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到「波卡」沒關係,一起來合購文萌樓吧

買不到「波卡」沒關係,一起來合購文萌樓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來不曾將性工作者視為政策服務對像的台北市,卻要擺出一副自己很開明、對性工作很友善的樣子,這不是偽善,甚麼才是偽善?

文:V太太

悠遊卡公司發行了一張悠遊卡,卡上印有以拍攝色情片聞名台灣的日本女星波多野結衣的照片,於是開啟了台灣社會這一週最熱烈、涉及設計、行銷、政治與性別等各種不同話題的大亂鬥。

光是從性別角度出發,就有許多不同立場交鋒,一面有保守的父權擁護者認這樣「不良的」女性帶動的「不良」話題有害社會公序良俗,另一面是那些假中立真保守的偽進步份子以保護女性之名卻在字裡行間透露出歧視女性之實。

一面有知識份子們看似為波多野與性工作者護航,卻不願意去深究這各社會對女體的幻想與管束,以及深埋的厭女情節,只期待靠著人手一卡從此便得前衛進步;另一面又有把自己塑造成婦女代言人的「姊妹」與「母親」們,開口閉口都是反壓迫反歧視反物化,卻無視於不同階級、社群女性那可能不為她們所理解的主體性。

各方交鋒熱烈,最後北市府與悠遊卡公司決定以電話販售「波卡」,全城夜不成眠,卡片銷售一空。

我絕不同意許多衛道人士反對發行該卡的論點,更痛恨許多評論中展現出來的厭女思維與對性工作者的歧視,但我最終決定,不,我不願加入這場搶購行列。

不是因為我是女性,儘管對於很多保守人士來說,女人也有性慾也愛欣賞美女這件事情可能太難以想像,但我作為一個異性戀女性確實也看A片也愛美女。另一方面,看著許多朋友如此熱衷,我確實一度也衝著想要氣死假道學的大人們的心情對波卡心動,但最後仍是推翻了自己這樣的想法。

原因很簡單:我認為波多野絕對有資格站上悠遊卡卡面,但是以台北市政府為最大股東的悠遊卡公司沒有資格發行這樣一張卡,台北市政府更沒有資格用這樣的主題行「公益」,或是以這樣的姿態瞎掰的自以為一個進步城市。我更不願意去幫台北市政府的假開明背書。

先別提性工作在台灣仍舊不合法這種超越市政府層級的事情,在現行社維法下,各縣市其實是可以自行設置性專區的,但包括台北市在內的六都首長不是明言不支持,就是迴避問題。

而自廢公娼以來,台北市對於性工作者的權益從來是不聞不問。公娼歷史的重要遺跡、妓權運動的代表地之一的文萌樓近年來在投機客、都更壓力和社區歧視下面臨拆除的命運,一直以來為妓權運動而努力的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更隨時可能無家可歸。

但不論是郝龍斌或柯文哲,都不曾為保留古蹟出一絲的心力。柯文哲即使在選前丟出了「公辦都更」的說法,但至今還是無消無息。今年六月,高等法院再次在文萌樓現屋主和日日春間的訴訟中判決日日春敗訴,日日春可能今年年底就會遭到迫遷

更一審敗訴 高院判日日春須返還文萌樓

而台北市政府到現在還是甚麼都沒做。

這樣對待公娼歷史、妓權運動的台北市政府和其所管理的悠遊卡公司,憑甚麼告訴我,他們要以性工作者為行銷工具增業績「做公益」?從來不曾將性工作者視為政策服務對像的台北市,卻要擺出一副自己很開明、對性工作很友善的樣子(但又得一直強調波多野和其他的性工作者不一樣,她很「清新」),這不是偽善,甚麼才是偽善?

最近波多野的悠遊卡事件,又看到嘴唸經、手摸乳的群魔亂舞。日日春也打算來推出限量妓念悠遊卡貼,絕對清新、保證健康、完全公益!—–我們也來置入性行銷一下—–【文萌樓贖身計畫開跑 暨 麗君逝世週年紀念會】 ●8/29(六…

Posted by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on 2015年8月27日

如果波多野結衣可以因為悠遊卡業績分紅,那麼購買對於喜歡波多野的人來說便是合理的選擇,然而波多野結衣又不會因此得利,大家要支持她的話,不如找機會支持她的正版影片可能還比較實際。

如果台北市政府販賣波多野結衣悠遊卡的營收,是為了拿來投入性工作者的服務、為了執行文萌樓的維護、甚至是為了規劃性專區,那我更會大力支持。

但現況並非如此。悠遊卡公司與台北市政府利用了年輕女體,利用了一個他們可能根本瞧不起的產業與工作者(回顧市府和悠遊卡公司代表的發言,實在不像瞧得起的樣子啊),假公益之名,行衝業績之實,公益所得捐助的對象可能還是不贊同性工作除罪的組織

面對這樣自相矛盾又消費波多野結衣和性工作者的做法—這裡的消費指得不是身體的消費,而是指悠遊卡利用了波多野作為性工作者的人氣,卻沒有打算為性工作者爭取福利—我實在不願參一腳,幫台北市政府沽這名、釣這譽。

所以縱使我支持性工作 / 產業合法化,我也不支持台北市政府這麼輕易地下莊,自以為可以靠著好業績無視自己的偽善,從此繼續消費性產業。

不過這時候說這話,也已經太晚,卡片早以驚人的速度銷售一空。

但我仍希望不管有沒有卡片,我們都不應該太快的遺忘這件事情,而要繼續監督、檢視台北市的性產業和其他性別政策。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