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微波真的會致癌嗎?答案是,不確定

手機微波真的會致癌嗎?答案是,不確定
Photo Credit: michael davis-burchat@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今仍未找到使用手機與腦癌發生有關的明顯證據,許多流行病學家都對國際癌症研究署仍將微波輻射列入可能致癌物質的清單上,感到不可思議;但國際癌症研究署認為,雖然沒有證據明確表示微波輻射會致癌,還是小心為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喬治‧強生(George Johnson)

一個晴朗的冬日,我沿著蜿蜒的小路,上到了海拔比阿布奎基高了3,310公尺的聖蒂亞山的山頂上,徜徉在一片鋼鐵森林當中。這是新墨西哥州和美國西南部的通訊基地,山頂上矗立著一座座廣播天線與微波天線的電塔。微波是一種微弱的電磁輻射,它的頻率比無線電波高,但是比熱輻射和可見光低。由於微波的波長只有0.1公分到1公尺之間,很容易便可利用碟型天線,將它們集中成束狀,然後用它來轉播電視廣播節目、進行長途通話,或是傳遞信號塔間以及衛星間的訊息。

我們的手機、無線網路裝置也都會發射和接受微波。有些人認為,這樣的微波輻射會引起腦瘤等疾病,而聖塔菲最近就集結了一群這樣的人。他們在公聽會上作證,要求無線裝置退出圖書館和市政府等公共場所,只要一有新的無線通信基地臺要申請核准,他們就群起反對,就連裝在教堂尖塔上、那沒有人看得到的基地臺,他們也不放過。他們感覺得到這些微波輻射,或者說,他們相信他們感覺得到這些微波輻射。譬如,有位聖塔菲居民對他的鄰居提出告訴,理由是這鄰居使用的iPhone會發射有害物質。

有一位來自羅沙拉摩斯的物理學家,只要出現在公共場合,就會戴著鐵鏈盔甲帽做保護。知道我對於接觸少量微波輻射會有害處這件事並不以為然,他對我下了戰帖。他要我到這座山上來,在天線旁待個一、兩小時,然後看看我事後需不需要吃阿斯匹靈來治我的頭痛,或是晚上可不可以不吃安眠藥就入睡。

到了山頂上,我先繞了一圈,環顧一下四周一望無際的景象,也逛了禮品店,並觀賞了一場戶外婚禮。接著,我坐下來讀一本和集體歇斯底里與健康恐慌有關的書。書的內容淨是一些缺乏依據、但是在網路上瘋狂傳播的迷思,像是有些人對手機的恐懼,就是所謂「轉移性文化基因」的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在這個體驗過程中,我全程帶著一具微波測量儀,並且確定我一直暴露在至少每平方公分一毫瓦的微波輻射下。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認為暴露於這個微波輻射量超過三十分鐘,可能對身體有害(太陽的輻射能量是每平方公分一百毫瓦。),但是那些反對無線裝置的人表示,這個輻射量比起可導致腦癌的輻射量高了好幾倍,認為這樣的標準太過寬鬆了。兩個小時後,我開車回家,隔天醒來也沒有感到任何不適。也許要再過幾十年,我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為腦癌埋下了病因。

如果我真的得了腦癌,致病的機制也不會是目前已知的科學可以回答的。我們目前知道的,只有暴露在高頻率的紫外線、X射線和γ射線之下,才會導致癌症發生。頻率愈高,代表波長愈短,攜帶的能量也愈高。這類電磁波的波長只有十億分之一、甚至幾兆分之一公尺,可以輕易穿透細胞,打掉原子中的電子、破壞DNA。

但是像微波這樣溫和的輻射,只能造成含有水分的組織震動或是溫度上升,這也是微波爐加熱水或煮熟食物的原理。手機和無線網路發射出來的電磁波,強度連這個都比不上,如果它們真的會導致癌症,一定是另有原因。

包括微波在內的電磁場,可以影響帶電粒子的運動,而我們體內確實不時有鈣、鉀、鈉、氯等帶電粒子進出細胞。或許微波會改變這些電流的節奏,使得電流因而增強或減弱,最後干擾了某個重要的細胞路徑,引起惡性行為。免疫系統可能因此受到抑制,或是後成遺傳特性可能受到影響(也就是在不直接造成DNA突變的情況下,以甲基化等其他化學方式改變了基因的表現)。

但是這些都只是推測。科學家不斷在實驗室裡,探討微波是否會影響細胞分裂、DNA表現等細胞功能、是否會改變血腦障壁的效率、是否會將已知致癌物質的影響放大,結果至今仍然沒有定論。

有一項研究發現,貼近手機使用的大腦部位,葡萄糖的代謝,也就是將糖類轉化為能量的過程,較為旺盛,但是這個發現在臨床醫學上的意義,還有待釐清。另一方面,也有研究發現的結果是完全相反的,也就是這個部位的葡萄糖代謝是受到抑制的。雖然有幾項研究發現,長期暴露於微波下,會增加實驗室動物發生腫瘤的風險,但是有更多實驗發現沒有影響。

世界衛生組織整理了將近兩萬五千篇研究報告,還是沒有找到微波會導致癌症的有力證據。流行病學上的調查也是如此。過去二十年來,手機的使用日益普及,但是惡性腦瘤的發生率依舊維持在很低的狀況,大約是每十萬個人當中有6.1人,相當於0.006%。過去十年,惡性腦瘤的發生率甚至有穩定下降的趨勢。

即使如此,還是有流行病學家不善罷甘休,繼續研究手機的影響,其中最具野心的,非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底下的「通話機研究」計畫莫屬。研究人員蒐集了來自十三個國家的五千名腦癌病人資料,並和控制組比對。最後發現,使用手機講話的時間長短,和神經膠質瘤、腦膜瘤、聽神經瘤的發生率毫無關係。事實上他們發現,兩者之間甚至存在著負相關:經常使用手機的人罹患腦癌的機率,要比從不用手機的人來得低些。作者不認為這代表使用手機可以產生保護作用,而是研究方法上的抽樣偏差或隨機錯誤。這樣背離直覺的結果也代表:就算手機的使用有任何影響,也是極其微弱的,程度不過和統計上的誤差相當而已。

就像先前科學家認為,多吃蔬菜水果可有效降低罹癌風險時一樣,這項研究採取的也是回溯性的方式。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讓這個研究結果無法定案的原因。這項研究雖然沒有發現劑量與反應有成正比的關係,也就是說,癌症的發生率並沒有隨著手機使用的時間增加而增加;但是,在最常使用手機的那10%人當中,神經膠質瘤(glioma)的發生率確實一下子從0%增加到了40%。神經膠質瘤是最常見的腦部腫瘤,一般人的罹患率大約是0.0057%,提高40%之後則是0.008%。而其他腫瘤也有類似這種發生率突然上升的情形。研究人員把這些也都歸咎於研究方法的缺失,像是有人提到自己每天花了十二個小時的時間講手機,這聽起來太不合理了,而且有誤導的嫌疑。

或許是這些腦癌的病人亟欲為自己的疾病找到理由,因此高估了他們使用手機的情形,也可能是他們的記憶或理解力受到了腦癌的影響。美國癌症研究院事後又做了一次調查,還是沒找到手機使用時間與腦癌發生率之間的關聯。許多流行病學家都對國際癌症研究署仍將微波輻射列入可能致癌物質的清單上,感到不可思議;但國際癌症研究署認為,雖然沒有證據明確表示微波輻射會致癌,還是小心為妙。

另一方面,「歐洲癌症與營養學前瞻性調查」(EPIC)也針對相同的議題進行研究,規模同樣極富野心,不一樣的是這個取名「手機使用對健康的影響」(COSMOS)研究計畫,採用的是前瞻性的研究方式。COSMOS預計監測二十五名自願者,在二十年到三十年內使用手機的情形,這樣的規模顯然足以揭示使用手機的長期影響。只是我認為就算調查結果出爐了,一樣不會獲得所有人的認同,就像我們永遠沒有辦法為電纜線不會增加孩童血癌罹患率下定論一樣。

「電纜線會導致孩童血癌」是從三十年前就開始盛行的假說,電纜線發射出來的電磁波,波長很長,因此能量要比微波微弱許多。我們現在擔心的微波,波長是以公分計算的,但是無線電波的波長則是以公尺來計算的—頻率最低的調幅(AM)頻道,波長有數百公尺長,而頻率60赫茲的電磁波,波長有五千公里長。它們會在所經之處,包括人類細胞,引起微弱的電流,但是尚未有人發現這會導致癌症發生。流行病學家長久以來的研究,也未能找到它會帶來危險的證據,不過總是會有一些特殊案例出來唱反調。

書籍介紹

《癌症探祕》,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喬治‧強生(George Johnson),科學記者、科學網站共同主持人。

當作者心愛的妻子罹患了轉移性癌症,作者開始著手學習一切有關癌症的知識,他訪談了許多研究癌症成因的科學家、致力於治療癌症的醫師、以及正與癌症搏鬥的病人。

歷經十餘年的調查,加上陪伴妻子抗癌的體會,作者完整記錄了有關癌症起因的新理論(從演化生物學、分子生物學、到賽局理論、物理學)、革命性的治癌方式,以及為什麼治癒癌症迄今仍然是難以完全鎖定的目標。這本書從化石發現恐龍也會罹患癌症開始寫起,作者高度感染力的散文風格、不屈不撓探索真相的科學求知求真態度,交織成這部有血有肉的癌症追獵史。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