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正視警校的「電人文化」,我們就永遠別想改善警察的工作條件

若不正視警校的「電人文化」,我們就永遠別想改善警察的工作條件
Photo Credit: VO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的人認為實習班長這樣電學弟沒什麼,多年來都是這樣過的,殊不知這正是警專/界文化問題所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蕭農瑀(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成員)

近日警專新生懇親會中,一名新生和女友在校園內牽手,實習班長以違反校規為由,命令該學員伏地挺身、高舉雙手罰站、深蹲走教室等,十六分鐘後新生因換氣過度昏迷送醫,幸無大礙。

事後實習班長被懲處,有人為實習班長抱不平,認為這是訓練而非體罰,且「電人」是警專的常態,更是淘汰不適任學員的手段;但是,也有人認為實習班長不該動用私刑,應依法行政,且質疑電人的有效性。因此,我們想在這邊釐清幾個問題:

班長執行「操練體能」或「體罰」有正當性嗎?

依照現行「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學(員)生獎懲規則」,如有「男、女同學於校區內發生勾肩、摟抱或有其他不宜舉動及言語者,尚未達性騷擾程度」情形,學校將予以申誡。

先不論這條校規是否合理,若以本次牽手狀況來說,按照規定應記申誡懲處,不該由實習班長私下進行「操練體能」或是「體罰」。更進一步,如果我們期望警察執行公權力「依法行政」,就更不能容許私下執行的行為,按照校規處置應是最低標準。再者,若我們認為牽手記申誡這個規定很瞎,應該要做的是設法改變這項規定,而不是覺得懲罰違反規定的人很合理。

這是「操練體能」還是「體罰」?

有的人認為本次事件是實習班長對新生「操練體能」,而非「體罰」,我們必須先釐清這兩者的差別,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討論。「操練體能」常見的方式是經過長時間持續、漸進式的訓練,增強一個人的體能。一個人可以從跑操場兩圈就快昏倒,進步到100分鐘跑完半馬,或從不會柔道到黑帶,通常是訓練性質、沒有懲罰意味。

而「體罰」是在當事人違反某種規定的時候,有權力的人命令當事人從事某種行為,引起受罰者身體上的痛楚,具有懲罰性質,通常還伴隨著言語凌辱引起的心理痛苦。若從這個定義來看,當事人很明顯是受到「體罰」,而非單純的操練體能。

班長這樣電人,是要讓我們畢業後能夠應付各種狀況?

我們確定「操練體能」能夠讓警察有更好的體力來應付勤務,並不需要透過「體罰」中的體能操練來學習。另一種支持被電的常見說法是:被學長言語凌辱,是為了讓你以後值勤能夠應付刁民。但是,與民眾溝通的技巧,並不必然要用懲罰的方式來學習,而根據現職員警的說法,警察是在一次次與民眾面對中慢慢摸索出溝通技巧,警專時期被電並沒有實質幫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當年也是被這樣電過來的,為什麼你不行?

警專新生通常在8月時進入學校,進行為期3週的預備教育,傳統上利用電人的方式淘汰部分學員,訓練服從性和團體紀律。例如本次的違反校規牽手、答數聲太小,內務沒有整理好、不聽話,都可能成為被電的理由,並採連坐法懲罰其他學員。

常有人說:「我當年也是被這樣電過來的,為什麼你不行?」我們必須時時檢視每一項規定或行為的合理性與必要性,並不會因為以前的人這麼做,就代表現在這麼做是合理的。有的人認為實習班長這樣電學弟沒什麼,多年來都是這樣過的,殊不知這正是警專/界文化問題所在。

為了在兩年內把你訓練成一個服從的人,警專教育會不斷的給予各種命令、叫你服從,不服從就被電。而你從一開始質疑命令、被電、被電到怕,到後來不想質疑也懶得質疑,或甚至變成學長開始電人…。發現了嗎?警專要把你變成一個服從的人,以後才好使喚,各種勤務都叫你去執行,而你也不會質疑勤務的合理性。

現職員警每天面對不合理的績效、繁雜業務、畸形班表,早已睡眠不足、沒時間與家人相處,全身是病、嚴重過勞,三不五時還傳出警察中風猝死的新聞。沒有一個現職員警覺得這樣的工作要求與制度是合理的,也因此,許多現職員警早就看破警專服從教育的手腳,認為警專教育中的體罰或電人根本沒有必要。

體罰電人,不僅對未來的勤務沒有實質幫助,更要讓你變成一個不會反抗的機器人,面對不合理勤務、命令時噤聲,這個體制就不需要花費心力做出任何改變。

預備教育真能訓練出好警察嗎?

如果是要考量「體能」,在警專課程內已有各種警技訓練及標準,不需透過預備教育電人。如果是要淘汰「不服從」的人,或許這正是淘汰了提出質疑、想要改善問題的人。警專、警界有許多不合理的規定,這兩年出現了「靠北警察」、「靠北警專」、以及組工會的聲音,不就是因為大家覺得規定很扯、想要改善嗎?

如果你覺得現行體制有問題,所以選擇在「靠北警察」發文靠北,卻又靠北警專生不遵守規定被體罰很合理,這兩件事情顯然是矛盾的。而在這套淘汰機制下,警界內還不時有欺壓基層員警的傳聞,更讓人懷疑這個淘汰機制的合理性與有效性。

無論你是警專生、警察、或是民眾,請正視這樣的體罰、電人文化絕對是有問題的。警專、警界內不合理的規定與懲處層出不窮,而警察掌握執法的公權力,守法應是基本原則。該是時候該去檢討警專的校規是否合憲、符合法律,以及很多潛規則如體罰電人是否合理、是否有效。民主社會中的「法治精神」既然如此重要,那就應該從警察開始以身作則。

本文由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提供

協會簡介:

在去年411包圍中正一分局事件落幕後,多位有志於從警察勞動現場著眼、改善警民關係的基層員警與民眾組成了「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原「警察工會推動會」,簡稱警工推),以改善警察勞動權益、促成基層員警團結組織為目標,主張「工時要合理、班表要人性、業務要專責、績效要改革」。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