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給台灣的啟示:除了經濟不要被孤立,我們更應積極參與跨國防疫

登革熱給台灣的啟示:除了經濟不要被孤立,我們更應積極參與跨國防疫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跨國機制聚焦在登革熱疫情之資訊交換、監測和防疫措施的串聯,政治屬性低,流行病的治理與醫學合作成分高,是台灣在本土防疫之餘,應積極努力的國際性參與。

文:譚偉恩(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助理教授)、蔡育岱(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

全球登革熱(Dengue Fever)的發生率在過去50年已經攀升了30倍,但確切罹患者的數目多半被低估。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每年約有5000萬到1億的人口感染登革熱,而學者Brady等人2012年的研究估計,全世界128個國家(約39億人)是屬於易受感染的風險群體。

登革熱(Dengue Fever)病毒依其不同的血清類型,被分為四種,每一類都是急性病媒型傳染病。基本上,患者感染過特定一類的病毒後,就會對該種類型病毒產生免疫。不過,醫學上普遍認為第二種類別的病毒最危險,即一般常聽聞之「出血性登革熱」,感染此類型病毒者不易被治癒,是目前南台灣疫情防治工作要特別留心的情況。

根據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的資料,從本月18日以來,台灣每天新增的登革熱病例都逾百件,疫情擴散速度之快,不免令人心生恐慌,政府提供公衛安全的治理能力也隨之受到質疑。

流行病學的文獻指出,登革熱疫情的傳播與氣候條件密切相關,病媒蚊在攝氏17度以上的積水環境中活動力強盛,因此夏季或颱風後積水場所爆增相當有利於病媒的滋生;反之,冬季則較少聽聞有登革熱疫情爆發。

不過,全球暖化的速度在過去5年已經超出預期,暖冬現象漸漸頻繁,非夏令時節的疫情防治已經不容疏懈;除氣候因素外,國境出入人口的增加也是造成登革熱傳播的另一主因。以台北市為例,上述疾管署的資料顯示,確診的36例中有35例為境外移入,其中又以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居多。

事實上,東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是最容易爆發疫情,也是往往受創最嚴重的疫區,世衛組織估算經濟損失高達美金9億5000萬。由於台灣近幾年的國際旅遊發展有成,亞太地區遊客訪台人數漸多,加上外籍勞動工作者的人口數穩定成長,境外移入之登革熱個案率相對提高,倘若不能在政策上進行有效管制、追縱和強化及時通報,公衛危機隨時可能在全台各地爆發。

Photo Credit: Cheng-en Cheng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Cheng-en Cheng @ Flickr CC BY SA 2.0

亞太國家因為一直是主要的登革熱疫區,所以相關的跨國公衛合作陸續形成,例如亞太新興疾病策略(the Asia Pacific Strategy for Emerging Diseases),世衛組織亞太登革熱戰略計畫(the WHO Asia Pacific Dengue Strategic Plan),以及聯合因應傳染性登革熱(the United in Tackling Epidemic Dengue or UNITEDengue)。

這些跨國機制聚焦在登革熱疫情之資訊交換、監測和防疫措施的串聯,政治屬性低,流行病的治理與醫學合作成分高,是台灣在本土防疫之餘,應積極努力的國際性參與。融入區域經濟整合故然重要,但政府不該忽略公衛危機可能釀成的巨額經濟損失。

一直以來,登革熱被定性為「受忽視的熱帶疾病」(a neglected topical disease),儘管疫情年年爆發,造成的經濟損失也不算小,但政府認真治理的意願並不高,導致目前對此傳染病莫可奈何。

世衛組織已經針對登革熱的預防和控管提出分析報告(the WHO’s Global Strategy for Dengue Prevention and Control),強調事前防範、避免疫情擴散、提升監測能力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

一旦發現確診案例,醫療系統要能進行有效管制,登革熱已持續困擾台灣數十年,甚至曾經造成逾5000多人的感染紀錄,面對此次疫情絕對不可掉以輕心,沒有受到感染的縣市要設法防範,盡可能撲殺病媒,而已經受波及的鄰近縣市要盡可能降低受感染的病患人數,將監測與管制工作做好。

最後,人民要認知到登革熱目前沒有任何疫苗或是對抗病毒的有效方法,因此對公衛安全的威脅性很高,主動通報疫情並和地方衛生機關攜手防疫,應謹記於心。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