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卡風波:追求「女神」封號的女孩們,是妳們自己交出了審判的權柄

悠遊卡風波:追求「女神」封號的女孩們,是妳們自己交出了審判的權柄
Photo Credit: Dick Thomas Johnso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8禁的AV女優進不了普級,髒話裸模上不了講堂,不是因為這些人沒有做這些事的權利,而是因為她們挑戰了維繫體制的權力(威)結構。

最近兩則女性新聞在網友間瘋傳,一則是前AV女優的名人悠遊卡惹議,一則是裸拍女模被取消教職引起論戰。到底是妨害風俗還是反對者對女性不尊重?這樣的爭議並不少見,總是每隔一陣子會出現一次,我們不妨來理解一下這背後的性別脈絡。

在父權體制下,男女對性別的認知,大約建立在以男性為主體的認識下,藉由將女性他者化、客體化的過程,確保男性自身的存在價值與優越性。女性被視為一種想像的投射,神秘、誘人、不理性,做為欲望的載體而非同等物種來認識。因此女人一直被定位為次等的、「可擁有的」或「難懂的」(不必深入理解的他者)。

不過,男性並沒有因為把女性他者化而對自身有更多的凝視。「男人」這個身分必須經由同性的認可來證明:女人無法肯定一個男人的社會價值,男人的社會價值取決於同類的認同,而這個認同包括以「擁有一個女人」為方法,或者其他能被認定為同伴的行為,比如恐同(共同排斥「不夠男性的對象」)來證明自己是個男人。

這個部分暫時不贅述,我們只要認知到,男體與女體在現有脈絡下的社會定位,本就並非等同。女人是一種相對以性別「物件」的角色作陪襯的存在,內化了這種價值觀,深信臉蛋、身材還有「受男人歡迎」等表面且符號化、客體化的身體,代表了「女人」的價值者,也不在少數。

女人的性別符碼遠比男性多得多,比如長髮、紅唇、高跟鞋、迷你裙、事業線、長腿、美臀﹍等。這些性別符碼,都被與男性的欲望連結,這是為什麼男人意識到女人性魅力的機會,比女人意識到男人性魅力的機會多得多,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對這些身體物件跟欲望的連結訓練就一直在進行著。

而女人被以性來意識到(而非相對個體)的時候非常多,就連女人自己有時候(或經常)也覺得,是藉由男人的「性認同」來建立自我概念的。因此AV女優、裸模、自拍妹,其實一定程度地知道自己是在賣弄性別符碼以獲得好處。

迎合父權地把自己身體和臉蛋做為欲望客體,以交易社會性地位或「被關注(讚)」的女孩子們,總在撞到牆的時候再來不解:為何他們用有色眼光看我?我的身體是藝術不是欲望。

這讓我覺得同情。女人經常得用這種服膺父權標誌的方式換取關注,又因為內化這種主(男)客(女)體意識,而自己將性符碼延伸為存在價值、認同感和自信,故意無視這個身體轉譯的過程(當性符碼被展示於大眾面前時,就從「生物身體」過渡到「社會身體」了),其實等同出於自主地被物化,卻又承擔不起它的代價(被輕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裸體自由在父系脈絡下,並不是平權的表現,那是因為對性別認識的初步,兩性就已經不對等了(主/客之分),所以比較是否同樣享有展示身體的權利意義不大。不論是男性藉由貶低、他者化性慾(或者性慾的對象)來維持自己的主體性,或者女性不自覺地內化了這種不平等,以致把自信跟性吸引力做連結,還天真地以為自由展示身體就是一種公平,我認為都只是因為這個不對等的觀念太潛移默化,而人們又不瞭解背後複雜性的緣故,以至於把「平等」想像得太表淺。

很多人只會想到,為什麼男人可以、女人露就不行?這是一種歧視,所以女人如果可以露就是平權,但這只是行為上的平權而已,仍然不能阻擋在兩性觀裡,女體本來就被視為欲望載體的前提。也就是說,只要人們繼續沒自覺男體跟女體在主客和作用上的差異,女人就永遠無法阻擋別人用色情看待她的身體。

尤其那些藉故炫耀性魅力的行為,更只會加重這種不平等,這實在不是有沒有「身體自主權」的問題。現代當然誰都有身體自主權,但是「被解釋權」取決於集體意識,當前的集體意識便是女體被約化為欲望載體,而非男體的對等。

把(男性價值觀的)美麗視為生存之道的女孩們,追求「女神」封號的女孩們,比起瞭解自我更在意流行趨勢和讚數的女孩們,是妳們自己交出了審判的權柄,首先投身這種欲望符碼遊戲的,正是妳們自己。雖然我認為一個人的職業不能代表這個人本身,可惜社會是這樣歸劃、分類個體的,和個人意志無關。所以每個行業都有刻板印象(也等於人們對該行業的期許)。

18禁的AV女優進不了普級,髒話裸模上不了講堂,不是因為這些人沒有做這些事的權利,而是因為她們挑戰了維繫體制的權力(威)結構,賣弄過的女體(=欲望)讓講求健康的地方破了洞。為什麼那些後來發達的女明星無一不高價收購早期的裸露照?因為她們知道不抹去那些自體物化的證明,就沒有辦法在大眾心中從「妓女」過渡到「聖女」的行列,即便她們從來不真的賣身。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