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往後死刑肯定會愈來愈安逸,這對想死的人來說簡直求之不得

北野武:往後死刑肯定會愈來愈安逸,這對想死的人來說簡直求之不得
Photo Credit: Global Panorama@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死刑要成為極刑必須符合一個前提,那就是:「人類最害怕的就是死亡,死亡是人生中最恐怖的事件。」當全世界的人都這麼想,死亡才會成為極刑。 但是現在這個前提已經崩潰,我覺得愈來愈多人根本搞不清楚活著有沒有價值。

文:北野武

聯合國在2007年12月18日的大會上,投票通過要求所有會員國廢除死刑的議案,愈來愈多國家按照這個決議廢除死刑,或者停止執行死刑。根據世界人權組織調查,2009年,全球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國家已經實質廢止死刑,當年度只有十八個國家執行過死刑,就連南韓跟俄羅斯都停止執行死刑,這代表目前先進國家中只有日本跟美國還有死刑,或許很多日本人會感到意外吧!其實近年來日本的死刑執行次數不減反增,受到國外批判,但日本國內倒是不痛不癢,輿論調查也顯示支持死刑的國民佔多數,日本究竟能不能反抗世界潮流,繼續維持死刑制度?

在討論贊成或反對死刑之前,應該先想想死刑的意義會隨著時代而改變,當宅間守(犯下「附屬池田小學」濫殺案,八人死亡,十五人受傷)這樣的人幹出了驚天動地的大案子,死刑的意義就變了。宅間高喊別審他,快點判他死刑就好,所以這件案子沒有上訴,一審死刑定讞。

他只是想找人殺了自己才會幹下那件濫殺案,死刑對這種人來說完全沒有嚇阻效果,甚至可能助長犯罪,因為自己不敢尋死,乾脆找人來殺死自己。

全球人權組織都高喊死刑是殘忍的刑罰,所以有死刑制度的國家也都盡量選擇比較不殘忍的死刑,聽說就連斷頭台,也是法國醫生為了減少死刑犯痛苦所發明出來的器具,它可以瞬間切斷脖子,讓人死得毫無痛苦。

可是現在連斷頭台也成了殘忍無比的刑具,往後死刑肯定會愈來愈安逸,這對想死的人來說簡直求之不得,搞不好在行刑之前還會感謝劊子手說:「歹勢,還讓你們幫這麼多忙。」

有人說死刑不僅可以防堵犯罪,還可以滿足被害人家屬的報復心態,不過如果我是被害人家屬,判一個想死的人死刑絕對不甘心。

現行日本法律的最高刑罰就是死刑,也是國家能判給罪犯的最重刑罰,沒有更重的刑罰,所以死刑可稱為極刑。但是你對自殺炸彈客說要判死刑,真是毫無意義。

死刑要成為極刑必須符合一個前提,那就是:「人類最害怕的就是死亡,死亡是人生中最恐怖的事件。」當全世界的人都這麼想,死亡才會成為極刑。

但是現在這個前提已經崩潰,我覺得愈來愈多人根本搞不清楚活著有沒有價值。

現在愈來愈多人自殺,並不只是因為經濟不景氣,都有人在網路上找人一起殉情,或者找人殺死自己,要把死刑當極刑真是天方夜譚。

有種修行叫做千日回峰(比叡山延曆寺的傳統修行),先窩在山中結界裡整整十二年,然後花七年巡行各山頭,距離之長可比環繞地球一圈,最後連續九天不吃不喝不睡,就只是朗誦真言。簡直腦袋有問題。

我這麼說可能會把延曆寺的和尚氣死,不過與其給死刑犯一個痛快,還不如選擇這種修行當做極刑,應該絕大多數死刑犯會死在半路上,要是真的完成了這項修行,或許這人會洗心革面吧。

連續二十年在鬼門關前修行,就算沒辦法悟道,至少也會激起求生意志,進而了解到自己犯下的罪孽有多重。如果被害人家屬還是不能饒過罪犯,那就讓他們去報仇吧。

沒錢的老人家應該送進看守所

不僅死刑的意義變了,看守所的意義也變了。日本四國有一座高齡專用看守所,幾乎已經成了老人安養院,說什麼罪犯也有人權,有重病要先治病,有慢性病要持續服藥,三餐還要看健康狀況與病況來計算熱量。再加上看守所要求適度運動與勞動,聽說有些早期糖尿病病患進去關過之後就痊癒了,真是摸蛤仔兼洗褲。

但也因為如此,聽說很多老人家刑期結束,出獄又去扒錢包吃霸王餐,打算被抓回去看守所關。

我想也是。先不提那些有家人照顧的老人家,如果一大把年紀了還去犯罪,回歸社會也很難找到工作,想必也拿不到老人年金。光看每天電視新聞報導孤苦老人,就知道他們的生活多沒保障,怎麼看都是進看守所可以活得更久。

現在反而是幹了壞事被抓去關的日本人,會受到比較好的照顧,當日本愈來愈少子化、高齡化,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財務會愈來愈吃緊,所以未來高齡看守所裡面的罪犯,生活會比社會底層的老人家好很多。生活沒有保障的老人家,最後只能吃路邊的野草充飢,餓死街頭,而老年人的保險費會愈來愈高,沒有錢繳國家保險的老人家,看病領藥得全額自費。看來普通老人為了求穩定生活而犯罪的日子不遠了。

日本為了幫助貧苦爸媽所生的小孩,設置了棄嬰箱,怎麼不能做個「棄老箱」呢?我就跟東(前任宮崎縣知事東國原先生)說過,宮崎縣應該成立第一個棄老箱,他叫我不要亂開玩笑,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會真的笑不出來。

你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不過我要告訴你當今日本的無奈現實,那些沒錢又沒力氣當小偷的老人家就只能去當街友,大都會裡滿滿的街友卻被社會視若無睹。看守所裡的罪犯勉強還算是社會的一份子,所以要保護他們,但是被社會淘汰的人就像隱形人,管他們去死。政府官員或許會說:「沒有這種事,只是找不到妥善對策。」可是放任這種狀況惡化下去,當年輕人犯下重案,我們根本沒有立場告訴小孩生命的可貴,我們必須考慮社會上的每一條生命。

不教導死亡,所以不懂生命的意義

聽說有小學生或國中生問學校老師:「為什麼不能殺人?」大人們聽了這件事就怕得尖叫。我是沒有掌握整個過程,不過完整的問題應該是這樣:「我們可以殺豬殺牛,為什麼就是不能殺人?」

青春期小孩問這種問題,我覺得非常合理,應該說這個孩子開始懷疑人為什麼可以毫不在乎地殺害其他動物,真正有問題的,應該是被小孩問了就手忙腳亂的大人,他們的問題就是沒有深入探討生與死。

以前的人類很容易死,小孩生一大堆的原因之一就是死亡率很高,老一輩的人通常都有一、兩個夭折的兄弟姊妹。一發生飢荒,成千上百的人死去,昨天還活蹦亂跳的人,今天可能就因為盲腸炎或流感而死,當時死亡是家常便飯,每個人活著都有死的心理準備。每個人都知道人生苦短,所以不用任何人教,就清楚活著是多麼珍貴。

要先理解死亡才知道生命的可貴,但現代人沒有受到死亡的威脅,當然也就搞不懂活著的意義。

隨著醫學進步,現代人真的很難死,是說再怎麼難死還是會死,總之現代社會乾脆掩飾人會死這件事情,檯面上不要說就好。現代人彷彿相信人可以永生不死,久而久之就把死亡看成不自然的、禁忌的,絕對的壞事。

然後人們以為胡亂對小孩說什麼人命比地球更沉重,就可以教導小孩生命的可貴,結果小孩反而糊塗了。生和死密不可分,不教小孩死亡,小孩自然不懂生命的價值。

某位老師把乳牛與小牛帶來學校,讓小朋友看擠奶的過程,就是要告訴小朋友牛奶怎麼來。老師說了,牛跟人類一樣要生小孩才會有奶,想擠牛奶必須先懷小牛;如果生出來的是母牛,又可以繼續懷孕擠奶,生出來的是公牛就宰殺食用,當天帶去學校的是公牛,遲早有一天會被宰殺。

或許蠢爸媽聽了會生氣抗議,說內容太殘忍,小朋友會嚇到不敢喝牛奶,但是不教這種事情,現代的小孩怎麼能體會生命的珍貴?人類活著就是在奪取其他生物的生命,當然要了解到生存建立在殺戮之上,才會開始思考生與死的意義。讓小孩大口吃著炸雞漢堡,再告訴他生命很珍貴,他根本體會不到。小朋友一眼就可以看穿大人的偽善,他們比我們更了解現代社會把動物生命當商品來消耗,到底有多少大人會擔心這一點?

其實目前不理解生命價值的並非小孩,而是大人,為什麼社會上會出現靠犯罪求死的人?搞不好得想想或許是自己造成的問題,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終究會死,死又是怎麼一回事?

書籍介紹

《超思考》,時報出版

作者:北野武

威尼斯金獅獎大導演北野武,書寫家族散文,也寫演藝生存哲學;而這本書另闢主題,剖析日本社會議題,以超越框架的思考方式,打破成規,直言日本傳統價值觀裡頭最習以為常且不假思索的模糊地帶。文筆犀利卻不失幽默,同時也是認識日本人奇妙的心理與社會風俗的一本書。

超思考-(正封)

北野武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