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想解決出生率過低?不妨從男性做家事開始

經濟學人:想解決出生率過低?不妨從男性做家事開始
Photo Credit: David Goehring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性間的競爭會變得更激烈,必須要分擔家務、照顧小孩,才能吸引到另一半。而堅守「男主外女主內」的男人們,只能孤老一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東亞各國的生育率都非常低,日本、南韓、台灣都已達到所謂生育率「極低(ultra low)」,也就是低於1.4的狀態。中國的生育率數字也許不是那麼準確(存在著少報、不報的情形),但一般認為其數字也沒有高於1.4。

人口學家認為,出生率達到2.1,人口結構就可以自行替代,不增不減。但以台灣來說,早在筆者出生的1984年,就跌破了這個數字。出生率降低,人口老化的情況自然會愈顯嚴重,人口結構將呈現倒三角、頭重腳輕的情況。

比如說一對年輕夫妻,如果雙方父母都建在,只生了一個小孩(現在有生就謝天謝地了),就會變成祖父母四人、雙親、獨生子的模式。此外,出生率降低,也會影響經濟發展;因為勞動人口也減少,稅收跟消費也都會隨之減少。

《經濟學人》近期一篇文章〈Asia’s new family values〉(中譯版)探討了亞洲各國的生育率問題。

過去人們談到人口危機時,想到的可能是孟加拉、非洲各國過高生育率所造成的問題。談的是要怎麼降低生育率,讓孩子有更好的受教環境、生活水準等。但現在談到人口危機時,反而想到的是反方向。《經濟學人》提到,生育率過低的情況,在西歐、北歐也發生過。

1900年時,法國有接近一半成年婦女在產業界工作(非家庭幫傭等)。當時,女性多數從事典型的低階文書工作,並無法讓她們的交涉能力增加多少,也無法改變基本的「男主外、女主內」社會風氣。

美國的社會學家奧格朋(William Ogburn),提出了所謂「文化落差(cultural lag)」的概念,來形容這種不協調的情況。也就是雖然物質生活變化得很快速,但相較之下,行為跟態度卻抵抗改變。而《經濟學人》認為,亞洲所經歷的文化落差,比北歐、西歐所經歷的更加劇烈;亞洲女性的教育程度、勞動參與度,都比當時的歐洲女性更高,但遭受對待的方式、亞洲的社會風氣等,卻明顯落後許多。

這樣的文化落差,被認為跟極低生育率有關。歐洲各國的社會風氣,在1960年代左右開始轉變。托育服務更普及,男性也開始幫忙做家事。女性也因此發現,要兼顧職涯、家庭變得更容易了。法國、北歐各國、英國的生育率幾乎回到了2左右。但在那些「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仍盛行的國家,比如說德國跟義大利,生育率仍然很低。有學者稱這樣的生育率回復情況為「性平紅利」。

因為家庭、婚姻等傳統觀念,亞洲的性平紅利,比歐洲更不明顯,也更難達成。亞洲的工業化腳步比當時的歐洲快,但面對家庭的態度,以及社會風氣,還沒跟上腳步。

男性通常傾向於娶比自己年輕的女性;而出生率低,理論上來說,代表著30-35歲男性數目,會比25-30歲的女性數目多。《經濟學人》說,某些亞洲國家到了2070年時,適婚男女比例可能達到1.6比1。到時候,男性間的競爭會變得更激烈,必須要分擔家務、照顧小孩,才能吸引到另一半。而堅守「男主外女主內」的男人們,只能孤老一生。

男性讀者們,決定開始做家事了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mlkj』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