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小留學生的一封信:我們幸運能出國,是否也該為台灣做點什麼?

給台灣小留學生的一封信:我們幸運能出國,是否也該為台灣做點什麼?
Photo Credit:Sean McGrath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留學生不是不愛台灣,但面臨現實就是如此殘酷。花了這麼多錢出國讀書,會希望在外多多打拼。除非有些人幸運錢多到可以吃一輩子,不然在面對現實挑戰下都不會選擇回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瘋女孩

今早離開了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在倫敦機場等待回台灣班機的我,也即將結束大學畢業之旅。坐在候機大廳,腦海中的思緒不禁飛快的回憶起這些年在國外的留學生活。

我就讀的美國康乃爾大學,成立至今有150年。大學部共有14,000人,但持有台灣護照的我們幾位大學生不到30人。

兩年前我與幾位台灣大學友人向學校申請創立了屬於我們自己的台灣同學會 Cornell Club of Taiwan (CCT)。

CCT與很多美國校園常見的TASS (Taiwanese American Student Society)性質有所不同,除了社交及發揚台灣文化,還有培育專業能力的理想。CCT服務台灣學子,幫助他們拓展台灣的人脈,為畢業後求職生涯做準備。

創始以來,我們便積極的與台灣的康乃爾校友會合作,邀請各行業的傑出校友分享專業知識 。舉例來說,我們曾與紐約大學台灣同學會,共同舉辦「台灣人在紐約創業論壇」,並邀請到Boxed的執行長──Chieh Huang與其他成功創業家分享創業秘辛,加強業界與學界的連結,此活動成功收到廣大迴響,當地華人報社也有報導。

從當初一手創立社團,交棒給現任會長,到今天我也離開康大四個月了,成爲社團校友,開始為自己的人生打拼,特別感慨時光飛逝。

回想留學身涯也有7年了。當時15歲的我離鄉背井,自我價值幾乎都在國外時期時形成,所以我很能理解為什麼留學生之中,許多人會選擇長期定居於國外。

我們小留學生們,錯過了福利社、畢業旅行、聯考、營隊、補習班及聯考的日子。

我們小留學生們,有台灣小孩沒接觸過的Prom(舞會)、V/JV校隊、大學申請書、Spring Break Florida Trips及台灣同學會。

Photo Credit:Sean McGrath CC BY 2.0

隨著多年在外,我們的英文開始變得比中文好,外國朋友漸漸也比台灣的朋友多,放假回台灣,不管到哪裡都被認成ABC,朋友大多久沒聯絡,也不知道該約誰出去玩。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回家的感覺是孤獨,這種格格不入感覺沒有減少,且隨著每年加深,久了我們也開始質疑自己到底屬於哪裡。

而每當一群康大台灣人聚在一起討論畢業後的計劃,總是蹙著眉頭說 我也想回台灣工作,只是景氣差,工資低,沒什麼好的機會。

留學生不是不愛台灣,但面臨現實就是如此殘酷。花了這麼多錢出國讀書,會希望在外多多打拼。除非有些人幸運錢多到可以吃一輩子,不然在面對現實挑戰下都不會選擇回國。

我想可能很多留學生跟我一樣,雖然現在為了工作離開台灣,但10年、20年、30年過後,大部分的人還是會回到這塊寶地。離開台灣的時間比在台灣土地的時間長,但到頭來我們生來就是個台灣人,目前雖然身不在台灣,我們還是能為奉獻於我們的家鄉,

別忘了台灣給了我們多少資源與機會,成就了今天的我們。

別忘了早餐店阿姨的熱情,司機大哥的友好,大街小巷的小七與珍奶,台灣民主與言論自由。

別忘了阿里山上的日出,日月潭的河畔,墾丁的海浪。

別忘了我們每踏出一步,都要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Photo Credit:m-louis .® CC BY 2.0

我們很幸運能出國探索世界,在海外的台灣同學會內嘻嘻哈哈,辦個臺灣夜市叫老外試喝珍珠奶茶、唱他們也聽不懂的周杰倫、秀個陀螺或書法。但在老外面前耍猴戲我們也累了,這力氣不如拿回台灣,可以做得很多。

例如,康乃爾台灣同學會正在努力推動與台灣業界接軌。給學生一個瞭解台灣的機會,也給業界一個機會網羅出國深造的優秀台灣留學生,降低人才外流。 最近認識一位來自矽谷的華僑,暑假期間他選擇回台舉辦兒童夏令營,透過自身的經驗,分享在矽谷得到的知識,讓台灣的孩子有機會接觸矽谷的一流工程技術。

總歸一句,不管你現在人在天涯海角,身為留學生,我們都有責任,讓台灣踏上國際舞台,讓台灣得到世界的認可。

我們愛台灣的心情是一樣的,但我們做的都不夠多。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如果每個人都能盡自己的力量,想像留學生集體的力量該有多可觀!

所以請留學生們請別再逃避了。

We can all do something for Taiwan.

To the future of Taiwan and our people.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