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或許無法改變被討厭,但你可以像這樣當個「快樂的茄子」

「茄子」或許無法改變被討厭,但你可以像這樣當個「快樂的茄子」
Photo Credit: Takuma Kimura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把自己打成茄子果汁,加了調味料做成魚香茄子,甚至千方百計的把自己偽裝成對方喜歡的食物,以為對方就會接受你。但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怡秀(急公好義的理想主義者,執著的相信,再小的力量,都還是能讓世界變的更美好。曾發起下列活動:莫拉克計畫發起人、台灣緊急救災系統建置計畫發起人、給西非兒童的希望巧克力發起人、洋幫辦公益組組長)

在任何群體中,霸凌和排擠的現象幾乎是無所不在,許多人都會遇到,也造成了內心的創傷,而那些施暴者,卻從來沒體會到自己正在做的一件野蠻而且不文明的事情。

在被排擠和被霸凌的經驗值中,我也可以說是經驗老道的專家了。

總之,可能是因為我的長相、說話的口氣、特立獨行的行事態度、乃至於會像此刻公開說自己的想法,使得自己很容易不小心就成為他人的眼中釘。

三不五時,總是會有人好心的告訴我,OOO說我做了甚麼我沒做過的事情,或是XXX因為我做了甚麼跟他完全無關的事情,而看我不順眼。

因為人總是很愛聽八卦,所以這種不可能去和當事人求證的八卦,總是很容易的散播開來,成為茶餘飯後閒聊碎嘴的話題,有了共同攻擊的對象,反而能增加彼此間的凝聚力。

在比較小的時候,我習慣扮演受害者,只能默默地哭泣,也不知道如何反擊,再大些可能會當面對質,而到了這幾年,面對這些事情的心態又大為不同了。

當人面對被誤解或是惡意抹黑,甚至有各種排擠或霸凌的行為出現時,內心受到的衝擊而傷害,絕對不亞於身體上的病痛和創傷,因為那是對於一個人格和存在的否定,而且有時會嚴重的影響他人生活上和工作上的各種權益。

但是相當大的一部分人卻習慣於這種互相排擠,抱怨,與他人產生敵對的行為當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三不五時,就是以批判他人作為生活的調劑,在這過程中,消磨了身為人的慈悲心和同理心,卻增添了暴戾之氣,以及負面的情緒。

時常我看網路大量「酸民」的各種可以說是泯滅人性的留言和回話方式,不禁感到毛骨悚然,為什麼我們的社會環境會養成及造就這樣的群體,我們又是以甚麼樣的態度在縱容霸凌和排擠他人的行為?

另外一方面,這些年我也在學習著在他人的評價中做自己,不論是正面的評價或負面的評價,都是理解、接受,但卻不需要以他人的評價作為自身的認同。

舉例來說,每個人生活中都會有各種偏好,有喜歡的食物,就有討厭的食物,有喜歡的風格就有討厭的風格。

很多人討厭茄子,看到茄子就皺起眉頭,覺得噁心,連吃都不想吃,但也有很多人喜歡茄子。

假如,你就是那個被很多人討厭的「茄子」呢?

沒有任何原因,別人就是討厭你,看你不順眼,你說話的方式,長的樣子,做事的習慣,他就是極度厭惡,只因為你身來就是個茄子。於是你試著想要改變自己,調整自己,變成他們喜歡的樣子。

你把自己打成茄子果汁,加了調味料做成魚香茄子,甚至千方百計的把自己偽裝成對方喜歡的食物,以為對方就會接受你。

魚香茄子|Photo Credit: 迷惘的人生 @Flickr CC BY ND 2.0

結果沒想到,對方全都不領情,依舊討厭你。

你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於是你開始挫折,開始自我否定,你不懂對方為什麼其他食物都吃,為什麼偏偏不吃茄子,然後還相信全世界的人,都一定不喜歡茄子。

但事實上,如果你知道自己沒有做錯事情,也沒有傷害他人,甚至知道對方是惡意的,你根本不需要把對方的想法放在心上,你只需要了解,每個人的愛好不同。

同樣的例子,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排擠他人」的心態

你有沒有曾經在團體中或職場上,超級討厭某人,可能是因為他笑的樣子很風騷,或是他講話很自以為是,也有可能是你不喜歡他做事的方式,乃至於是因為他的政治和宗教傾向和你極度不同等等。

你可以討厭一個人,就像每個人都會挑食或是有討厭的風格等等,這是很正常的情況,你沒有責任和義務要去喜歡每個人。

你看到不喜歡的食物,很醜的服裝,或是難聽的歌曲,你會相當自然的遠離,不去碰觸。這是任何一個成熟理智的人會有的正常行為。

但是我們不會因為討厭吃茄子,就想砸爛茄子,或是讓所有的茄子都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我們也不會因為聽到難聽的音樂,就瘋狂砸爛音響,每天三不五時就不斷和周遭的人重複抱怨,那個音樂有多難聽,如果有人這麼做,可能都會被判定是精神異常。

但是我們對他人卻常常會這樣,瘋狂的情緒反應。

我們希望自己討厭的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甚至希望他有某種悲慘的下場,因為他很討人厭。

這邊指的都是主觀上的討厭,而不是雙方有實際的深仇大怨的情境,但就單是這種主觀性的討厭,就足以讓人做出各種偏激的行為,聯合很多人一起討厭他,因為自己討厭他,放大所有他的失誤,只為了證明自己討厭他是很有理的。

這種偏執,就像是在假設這個世界上就是有一種討人厭的生物,他生下來就是為了討人厭,並且惹你生氣,和你作對,但這個假設事實上,就是不成立的,因為「討厭標準」從來不存在,也沒有人無聊到每天費盡心思惹你生氣,所以這一切都是個人主觀的偏好,但是我們卻任由自己扮演他人存在意義的主宰者,來否定他人存在的價值。

各種歧視、偏見、鬥爭、乃至於種族滅絕的悲劇,都是源於這種心態。

除此,很多人不願意承認的是,我們排擠和霸凌的本質,往往只是因為他人和自己不一樣,所以我們必須透過「教訓對方」來證明自己是比對方好的。

因為慢慢的了解和體會了排擠和霸凌的本質,所以我也就釋懷了。

最大的改變就是當我開始在網路上選擇將自己一切的想法和生活以公開的方式呈現之後,身邊理念相同的朋友越來越多,而不喜歡我的也就自動退散。

時至今日,我還是會遇到XXX討厭我,或是一些針對我,讓我不是很舒服的情境。但是,我現在是這麼看待這些事情的。

如果對方是有「具體」且「違法」的霸凌行為,比如言語上的公開污辱、肢體上的暴力,或是用不正當的手段侵害我的權益,這些就應該直接以法律處理。

而如果對方只是不斷的說我壞話,擺臉色給我看,用各種行為刁難我,或是背後捅我幾刀之類的,通常我就會把對方當作蒼蠅和蚊子,雖然趕都趕不走,而且一不注意就東咬一包,有時還奇癢無比,如果無法換個乾淨的環境,但也只能稍微忍耐。

除此之外,我不會讓對方無聊幼稚的行為,影響到我的生活和情緒。

我學會告訴自己,不要活在別人的眼光之下和話語之下,而且不要把目光放在少數討厭你的人身上,而要把心思放在周遭愛你和關心你的人身上。讓那些愛你和關心你的朋友充滿你的生活,就是最佳的「防蚊劑」。

身為一個被霸凌和被排擠專家,我認為最好的解藥就是「愛自己,還有愛周邊的人。」

每到一個新環境,我總是會增加一些討厭我的人,但是值得慶幸的是,這些年來,喜歡我的人和我交到的朋友,應該是討厭我的無數倍,所以這樣看來,我這個人還不算太差,應該可以繼續當個快樂的茄子吧:)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合和拾間 小當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