德指出,該校研究助理會雙軌並進,只要認定為勞雇型,勞健保費用由研究計畫經費支應;教學助理與工讀生人數會減少一成二至二成五,也會希望增加工作強度,如只兼任一堂課的教學助理,新學期會多兼一、兩堂課,以降低聘雇員額,避免要增加身障員工。此外,連兩三天活動聘臨時工讀生也要納保的話,今天加保、後天退保,台大人事處因此增聘四個人來處理校園勞雇關係業務。

四、成大:分「學習型」和「勞務型」

報導指出,成大的做法是將學生助理分成「學習型」和「勞務型」兩類,由師生自行討論選哪一類簽訂合約,成大教務長賴明德說,如果選擇勞務型,學生跟教授做的研究日後發表論文時不能掛名。成大副校長黃正弘認為,學生若從大一就擔任兼任助理,直到博士班至少十年,都可累積年資,未來提早退休,很不合理,學生在學校就是學習,教授指揮學生的同時,也能從中學習,萬一勞保年金破產,大家都倒楣。

勞動部的回應與高教工會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