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延續中國政權,需要的不是近代資本主義國家的自由民主,而是重建「帝國」

要延續中國政權,需要的不是近代資本主義國家的自由民主,而是重建「帝國」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毛的政策不只以馬克思主義為基礎,更傳承來自中國歷史的「正統性」。蘇聯的馬克思主義政權滅亡了,中國的卻沒有毀壞,其原因可以說就來自這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柄谷行人

二十世紀有一件發生在舊帝國的革命,那就是中國的革命。我所指的是,毛澤東所發起的中國革命。

只有在重視階級勝於民族的馬克思主義者發起革命的地方,舊帝國才能夠不被民族主義分解,保持廣域國家的樣貌。諷刺的是,帝國還因為馬克思主義而繼續存在。但是到了1990年代,蘇聯瓦解了,連南斯拉夫聯邦也瓦解了,但中國的體制卻沒有瓦解;這是為什麼?

孫文最初以西洋近代國家的觀念為基礎,構思中國的革命。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但是接下來所建立的共和制,卻完全無法發揮機能。不但軍閥林立,其中袁世凱還在1915年恢復帝政,自任中華帝國大皇帝。以壞的意義來說,「帝國」回來了。因為此一事件,孫文修正了他對中國革命的願景。他的思想也受到1917年俄羅斯革命的影響。孫文和列寧交流,並且以「聯邦」來構想國家的體制。

孫文死後,他思想中的兩個要素:西洋式近代國家建設以及社會主義革命,分別由蔣介石與陳獨秀繼承。陳獨秀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但是,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革命的,不是他們兩人,而是毛澤東。毛和他們兩人都不同。毛是馬克思主義者,蔣介石不是;但毛和陳獨秀也有決定性的差異。陳認為中國革命的主角是產業無產階級。那並不一定因為他是托洛茨基派;從前一般的馬克思主義者,沒有人把農民當作革命的主體。然而毛主張農民、農村革命。因此,他一直受到共產黨領導階層的排斥。

毛澤東以農民為革命主體的想法,違反了從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他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不只是因為現實中貧農佔壓倒性的多數,同時也因為他通曉中國社會政治的結構與歷史。王朝交替的時候,必定有農民、流民的叛亂。能夠受到農民支持,又提倡土地改革(均分化)的人,就能成為新的皇帝。毛澤東的政權也是一樣。可以這麼說:孫文和陳獨秀等人以西洋為典範來思考,而毛澤東則立足在帝國的經驗之上。

在中國,王朝的交替是「易姓革命」,新王朝必須具有正統性。正統性來自兩方面:一個是必須符合「天命=民意」,一個就是維持、甚至擴大版圖。毛澤東發起的革命,以馬克思主義來看是個例外,但卻符合中國「革命」的觀念。在這個意義下,毛的社會主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毛澤東特別引人注目的政策之一,是以人民公社為象徵的土地政策。這不是對蘇聯的模仿,而是繼承過去王朝無數次土地公有化嘗試的傳統。第二,關於多民族的方面,也繼承了清朝的政策。清朝可以說是少數民族(滿洲人)建立的王朝,擅長統治多數民族。

舉例來說,清朝讓周邊的西藏與維吾爾進入「藩部」,給予優渥的待遇。共產黨政權則讓「藩部」原封不動地成立自治區,優厚地對待並給予援助。這些政策看起來和蘇聯的政策類似,但實質是不同的。毛的政策不只以馬克思主義為基礎,更具有「正統性」。蘇聯的馬克思主義政權滅亡了,中國的卻沒有毀壞,其原因可以說就來自這裡。

共產黨在中國以王朝的身分存在,也因此背負著其他地區馬克思主義政權所沒有的義務。共產黨統治的正當化──不管哪個王朝都一樣──需要兩個條件,就是經濟的發展與社會主義。但是,這兩個條件從根本上是互不相容的。如果沒有經濟的發展,國家將從屬於其他的國家,而失去王朝的正統性。另一方面,如果經濟發展起來,則會產生階級的、地區性的不平等,最後導致多民族的不平等,帶來民族的自決與帝國的解體。這樣一來,也會失去王朝的正統性。

中國共產黨從掌握政權開始,就一直面對著互相矛盾的這兩個課題。最初的十年,經濟有顯著的成長,卻帶來了階級的差距、城鄉差距、以及各民族之間的差距。針對這一點,毛澤東提倡「繼續革命」,企圖急進地平等化;那就是「文化革命」。毛所說的繼續革命,不只是來自托洛茨基、或是馬克思主義者繼續革命(永續革命)的觀念,而是根源於中國易姓革命的傳統(註)。

在中國以外的馬克思主義者政權,並沒有這樣的企圖,而且就算不這麼做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但中國的政權必須實行這樣的政策。它們的不同,在1989年的時候看得非常清楚。東歐與蘇聯圈的各民族獨立了。過去在這些地區聯邦國家之所以能夠存續,是因為重視階級勝於民族的社會主義志向,但是當階級差距加大,就轉化成民族的差距。這樣一來,各民族的分裂無法避免。另一方面,中國並沒有演變成這樣的情況。那是因為──雖然已經引起批判──「文化革命」的遺產實質上還遺留下來。

在那之後,鄧小平政權急速地向著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前進,而且獲得成功。但是隨之而來的,是階級的差距、城鄉的差距、以及各民族之間的差距,從而產生許多的問題,特別是少數民族獨立的要求,是理所當然的。這樣的情形恐怕執政者在最初就已經預想到了。為了維繫「帝國」,經濟發展與社會主義式的平等,都是不可欠缺的。

中國所需要的,不是實現近代資本主義國家固有的自由民主主義,反而是重新建構「帝國」。假使中國成立自由民主主義的體制,那麼不只少數民族要求獨立,漢族大概也會分裂成各種地區性的勢力吧。不論如何富於民主精神,招致這種事態的政權,不會得到民意的支持。也就是說,無法具有以「天命=民意」為基礎的正統性,也就不會長久持續吧。不僅如此,採行這樣的方向,從世界史的觀點來看 ,也是愚蠢的。

現在不管到哪裡,小規模的國民國家都已經到了窒礙難行的狀態。世界各地過去曾經有過世界帝國的地區,接二連三地形成廣域共同體。首先開始的是歐洲共同體。在歐洲,從拿破崙的帝國開始,到納粹的第三帝國為止,雖然都企圖重建羅馬帝國,但全部都只是帝國主義而已。關於這一點,歐洲共同體則是有意識地,試圖回復「帝國」的原理。

相對於歐盟,其他地區也形成了區域性聯盟。舉例來說,伊斯蘭圈的各國採取了伊斯蘭主義的形態,結合成一個聯盟。這樣的聯盟,以過去在世界帝國之下形成的文化同一性為基礎。所以,在世界各地,看起來彷彿過去的世界帝國正在復活。在俄國也是一樣,普汀正提倡統合舊蘇聯各國的「歐亞同盟」。在這些地區之中,唯獨中國不需要特別做什麼;因為清朝這個帝國沒有分裂,留到現在。以規模來說,中國超越各地的國家聯合體。中國所需要的,是自覺到這樣的情況。換句話說,中國應該超越國民國家的觀念,以創造積極意義下的「帝國」為目標。

:毛澤東曾經把自己比擬為秦始皇。在某種意義下,他說的沒錯。如果順著他的邏輯類推,我們可以把鄧小平看作是漢代根據老子而實行Laissez-faire(無為)政策的竇太后。無為政策帶來經濟上的發展,卻也產生階級差距,造成各地諸侯的跋扈囂張。於是武帝引進儒教,試圖解決這些問題。這放在當代中國的脈絡下來看,應該是意味著從根本上修正「鄧小平路線=新自由主義」吧。

書籍介紹

《帝國的結構:中心‧ 周邊‧ 亞周邊》,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柄谷行人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