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國際失蹤者日:全球「被強迫失蹤」數以萬計,中國維權律師家屬向政府要人

830國際失蹤者日:全球「被強迫失蹤」數以萬計,中國維權律師家屬向政府要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迫失蹤」已成為一個全球性問題,經常被當成一種策略,在社會中散布恐懼,或作為打壓政治異己的手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由報導,8月30日是「國際失蹤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這是紀念世界上因各種因素而陷入「強迫失蹤」狀態的人,其中最常見的是政治因素。國際人權團體稱,現今仍有數以萬計的人是強迫失蹤的受害者。冷戰期間的強迫失蹤現象,常是因為國家暴力進行的政治整肅;但如今種族衝突、毒品交易和人蛇走私,也加深了失蹤問題。

民報報導,2010年底,聯合國通過《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用以保障強迫失蹤受害者的司法權益和他們家屬的知情權利,到目前為止有44個國家簽署。聯合國官網的「強迫失蹤受害者國際日」網頁指出,「強迫失蹤」已成為一個全球性問題,經常被當成一種策略,在社會中散布恐懼,或作為打壓政治異己的手段,在敘利亞、利比亞、伊朗等國這種情況尤為嚴重。

這種現象,特別令人關切的是:

  1. 對人權維護者、受害者親屬、證人及經手強迫失蹤案件的律師,進行不斷騷擾;
  2. 國家以反恐名義實施強迫失蹤;
  3. 在強迫失蹤問題上,仍普遍存在「有罪不罰」現象。也就是說,對加害者不予追究。

Today, 30 August, is 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

Posted by UPLB University Student Council on 2015年8月30日

例如在台灣白色恐怖年代,幾乎每個政治犯都是強迫失蹤,他們被逮捕之後,接下來進行秘密的偵訊、羈押、刑求,直到被起訴後,家屬才被告知失蹤親人的行蹤。換言之,家屬要忍受長達幾個月、因為親人生死不明,而飽受的心理煎熬與折磨。

中央社報導,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資料顯示,敘利亞2011年爆發內戰以來,約8萬5000人在當地遭逢強迫失蹤。這些人當中不只有政治異議分子和人權活動人士,也有老師等公務員。另外,斯里蘭卡、甘比亞和波士尼亞等其他國家,仍有平民持續失蹤。

1970年代和1980年代拉丁美洲的強迫失蹤,常是政府企圖彈壓非法武裝團體或政治異議人士,但現今種族衝突、毒品交易和人蛇走私,也加深失蹤問題。雖然國際特赦組織並未提及中國,但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強迫失蹤人口的大宗。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當局在7月9日強行帶走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維權律師王宇一家人後,從7月10日開始展開對維權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及家屬的拘捕、失蹤、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以及限制出境的行動。據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至8月28日,這項行動已涉及277人,目前已有17名律師、律師助理及律所人員,還有6名維權人士共23人「被強迫失蹤」,有的已長達50天。

大紀元報導,在「國際失蹤者日」前一天,家屬聯名寫了一封致公安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要求知道他們失蹤的親人下落。其中16人至今杳無音信,另外7人接到警方書面通知,但不知道親人關押何處,也拒絕代理律師和家屬會見。公開信還表達了這些被失蹤者家人的痛苦,尤其是對年幼子女在心靈上的影響,以及對被強迫失蹤者在偵查階段可能遭受刑訊逼供的擔憂。

法廣報導,根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所轉發的這封信,律師們的家人說,甚至在央視《朝聞天下》播出了有關他們親人的節目時,他們依然沒有收到警方任何的書面的通知。他們問:「難道『未審先判』是我們習總書記強調的依法治國的另一個註解?」

著名人權律師滕彪認為公安系統抓捕這批維權律師等人的做法是嚴重違法行為,這些被抓、被綁架的人已處於國際人權條約的「被強迫失蹤狀態」,國際社會已經關注並予以強烈譴責。有分析認為,事件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人權組織的反彈,迫使美國官方加大對中國打壓公民自由的關注,並明確提出,會將人權問題列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9月到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時的關鍵議題。

今天是8月30日,強迫失蹤受害者國際日14個律師、2個律師助理、1個律所人員、6個維權人士依然失蹤。希望大家關注他們!Today is 30 August, 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Victims…

Posted by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on 2015年8月29日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