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蔬菜水果是好事,但真的能降低癌症的發生率嗎?

多吃蔬菜水果是好事,但真的能降低癌症的發生率嗎?
Photo Credit: Skånska Matupplevelser@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癌症真的是由特定致癌物引起的嗎?只要好好吃蔬果,就能降低癌症發生的機會?費時十餘年的科學記者探究之路,帶你看看真實的癌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喬治‧強生(George Johnson)

1980年,芮伯利在米蘭大學獲得醫學學位與公共衛生碩士學位,他也跟隨義大利前輩醫師的腳步,致力於尋找癌症線索。離開米蘭後,他到哈佛修了流行病學的碩士。我來到芮伯利任職的倫敦校園時,他已經在辦公室裡等我了。溫文儒雅的芮伯利說話輕聲細語,身材又高又瘦,肯定是個相信控制體重可預防心臟疾病與癌症,並付諸行動的人。

一個半小時的談話中,我們討論了他在流行病學上的發現。幾個月後我再回想,仍然對營養學上的不時翻盤,感到無所適從。今天對身體有益的食物,很可能明天就成了有害的東西,這樣的反反覆覆,讓人不禁要問:得不得癌症真的由得了我們自己決定嗎?

四十多年前,大家對菸草會導致肺癌,已經很清楚了。因此,其他癌症肯定也是某種化學物質引起的,是再合理不過的推論,更何況現今的工業環境中,總有汙染不斷進到空氣和水中,食物中的防腐劑、殺蟲劑也日益增多。「大家總是認為,癌症一定是致癌物引起的,」芮伯利說道:或化學物質、或病毒、或細菌,總之一定是某種致癌物造成的。然而,這個假說在初期就禁不起考驗。

「大家針對最常見的幾種癌症,包括乳癌、大腸癌、攝護腺癌等,都做了完整的研究,但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具有實質意義的致癌物質。」芮伯利的意思並不是說,會導致癌症的物質沒有影響力,「接觸過多空氣或水中的致癌物質,確實會導致癌症。但是有50%或60%的癌症是我們完全不知道原因的。」

只有極少數的癌症案例,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是遺傳造成的,以移民者為對象的研究可以證明這一點。移民到新國度的人們,身上擁有的還是原有的基因,但是不出一個世代,他們罹患癌症的情形就不再像祖國的人,反而比較像新國度的人了。就像多爾和佩托的研究發現的,最重要的因素還是人們的行為。慢慢的,大家也逐漸有了共識,認同我們的飲食習慣才是促成癌症的最可能因素。

最早的證據同樣來自實驗室。這次,科學家不再在兔子耳朵塗抹焦油了,他們改餵食動物不同的食物,想要看看這些動物可以長到多胖。「有些實驗並沒有用到化學致癌物質,只是改變飲食中的脂肪含量。但是實驗結果發現,光是這麼做就可以改變罹患癌症的機率,」芮伯利說道。起初,大家以為是飲食中的脂質過多造成的。但是進一步研究後才發現,問題不在脂質、或任何其他的成分,而是攝取的總熱量。原來,肥胖本身就是引起癌症的主要因素。

有些食物帶點小風險,像是含鹽量高的飲食與胃癌有關,紅肉和加工過的肉則和大腸癌有關,問題可能出在亞硝胺、亞硝基化合物。「但是這些物質與癌症的相關性,都不像抽菸與肺癌間那麼顯而易見,」芮伯利說道:「我們這裡講的是,會將癌症罹患機率提高一倍半到兩倍的生活習慣。」如果這個物質原本的風險就很低,即使是變成了兩倍,引起癌症的機會還是不高。但是把範圍擴大到數百萬人的時候,的確有可能對公共衛生帶來衝擊。再繼續深究下去,會需要大規模的流行病學研究,解讀起來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1980年代是個充滿挑戰的時期,」芮伯利回憶道。癌症研究人員分成了兩個派別,就像但丁所處的佛羅倫斯,當時的義大利政治鬥爭激烈,原本代表新興市民利益的貴爾夫黨(Guelphs)很快分成了黑黨與白黨一樣。「其中一派的人認為,癌症的發生是環境中的致癌物造成的,另一派的人卻說,癌症在缺乏環境致癌物的情況下,一樣可以發生。我則是從致癌物的這一派,跳到了生活習慣的那一派。」芮伯利感興趣的,除了哪些因素會導致癌症外,還包括如何預防癌症發生。

接下來的十年間,他參與了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會與美國癌症研究院推動的研究計畫,審閱了四千多份關於營養對癌症影響的研究,希望能從中看出端倪。1997年,名為《飲食、營養與癌症的預防:全球觀點》的審閱報告出爐,立刻引起了一陣「每日五蔬果」的風潮。這些都是發生在南希得知罹癌幾年前的事了。當時的最佳證據顯示,水果和蔬菜有很明顯的影響力:「飲食中含有大量且多樣的蔬菜水果,可以將癌症發生率降低20%。」因此,「食用大量蔬菜水果」就成了首要的事,建議量是一天要吃五種以上的蔬果。布羅蒂(Jane Brody)在她廣受歡迎的《紐約時報》健康專欄上,將這份報告的建議做了總結:

特別具有抗癌能力的蔬果,包括:洋蔥科、十字花科(像是綠花椰菜、白花椰菜、白菜、甘藍菜、孢子甘藍等)、乾豆、番茄、深黃色或橘色的蔬果(像地瓜、哈密瓜、南瓜)、柑橘類水果、藍莓,以及黑棗和葡萄乾之類的果乾。

事情如果這麼簡單就好了。十年後,就在2007年,傳來了令人失望的消息。芮伯利一樣是這項研究的靈魂人物。隨著研究證據的精進與累積,關於蔬果的神奇力量已不復存在。雖然還是有證據指出蔬果能夠降低某些癌症的發生,但效果大多只維持在「有限」到「可能」之間。研究報告表示:「目前仍沒有確切的證據,可證實蔬果具有保護力。」

早期報告的問題癥結,在於當時的研究多採取回溯性的方式。參與研究的人們必須回憶曾吃了哪些東西,有時候是回憶過去幾年間,有時候甚至是回憶幾十年的事,因為對某些癌症來說,孕育的時間就是這麼長。「當你問一位七十歲的大腸病人,他四十五歲或是五十歲時都吃些什麼,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答案,」芮伯利說道:「回答有沒有抽菸或是喝酒,可能會容易得多,因為這些是重複且固定的事,所以你會記得。」但是「你多久吃一次紅蘿蔔呢?多久吃一次梨子呢?吃了幾顆梨子、幾顆草莓、幾顆蛋呢?對了,別忘了把那些摻在其他食物裡的雞蛋也一併算進來喔。」芮伯利認為前瞻性的研究方式,可信度會比較高,採取這種研究方式時,研究人員會追蹤一個大群體的生活方式,最後再將得了癌症和沒有得癌症的人進行比較。「我們不需要到病床前,去詢問癌症病人多久吃一次沙拉,」芮伯利說道:「我們從一般人的正常生活中,開始蒐集情報。」

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會的計畫還在進行中,芮伯利又著手成立了「歐洲癌症與營養學前瞻性調查」(EPIC)。從1990年代起,研究人員開始針對來自十個國家、五十二萬名身體健康的參與者,進行監視。除了定期記錄他們的身高、體重、就診紀錄外,也蒐集他們在飲食與生理活動上的狀況,並定期抽血,這些血液樣品會暫時保存在液態氮中。隨著資料庫裡的資料與日俱增,來自不同大學的研究人員以及政府相關人員也開始在當中尋找相關性。

記載在2007年報告中的部分結果,完全顛覆了大家對蔬菜與水果原有的期許。令我們驚訝的還不只這樣。我和芮伯利見面時,這些人當中約有六萬三千人罹癌。吃不吃蔬菜水果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蔬果既沒有降低總癌症發生率,也沒有降低特定癌症,例如乳癌、攝護腺癌、腎臟癌、胰臟癌的罹患率。似乎只有在吸菸者罹患肺癌、口腔癌、鼻咽癌和食道癌等癌症的情況,提供了一點保護作用;但是現在做任何猜測都還太早。除了吸菸外,飲酒過量也是促成癌症的一大風險。而吸菸和飲酒過量的人,好像注定就是不太吃蔬菜水果。一份初步研究發現,蔬果或許可以稍微降低罹患大腸癌的機率,但這效果也一樣有爭議。

傑出的營養學家魏利特(Walter C. Willett)和芮伯利是長期合作夥伴,魏利特同時也是著名的「美國護理人員健康研究」計畫的領導人。在擔任《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期刊》編輯期間,魏利特就曾說過,研究人員都「太過樂觀了」,EPIC的發現只能說再次證明了「多吃蔬菜水果與癌症罹患風險之間,就算有關聯,也是極其微弱的關聯。」多爾和佩托的研究告訴我們,合成的致癌物質不是罪魁禍首。現在看來,蔬菜水果也不是靈丹妙藥。

不過也不是說,吃什麼東西都毫無影響。根據EPIC研究人員的推測,一名五十歲、每天吃一百六十公克紅肉和加工肉品的人,十年後罹患直腸癌的機率是1.7%,比起攝取量低於二十公克的人要高了0.43%。但是你每天得吃不少漢堡和熱狗,才會吃超過一百六十公克,而且當中仍然有許多複雜的因子得考量。這項研究已經針對吸菸、喝酒等可能誤導結果的因素做了調整,但是我們不知道這些肉食主義者,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曲解結果的行為。

同時,也有研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以觀察為主的流行病學一定有它的不確定性,以及究竟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因果問題得討論。想要得知真相,最好的方法就是進行大規模的隨機試驗,然後要求其中一群人堅守多吃某種食物、另一群人堅守少吃這種食物的原則,過了二十年或三十年後再來比較結果。唯有這樣,我們才能信心滿滿的告訴大家,這種食物會不會影響一個人的罹癌風險。EPIC想蒐集的,就是盡可能接近這樣的結果。

書籍介紹

《癌症探祕》,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喬治‧強生(George Johnson),科學記者、科學網站共同主持人。

當作者心愛的妻子罹患了轉移性癌症,作者開始著手學習一切有關癌症的知識,他訪談了許多研究癌症成因的科學家、致力於治療癌症的醫師、以及正與癌症搏鬥的病人。

歷經十餘年的調查,加上陪伴妻子抗癌的體會,作者完整記錄了有關癌症起因的新理論(從演化生物學、分子生物學、到賽局理論、物理學)、革命性的治癌方式,以及為什麼治癒癌症迄今仍然是難以完全鎖定的目標。這本書從化石發現恐龍也會罹患癌症開始寫起,作者高度感染力的散文風格、不屈不撓探索真相的科學求知求真態度,交織成這部有血有肉的癌症追獵史。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