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帕契觀光團不起訴別怪罪檢察官,問題其實出在國防部

阿帕契觀光團不起訴別怪罪檢察官,問題其實出在國防部
Photo Credit:UK Ministry of Defence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國防部的問題就在於,立法院制定的法律賦予國防部可以用行政命令公告什麼是要塞堡壘的權力,但國防部卻沒有去落實執行,那這個是國防部的怠惰所造成的問題。

一男一女看起來像是情侶,整個下午都在咖啡廳喝下午茶。

「你有看到李倩蓉不起訴的新聞嗎?」K男說。

「有啊,我真的覺得很扯耶!居然不起訴!」Y女瞪大了眼睛。

「我一開始看也是這種感覺,也覺得超生氣的,但看了越多討論,我真的覺得台灣很多事情都是被行政單位給玩爛的。

「行政單位玩爛的?我不太懂你的意思?」Y女疑惑的看著K男。

「PTT上我看到有一篇分析,覺得滿有道理的,但也覺得好悲哀。」K男用平板連上了PTT,翻找了文章之後拿給Y女看。

「恩…所以今天李倩蓉不被起訴的癥結點,是因為國防部沒有正式公告601旅是要塞堡壘,所以檢察官也就不能依照『違反要塞堡壘地帶法』去起訴他?」Y女看完後問道

「是的。今天檢察官要起訴人,都一定必須要於法有據,倩蓉是一般人,所以他不會受到軍隊規定的約束。監察院只能針對公務人員做彈劾,所以當然也不能彈劾她,因此如果他的行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就只剩下『要塞堡壘地帶法』可以處罰他。

『要塞堡壘地帶法』內第4、5條有提到,如果不是國防部有特別命令,或是要塞司令的許可,是不能攝影關於軍事上的偵察事項。李倩蓉他攝影了,所以理論上可以拿這條來起訴。

但是呢,『要塞堡壘地帶法』第18條卻又寫到適用這個法條的要塞、堡壘,交由國防部以行政命令來訂定與公告。而國防部的行政命令中,卻沒有公告過601旅是要塞堡壘。就是因為這樣,檢察官也就無法以『要塞堡壘地帶法』起訴李倩蓉。」

「…看完心情好複雜喔。」Y女小聲說道。

「這件事情大家再怎麼生氣,但這個檢察官不因為民怨,就下了一個符合民怨的決定。而是堅持依照現有的法律,符合法治的精神給予不起訴,卻應該是要被鼓勵的。」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Flickr CC BY 2.0

K男喝了一口花茶後又繼續說道。

「但相對來說,問題的真正癥結點,是在國防部的怠惰。明明『要塞堡壘地帶法』裡面明文寫到『適用本法之要塞、堡壘,由國防部以命令定之』,國防部卻沒有把應該要公告為要塞堡壘的地方做正式的公告。但我們往往看到新聞說檢察官不起訴,就會開始罵檢察官,而看不到真正的問題所在。

「確實,如果檢察官起不起訴一個人,如果只看民怨,卻不顧法律,那其實就跟獨裁沒什麼不同了。那以『要塞堡壘地帶法』來說,難道就不能把什麼是要塞堡壘直接寫清楚嗎?」

「簡單來說,透過立法流程制定的法律,需要的時間是比較長的。而修法通常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制定好,但實務上行政單位要面對的卻是隨時可能出現的變化,所以以食安為例子,像食品上要怎麼做營養標示,這個部份的規範就屬於法規命令,也就是衛福部制定好法規命令後送到立法院備查公告,就可以執行。因此給予行政單位一定的行政裁量權,是在政治運作實務上無法避免的。」

K男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

「而國防部的問題就在於,立法院制定的法律賦予國防部可以用行政命令公告什麼是要塞堡壘的權力,但國防部卻沒有去落實執行,那這個是國防部的怠惰所造成的問題。所以為什麼我一開始才會說,台灣有很多問題,都是被行政單位玩爛了,就是這個原因。」

「仔細想想,如果對政治的運作方式不瞭解,就會有這種究責搞錯對象的事情發生啊!」Y女若有所思。

「是啊,回想以前我們的公民教育,其實說穿了也都是死背應付考試,根本沒有真的培養公民思考的能力。像明年立法委員選舉,也許我們不可能一直注意政治,但利用這個時間點去多了解一點立法院的運作方式也不是壞事;像最近我有看到一個介紹立法院的影片,就很值得看看。」

「好呀,你再把影片連結給我吧!」

相關新聞: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