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喬質疑:「Uber在台灣有多少收入?其中有多少錢交稅?」

翟本喬質疑:「Uber在台灣有多少收入?其中有多少錢交稅?」
圖片來源:翟本喬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針對Uber表示「有保險」,翟本喬回應:「既然有保單,就拿出保單來!」Uber業者則強調,會將保單提供給蔡玉玲辦公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8月28日,行政院虛擬世界法規調適線上諮詢會議(VTaiwan.tw),邀集交通部、學者專家、網友等討論Uber在台灣發展的可行性。特別是關於Uber在台納稅、乘客與駕駛糾紛的處理,擔任主持的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要求Uber必須有明確回應。

數位時代報導,交通部路政司副司長王穆衡首先向Uber表達疑慮。他表示,計程車是非常古老的產業,在台灣也是管制性行業。計程車的價格、數量和安全性都有管制。Uber雖然引進新的技術,但是其實是「有系統的白牌車」。

他認為,共乘的定義是駕駛和乘客要去同一個地方,一起分攤車費。但是「Uber是為了某個人的需求,特地開車過去,其實就是計程車」。此外,Uber決定價格、教育訓練、派遣駕駛,因此代表實際營業者,並不是單純的平台。

聯合報導,政務委員蔡玉玲在會中畫出兩條紅線,一,Uber繳稅狀況要透明,讓稅捐單位可稽核;二,當乘客發生意外時,Uber台灣公司要協助處理保險問題及求償。

Uber公司台灣總經理顧立楷表示,Uber已有在繳台灣的稅,希望台灣政府和其他國家一樣,建立讓Uber可繳納「許可費」的制度,而乘客安全部分,Uber表示要求司機要先保險,並另外提供兩千萬元的「額外保障」,如果司機、乘客發生事故,會有國際保單可處理。

蘋果報導,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質疑Uber表示「有繳稅」,翟說到:「在台灣到底有多少收入?台灣顧客付了多少錢,其中有多少錢交稅?」翟本喬還批評,不要只說有交營業稅、所得稅,需要量化才有事實,希望公開這些資訊。

而針對Uber表示「有保險」,翟本喬回應:「既然有保單,就拿出保單來!」Uber業者則強調,會將保單提供給蔡玉玲辦公室。

中時報導,台灣大車隊業者在會議中表示,他們是合法遵守政府規定的公司,司機都符合營業駕駛資格,計費表也是政府規定的跳表,不像Uber彈性議價,若政府准許,他們也可以議價;尤其,台灣大車隊每年繳交上千萬元稅金,這也是和Uber不同的地方。

蔡玉玲在會議結束前說到,要求Uber在台灣的收入要透明,要讓稅捐機關知道在台灣的市場上收入多少,讓稅捐機關有稽核的可能性,不能只說「大部分都有繳稅」。

交通部剛剛講了你叫了Uber就是讓計程車閒置,而且你只是把錢從計程車移到Uber,有的時候有比較好的車,Benz,有閒置能力可以放一台Benz在家裡的車,我們國家有必要擔心他的就業問題嗎?我想是不需要的。

*以下為翟本喬在會議中的發言摘錄

  • Uber 有時候減少閒置資源,有時候幫助就業,有時候有比較好旳車,但我們要知道什麼時候有什麼事發生,這些並不是全部同時發生的。要看總體,要把它量化才知道到底對國家有沒有好處,如果對國家總體沒有好處的事,為什麼國家要幫助它?
  • 剛才網路上朋友提到的我來回答可能比較快一點,很多人會覺得公務人員沒有做什麼事,但我覺得交通部官員做了非常多的事。
  • 有些人說Uber是一個平台媒合,但我們知道跟媒合的平台有不一樣的地方,租屋網是雙方自己去簽合約及自負法律責任,車行是負連帶責任無上限,但Uber沒有。
  • 剛剛Uber有提到2000萬的保障,請問是哪一家保險公司及哪一張保單,讓我們知道Uber的乘客什麼時候狀況下可以享受這個保障?
  • 剛剛有提到Uber交稅,有多少收入,所有台灣Uber的乘客付出了多少錢,這些錢裡面有多少比例,你指的是營業稅,隨便一家小商行也要繳所得稅及營業稅,如果Uber願意講出來,他說大多數留在台灣,我花了1000元,是990元留在台灣或者是1000元留在台灣,我希望Uber可以提出這個數字。
  • 最後,很多人引用滿意度的調查,我們可以看到交通部跟Uber的滿意度調查有非常多不同的詮釋,根據我自己的經驗,「老鼠會」被拉進去的人90%的人都很滿意,我們要看的是民眾對這一件事有沒有需求。在八仙塵爆之前,參加路跑的人也很滿意。
  • 在定義僱員的這一件事,雖然有80%的人認為不是僱員,但這並非是民意決定,而是法律決定的,所以這一件事我覺得大家要看清楚。

TNL相關新聞與評論: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