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兩大問題:管太寬和堅持「本來就是這樣」

保守派兩大問題:管太寬和堅持「本來就是這樣」
Photo Credit: Prinz-Peter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有什麼問題?沒有。有問題的是他們一旦要做,就「只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就像吃白飯配菜沒有什麼問題,常常吃也沒問題,但不允許任何一餐不是白飯配菜,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24:

6_missionary

翻譯:他們只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

(我不能夠確定這篇文章該不該是十八禁,也不知道十八禁是要禁什麼就是了。)

傳教士體位是一種交媾姿勢,男女面對,女性在下、男性在上。之所以被稱為傳教士體位,是早期歐洲傳教士在各地傳教時,發現許多原住民的行房姿勢是背後式(男性面對女性的背),於是相對於原住民的這種體位才被稱為傳教士體位。

這的確是最容易也最普遍的體位之一。但最有趣的是:教會曾經宣布過只有這個體位是「正確的」交媾姿勢,其他「不自然」的體位都是人類的罪行。教會曾經管得那麼寬,是真正的老大哥。

那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有什麼問題?沒有。有問題的是他們一旦要做,就「只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就像吃白飯配菜沒有什麼問題,常常吃也沒問題,但不允許任何一餐不是白飯配菜,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但保守派最大的問題有兩個:

一、價值觀包山包海,對什麼領域都有既定觀感,不只公眾領域,常常涉及他人的私領域。
二、常常提不出真正的「理由」,而是訴諸傳統、多數、觀感等本身價值模糊,但容易理解的概念。

他們連你怎麼做愛都可能有意見,更不用提衣著清涼、寫錯別字、跳脫體制、不敬權威。保守派的問題常常是:在他們的價值觀之外的事情,即使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只要違反他們對世界的認知或偏好,就覺得別人是錯的。所以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最大阻力,一直都來自於保守派,因為只有他們會管別人怎麼愛、家裡怎麼做愛這種私領域的事。

更可怕的是,他們不只管,還管得毫無道理,甚至理直氣壯:「學生的本分就是唸書。」這句話到底為什麼可以被像真理一樣地被用來做反對青少年發展其他志趣和事業的理由?這種句型是很可怕的,就跟「人類是萬物之靈」一樣毫無根據,卻能夠被認同。最可怕的是:一句沒人能解釋的廢話被傳誦、引用夠多次之後,就自然被當成真理。

同樣的句型,「人皆生而平等」這句話不是以真理的姿態出現,不是在描述一個社會現象的既存實況,而是一種人類對社會的要求。本文背後有很長的論述,基於人權的理由和政治體制的建立,必須以此為基礎建構。所以一樣的句型,武斷的程度和背後的理論基礎可以決定它是廢話還是金句。在每一個你認為「本來就是這樣」的觀念背後,都有檢視的空間。

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對立,真正的癥結在對人類理性能力的信任。舉社會、政治、經濟的例子各一:

社會:「帶女朋友回家吃飯,飯後跟她說要有自覺一點,自動去洗碗。」若不是想融入「好媳婦」形象,到初次見面的人家裡,一力扛起洗碗的責任,其實挺不尋常、挺不禮貌的。因為廚房不是家中的待客空間,別人不見得準備好邀客人進去。如果你不認為自己的女朋友有用「賢良淑德」的形象獲得父母好感的能耐,或者不相信自己的父母能欣賞自己伴侶的個人特質,只好依賴不會出錯的傳統好媳婦形象來完成贏得好感的目標。

政治:「課綱微調,就是政治洗腦!」且不論你對課綱微調有什麼意見,在這個資訊取得門檻低、資訊衝突愈來愈高的年代,認為課綱就可以左右一個世代的政治立場,太不相信人類的理性能力了。更重要的是,太相信政府掌控社會的能力了。相信政府、政黨、政治人物能夠操縱社會,是比較保守的觀念。

經濟:「反對對中國開放市場的人,都是不敢面對競爭的小孬孬!」社會上的保守最接近日常對「保守」一詞的語用,但政治經濟學上的保守,如英國第二大黨的保守黨堅持自由市場的立場,很多人不知道為何那稱為「保守」。對相信自由市場者的最佳笑話,大概是1953年的蘇聯在計畫經濟底下,連一根牙刷都沒生產!因為堅持自由市場的背後除了相信市場機制本身是一隻看不見的手,可以自動調節經濟之外,就是相信人謀不臧。但是一味鼓吹自由競爭的人往往以為自由市場是非常簡單就可以達成的,忽略了各種市場失靈才是常態。例如技術壟斷、例如資訊不透明、例如政商關係、例如你去面試的職務已經內定給老闆的外甥了,都是非常不利於市場機制的常態。

回頭看一下今天故事的主人翁吧,只用傳教士體位在床上做的那對伴侶。他們就像在籃下只懂三步上籃的球員、舞池裡只懂得跳重拍的舞者一樣,也許沒出錯,卻缺乏味至極,一點創造力都沒有。因為他們沒有在想,他們只是用一個確定有效的方式做同一件事,等到男人的膝關節受傷後,他們就幹不成了,因為缺乏應變能力。

使用人類理性就跟孩子學走路一樣,一定得先爬著前進,過程中至少跌倒個五百次,才會走得穩。所以自由派比較容易看起來不斷犯錯。但幹得好的保守派,也不是固守同一套做法的那群人,而是是能夠不斷應付各種市場失靈的人,例如德國基督教民主黨黨魁梅克爾。基於固守一個基本理念,例如遵循傳統美德、例如政府能處理所有社會問題、例如好的產品經得起市場考驗,這種天真(naive)觀念的保守派,就像只知道家裡到市場的路徑,卻不知道整個地區的地圖一樣,一旦道路施工,就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本來就是這樣」的預設觀念,就跟教會認定「只有」男上女下才是正確的性愛一樣,一旦突破盲點,回頭看都覺得可笑。除了傳統美德、政府功能、市場機制,還有許多觀念可以提醒自己去找出「本來就是這樣」背後的真正理據,或者練習推翻自己的意見,在這個變遷快速的年代,才不容易被潮流沖上岸,才發現自己沒穿褲子。

這裡還有更多 6 Words Story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