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工讀應納保?大學校長:別拿勞基法當令箭,擬聲請釋憲

學生工讀應納保?大學校長:別拿勞基法當令箭,擬聲請釋憲
Photo Credit: neverbutterfl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表示,學生工會串連抗議,勞動部就到大學勞檢,但學校和工廠不同,「不能拿勞基法當令箭」。

大專下周就要開學,但各大學兼任助理、工讀生納保衍生出低薪高保、大量停聘問題依舊無解。勞動部長陳雄文2日表示,勞動部也不想介入校園,但現在老師要學生做事都Line來Line去,內容變成檢舉老師廉價使用勞工的呈堂證物;由於檢舉案件太多不能不處理,他鼓勵大學聲請釋憲,釋憲結果若是勞動法令不該進入校園,勞動部立刻撤退。

中央廣播報導,陳雄文應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之邀到高雄演講,他說很多老師跟學生太熟了,請學生做事都是Line來Line去,Line的內容有時間、交代任務,例如「老師叫我幫他帶小孩、幫他搬家、買車票」等。

陳雄文提醒大學教師到PTT看一下,太陽花學運之後,「現在的學生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學生了」,如果還用早年的師生關係來看現在的學生,真的會誤判。

成大副校長黃正弘也證實,教育部曾召集頂尖大學討論工讀生納保,當時校長們曾建議由教育部聲請釋憲,但教育部表示不是直接受害人,將釋憲責任推還給學校。但由於勞動部與教育部都不願插手釋憲,大學校長目前決定由政大代表提出釋憲,目前還在蒐集資料。

中央社報導,台灣大學主任秘書林達德表示,學生兼任助理納保問題爭議很久,訂定專法是最好的方法,但因為外界壓力,教育部和勞動部只好各自發布原則,也衍生身障聘僱人數、低薪高保等後續問題。

林達德也指出,除了訂定專法解決爭議外,釋憲也是可行方法之一,但不管是訂專法或釋憲都相當費時,緩不濟急,無法解決眼前問題,學校目前只能先讓兼任助理分流來因應,也希望勞動部盡快能提出身障聘僱的配套,減低對學校的衝擊。

聯合報導,教育部次長陳德華表示,教育部立場不變,學校須將兼任助理分為學習型、勞雇型,並為勞雇型學生納保。

至於聲請釋憲權在各大學手中;台大則表示,「斑馬就是斑馬」,不能硬說是黑馬或白馬,釋憲是希望勞動部重新思考,不要把學生和勞工身分做簡單二分法,應該另闢專法解決問題。

國立大學協進會理事長、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表示,兼任助理和工讀生納保問題已經困擾學校很久,學生工會串連抗議,勞動部就到大學勞檢,但學校和工廠不同,「不能拿勞基法當令箭」,有人檢舉就來查或開罰單,這樣只會讓學校、學生都變成輸家,必須要朝「少輸為贏」的方向走。

楊弘敦指出,在實驗室做完實驗後,清理環境、洗燒杯、倒垃圾本來就是應該的,不能這樣就說是勞工行為;日前頂尖大學討論會上已經獲得各大學校長共識,希望藉釋憲讓勞動部了解,納保辦法有爭議,讓學校有些時間適應或緩衝,不要動不動就來勞檢。

大學兼任助理納保是遲來的正義?從頭剖析兼任助理的納保爭議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