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西方列強打著「文明的傲慢」的旗幟入侵東方,是否就不會有日本軍國主義的出現?

如果沒有西方列強打著「文明的傲慢」的旗幟入侵東方,是否就不會有日本軍國主義的出現?

文:梁雲祥(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2015年是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在紀念與回顧那場已經遠去的戰爭時,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就是要探討引發戰爭的原因。一個必須承認的事實是:日本的軍國主義是導致戰爭的主要原因,而且時至今日,軍國主義的思想殘餘還沒有完全散盡。

ㄊ在中日兩國的政治話語中,也常常出現有關軍國主義的爭論。因此,對軍國主義做出比較準確的定義以及進一步深入研究就非常有必要。

軍國主義的概念及產生根源

軍國主義主要是一種體制及其政策,當然廣義上也包括思想,源於專制、尚武及偶然爆發的社會危機。對於軍國主義以及軍國主義產生的根源,筆者先選擇一些中外辭書對軍國主義的認識或定義,如日本《角川日本史辭典》將軍國主義定義為「將戰爭及為了戰爭而加強軍事力量放在國民生活最優先地位,並使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等從屬於它的意識形態和體制。」(註1),而《岩波小辭典》將軍國主義定義為「為了戰爭和準備戰爭的政策、制度,在國民生活中占最高地位,從而支配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的思想和行動方式。」(註2)

中國的《簡明社會科學辭典》則將軍國主義定義為「為了侵略擴張,把國家置於軍事控制之下,窮兵黷武,使國家生活的各方面都為軍事侵略目的服務的思想、政策和制度。」(註3)百度百科對此的定義為「指崇尚武力和軍事擴張,將窮兵黷武和侵略擴張作為立國之本,將國家完全置於軍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經濟、文教等各個方面均服務於擴軍備戰及對外戰爭的思想和政治制度。」

以上定義雖然具體的表述不同,但核心的部分都認為軍國主義是一種以軍事追求和侵略擴張為國家政治生活核心的思想、體制及其政策。

當然,這三者之間有著正相關的邏輯關係,即只有存在軍國主義的思想意識形態,才有產生軍國主義體制及其政策的社會基礎,才能夠使得軍國主義的體制和政策能夠建立和推行。

從嚴格意義上講,如果只是存在軍國主義的思想意識形態,或者說社會主流的意識形態並不是軍國主義的,那就不應該說某一個國家是軍國主義國家。軍國主義主要是指國家體制及其政策,即由職業軍人掌握了政治權力並且武力成為推行國家政策的主要工具。

一般來說,軍國主義的產生可以從其政治根源、文化根源和社會根源來考察。所謂政治根源,即政治上的專制;文化根源即具有崇尚權威和武力的文化習慣;社會根源即當社會出現危機時就容易出現和需要社會強人或權力的集中。

也就是說,軍國主義的產生首先與政治體制有關,政治上長期專制的國家就容易導向軍國主義,因為權力的集中和專制可以蒙蔽民眾渲染危機以至於最終越發強化權力與專制,尤其是當一個國家為了維護專制權力,而讓軍隊的勢力增強並進入政治核心後,就極易建立軍國主義的體制以及推行其政策。

其次,在文化上一個國家或民族是否有崇尚權力和武力的傳統,是一個國家是否導致軍國主義的社會基礎。因為即使有專制的權力,還必須有民眾的擁戴或者至少接受軍國主義體制及其政策才有可能建立和推行。

再次,一個國家出現社會危機導致社會混亂的時候一般就會有集中權力以恢復秩序或者帶領國家走出危機的社會需求,這時往往就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權力中心或者領袖人物,這種情形也為軍國主義的產生提供了可能性。一般而言,只有這三者的結合才有可能導致軍國主義的出現。當然,這三者在任何國家都不是固定不變的。

Photo Credit:Maarten Heerlien CC BY SA 2.0

原子彈轟炸過後的日本廣島。Photo Credit:Maarten Heerlien CC BY SA 2.0

日本軍國主義的興起及其原因

一般認為,日本軍國主義興起於20世紀30年代,即同西方的法西斯主義前後出現並相互結合在一起,實行對外侵略擴張,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災難。但是日本的軍國主義也並非在一夜之間突然興起,而是有它的歷史發展軌跡,因此必須追溯至更久遠的歷史才能夠認識和理解日本為什麼會在當時出現軍國主義的體制及其政策。

近代日本雖然經過19世紀60年代的「明治維新」全面西化開始進入歐美近代國家的行列,但是其政治思想和傳統仍舊帶有濃厚的東方色彩,其專制的程度絲毫不遜色於其他東方國家,在近代國家政治體制的合法框架內其專制程度更甚,實施這一專制的體制就是近代天皇制。

日本的天皇制度是一種非常獨特的政治制度。最初在大約6世紀末期,基本上是模仿中國的皇帝制度建立起來的,即高度中央集權的天皇制度。日本天皇制度從建立之初就有其自己的特點,即同民族和國家緊緊地合為一體,甚至到了「天皇就是日本」或者「日本就是天皇」的程度。

自從日本形成一個國家並建立天皇制以來,就一直是一個家族在進行統治,因此被日本人驕傲地稱為「萬世一系」。對於將天皇視為民族和國家代表的日本人來說,「日本人迷信他們的國家,是世界上無比的國家,他們的皇室,是世界無比的統治者,他們的民族,是世界最優秀的『神選民族』,這種思想,都是從神教的信仰中產生出來的。」(註4)

因此,天皇制就是日本人自己常說的所謂「國體」,天皇顯然就是日本民族和國家的最主要的政治權威和象徵,對於絕大部分的日本人來說,接受天皇的統治似乎是天經地義的,同一個家庭擁有一個家長一樣。

然而,日本的天皇制所體現的權威卻是一種虛幻的權威。日本自有歷史記載以來至少在名義上是由天皇來進行統治,但實際上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天皇本人都不真正參與政事或決策,甚至在某些時候被剝奪了所有參與政治活動的權力。

然而天皇制不但一直沒有被廢除,比如在日本歷史上曾經經歷過貴族專權、院政(註5)時代和武士幕府等天皇大權旁落但其仍然存在的現象,而且即使是實際掌握權力的人也仍然承認天皇在觀念上的權威,甚至對天皇充滿敬意和忠誠。

也就是說,「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日本領導人始終能把對天皇的極度尊重與十分樂意於把決策強加在他頭上而不管他的願望如何這兩者結合起來。1945年投降時,日本領導人感到十分關切的一個問題是天皇將來的地位。那種對天皇的敬畏與對他的無情擺佈結合起來的做法,很難為非日本人所理解。」(註6)

即使在1945年8月日本遭受美國的原子彈攻擊後不得不考慮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時,日本領導人不能放棄的,仍然是日本的所謂「國體」。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日本的懲罰和改造過程中,天皇制也沒有被廢除,天皇本人甚至不需要承擔戰爭責任。

之所以如此,儘管有美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但是為什麼美國會選擇保留日本的天皇制呢?這一選擇本身就與日本國民對天皇的接受程度有關。如果天皇制不是在日本民眾中具有被神化或者受到尊敬和愛戴的地位,美國佔領軍並無理由一定要保留天皇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對日本戰犯進行的遠東國際審判中,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日本戰犯儘管千方百計狡辯抵賴,不承認自己有罪,但是在對待天皇的問題上,卻一致維護天皇,決不願意將戰爭責任推到天皇身上。戰後的日本經過美國的民主化改造,日本國民雖然已不再相信天皇被神化的地位,但至少仍然保留了對天皇及其家族的尊敬和愛戴。

東條英機。Photo Credit:wikipedia

東條英機。Photo Credit:wikipedia

正是因為日本人對天皇的這種崇拜與尊重,所以以天皇名義所實施的專制才能夠在日本形成。天皇本人是否真具有權力並不重要,歷代日本的統治者都是在天皇的名義下進行統治,反而其專制性會更強。在近代面臨西方列強殖民入侵的情況下,日本一些首先接觸西方思想和規則的中下級武士迅速集結在天皇的旗幟下,發動了一次革命,完成了從一個封建制的落後國家到近代化先進國家的轉變。

明治維新就是利用天皇的這種權威性集合了反幕府的各種政治勢力,又以天皇的名義凝聚國民進行了一場自上而下的資產階級維新,以1889年頒佈《大日本帝國憲法》為標誌,建立起了近代天皇制,這一體制的主要特點就是高度集權專制,即憲法規定一切權力歸天皇。

天皇擁有立法、行政、司法以及軍事統帥權,甚至可以任意解散國會,其集權和專制的程度在近代憲法的包裝之下反而更加強盛,這就為軍國主義的產生提供了政治上的必要條件。後來軍部勢力日益增大後也是利用維護和弘揚天皇的旗號去進行戰爭動員,在天皇的旗幟下發動了一系列對外侵略戰爭,日本軍隊在戰爭中的頑強也是懷著為天皇而戰所帶來的愚昧性的榮耀感在支撐著。

除去近代天皇制的專制及其與軍部的結合,當時日本社會中的尚武傳統也是其產生軍國主義的條件之一。近代之前的日本是一個武士當權的國家,武士成為日本社會的統治階級,擁有眾多特權,但是同時為了實施統治,武士也須遵守某些規則,逐漸形成所謂的「武士道」,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崇尚武力,即日本武士道的尚武精神。

武士就是以武力立世,崇尚武、忠、勇、義等精神。進入近代之後,雖然武士作為一個特權階級被廢除了,但是「武士道」中崇尚武力的傳統卻遺留了下來,尤其在面對近代西方列強殖民入侵,在中國兩次鴉片戰爭均遭失敗的強烈刺激下,日本社會認識到只有整備武力才能使國家免遭被殖民的命運。

明治維新後日本新政府一直將整備武力作為國家最主要的政策來推行,正如一位日本學者所言:「如果沒有西歐列強打著『文明的傲慢』的幌子,發動兩次鴉片戰爭侵略清朝的話,也許不會產生日本軍國主義。」(註7)

在不殖民就可能被殖民的時代,日本迅速掌握了西方列強的國際關係規則並開始以同樣的方法對待自己的亞洲鄰國,甚至比歐美列強更為殘忍地進行對外侵略。從19世紀90年代開始日本就不斷地對外用兵,先後發動「甲午戰爭」、「日俄戰爭」及參與一戰,這些戰爭都使日本大獲收益,導致日本國內的軍部勢力大增,軍人在日本社會的地位越來越高,日本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經常會成為要求和支持政府動用武力的社會基礎。

日俄戰爭結束後,日本同俄羅斯簽訂的條約最初只是從俄羅斯割讓了部分領土,所要求的戰爭賠款遭俄羅斯拒絕,條約簽訂後日本民眾集會反對政府的讓步,要求繼續同俄羅斯作戰,即使主張自由民權的日本知識份子在民族主義面前也成了狂熱的好戰分子。

近代天皇制的集權專制和日本社會整體崇尚武力的社會氛圍,終於使日本在不斷面臨危機的情形下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軍國主義。近代時期,日本主要面臨兩次危機,一次是在19世紀中期被西方打開國門之後面臨的被殖民的危機。

日本通過內部革命推翻幕府統治建立新政府,後通過實行「富國強兵」政策迅速強大了起來,避免了被殖民化的命運。但是這樣所導致的另一個後果就是國內軍人地位的提高,以及對武力的迷信以至於幻想通過武力征服亞洲乃至世界的妄想,而且這一妄想成為了後來日本的基本國策。

另一次危機即20世紀20年代末開始的世界經濟危機。日本作為一個後起的資本主義國家,所佔據的殖民地相對狹小,其經濟受到的打擊尤為嚴重,在這種情形之下,軍部勢力就開始鼓噪對外用兵,以通過武力爭奪世界市場,正是在這種社會氛圍的影響之下,才有了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

Photo Credit:wikipedia

1931年9月18日,日軍佔領中國瀋陽。Photo Credit:wikipedia

當時這一事件雖然並不完全符合日本政府和軍部的總體戰略部署,但是在發生之後日本政府和軍部仍然全力以赴地支持,並在佔領中國東北全境之後很快扶植起來一個傀儡政權「滿洲國」。其後,日本國內圍繞中國問題、是繼續等待還是迅速解決形成爭論,尤其在日本軍隊內部形成了所謂的「統制派」和「皇道派」,前者為相對的穩健派,主張繼續等待時機解決中國問題,後者主張迅速通過武力解決中國問題。

二者的爭鬥最終演變為1932年的「五·一五事件」(註8)和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註9)。這兩次軍事政變雖然都被鎮壓了下去,但是軍部勢力成為左右日本國家政策的主要政治力量,其後的日本首相幾乎都只能由現役軍人擔任,而且主張激進的勢力開始成為日本軍部的主要力量。從此,日本的軍國主義體制正式確立,而且正是在這一體制及其侵略政策的主導之下,日本走上了一條戰爭的不歸路。

相關評論:日本議員重提「八紘一宇」,是軍國主義的復甦還是對抗全球化的「弱肉強食」?

注釋

  1. [日]《角川日本史辭典》,蔣立峰、湯重南主編:《日本軍國主義論》(上),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頁。
  2. [日]《岩波小辭典》,蔣立峰、湯重南主編:《日本軍國主義論》(上),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頁。
  3. 《簡明社會科學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2年,第396頁。
  4. 戴季陶:《日本論》,北京:九州出版社,2005年,第6-7頁。
  5. 即為擺脫貴族專權而由太上皇設立院廳並實際控制權力的一種制度,開始於1086年並延續106年,直到1192年鐮倉幕府建立後被幕府政治所代替。
  6. 711[美]愛德溫·賴肖爾等:《當今日本人——變化及其連續性》,孟勝德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98年,第239、243頁。
  7. [日]星野芳郎:《追溯日本軍國主義的源流》,張悅亭譯,北京:中國文化出版社,2007年,第1頁。
  8. 1932年5月15日,一部分少壯派軍人因為對政府和軍部高層的政策不滿而發動的軍事政變,政變軍人襲擊了首相官邸及警視廳等處,槍殺了當時的首相犬養毅,並在東京頒佈戒嚴令,要求實現國家改造,不過這場政變很快即遭到鎮壓而失敗。
  9. 1936年2月26日,一部分皇道派的青年將校因為對政府和軍部高層的政策不滿而發動軍事政變,襲擊了首相官邸、陸軍省和警視廳,並槍殺了當時內閣的幾位大臣,不過這場政變很快即遭到鎮壓而失敗,一部分政變軍人及其支持政變的一些右翼團體領導人被判處死刑。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