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除了史地與政經因素,不要忘了普丁這個自大狂

烏克蘭危機除了史地與政經因素,不要忘了普丁這個自大狂
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烏克蘭危機目前的最新發展是,克里米亞預定於今年3月16日舉行公投,決定是否認可克里米亞國會通過的加入俄羅斯決議,以克里米亞六成以上的俄裔人口來說,公投勢必過關,但美國已經警告,這項公投違反烏克蘭憲法。

克里米亞目前是烏克蘭境內的自治共和國,是1954年前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將其劃歸給當時同在蘇聯底下的烏克蘭,而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克里米亞就成為烏克蘭的一部分。烏克蘭的組成人口大部分是烏克蘭人,但克里米亞大部分是俄羅斯人,這是克里米亞親俄的原因。

克里米亞是懸垂在烏克蘭底下,深入黑海的半島,面積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二,卻因為地理位置扼住黑海航路,成為環繞黑海諸國的必爭之地。克里米亞發展很早,古希臘即曾經營,後來歷經羅馬帝國、哥德人、拜占庭、蒙古人、鄂圖曼土耳其統治,在1783年被凱薩琳女皇併入俄羅斯帝國。兩百多年後,克里米亞人建立的國族認同就是俄羅斯。當然,克里米亞島上還有烏克蘭人、克里米亞韃靼人等。

相對來說,烏克蘭更早在十七世紀被併入俄羅斯帝國,但烏克蘭人早已建立自己的國族認同,當1917年帝俄瓦解,烏克蘭曾短暫獨立,幾年後才加入新成立的蘇聯。

為什麼烏克蘭不會被俄羅斯同化?因為烏克蘭比俄羅斯更早建立國家,其首都基輔其實是整個大俄羅斯的發源地。今天的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起源於十世紀左右的東斯拉夫人,另外有西斯拉夫人,也就是現在捷克、波蘭等,以及南斯拉夫人,形成了今天的巴爾幹半島諸國。

西元九世紀,維京人在基輔建立一個以東斯拉夫人為主體的國家,叫基輔羅斯,這是後來俄羅斯、烏克蘭與白俄羅斯這些現代國家的共同起源。基輔羅斯的弗拉基米爾一世採行了東正教,奠下了俄羅斯等國的宗教基礎。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5

十三世紀,蒙古的金帳汗國入侵基輔羅斯,一些東斯拉夫人東移發展,逐漸建立俄羅斯,而原來的基輔羅斯,後來也被波蘭立陶宛邦聯統治,一直到十七世紀才劃歸已經壯大的俄羅斯帝國。

俄羅斯從十八世紀就以克里米亞的塞凡堡做為黑海艦隊的基地。1853年爆發克里米亞戰爭,塞凡堡被英、法、土、薩丁尼亞等國圍城一年,這是克里米亞戰爭裡最著名的一役。克里米亞戰爭是俄羅斯人對抗歐洲的重要精神象徵,塞凡堡圍城在海軍將領納基莫夫(Nakhimov)帶領下,俄軍奮勇抵抗,納基莫夫後來戰死,成為克里米亞英雄。今天的塞凡堡城區,有一個納基莫夫廣場,就是紀念這位民族英雄,而這陣子克里米亞的親俄青年就在該廣場舉行集會。

此次的烏克蘭危機,國際擔心釀成第二次克里米亞戰爭,媒體做了很多政經社、地理與宗教分析,但都漏掉了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個人因素。普丁的辦公室裡掛著尼古拉一世的肖像,尼古拉一世就是發動克里米亞戰爭的俄國沙皇,當時鄂圖曼土耳其國力衰減,而法國崛起,竟然將原本屬於俄國的聖城保護權轉移給法國的拿破崙三世,尼古拉一世抗議未果,於是揮軍占領多瑙河畔的鄂圖曼土耳其領土,引發英、法等國介入,戰爭於是爆發。

其實克里米亞戰爭是土耳其與俄羅斯從十七世紀以來的第九次戰爭,戰場不侷限於克里米亞,但以克里米亞的戰事最慘烈,故以之為名。譬如著名的南丁格爾率領的醫療團,就是到土耳其照顧傷兵,創建了現代護理體系。

克里米亞戰爭引進了數項現代戰爭的工具,譬如來福槍、戰地照相報導、電報等,媒體已經提過。戰爭持續三年,後來俄羅斯求和,簽訂了巴黎條約。克里米亞戰爭雖然結束,但歐俄之間的仇隙,以及歐洲局勢的動盪並未止息,才會爆發了後來的兩次世界大戰。

1945年,二戰尾聲的雅爾達會議,就是在克里米亞的海濱度假勝地雅爾達舉行,從雅爾達繞著半島尾端轉個彎,就是塞凡堡。俄羅斯陸地廣大無邊,就是缺少海洋,克里米亞等於是俄羅斯看向海洋的一個窗口。

1899年俄國短篇小說家契訶夫的短篇小說〈帶狗的女士〉就是以雅爾達為場景,演繹一段不倫之戀。大文豪托爾斯泰曾參與克里米亞戰爭,寫下短篇小說〈塞凡堡描繪〉。

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2.0

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2.0

媒體對於烏克蘭危機的解讀,多少提到史地與政經因素,但都漏掉了普丁這個自大狂。普丁出身KGB,葉爾欽罩不住冷戰後的俄羅斯,為普丁舖了強人統治的路。普丁當了八年總統,後來安排魁儡總統,自任總理,然後又再選上總統。他2008年入侵喬治亞,2012年拘禁搖滾團體暴力小貓,都是統治肌肉的展現。普丁這人要小心,看他練就一身猛男肌肉就知道,歐巴馬的黑乾瘦身材不是對手。

普丁的目標,就是恢復蘇聯,甚至要重返俄羅斯帝國的榮光,自己登基成為現代沙皇。由此觀之,他不會輕易放掉烏克蘭危機這個展現政軍胸大肌的機會,克里米亞戰爭會不會再度爆發,國際都在注視。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沈政男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