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德國人高尚收容難民是「好棒棒世界公民」嗎?我想尼采不這麼認為

你覺得德國人高尚收容難民是「好棒棒世界公民」嗎?我想尼采不這麼認為
Photo Credit: Talmoryair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尼采曾經說過「同情心的本質即是優越感」,在這個我同情你是因為你比我悽慘的思維下,反過來看就是「我比你要優越」。

敘利亞難民湧入歐洲的問題已經存在已久,日前一張難民兒童溺死在海岸的照片更喚起了全世界的注意,連平常對國際事務相對不關心的台灣也重視起這個議題。

歐盟的幾個國家中,德國政府一直是主張收容難民的,前兩天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宣示要接納80萬的難民,義大利和希臘長期也半搗亂的用開放邊界的方式引入海上難民。反觀例如英國、法國和在德國隔壁鬧得不可開交的奧地利,對難民湧入則採取較為保守的政策。其中法國在今年六月甚至以關閉邊界的方式不讓難民進入國土,歐盟各國還因此吵得不可開交。

經過這樣一輪的政府表態,一般人都會覺得德國人是裡面最高尚的一群,不但開放難民進入國內,甚至計畫用政策輔導他們適應德國,這表示德國終於擺脫了20世紀的菁英主義詬病,成為溫良恭儉讓的好棒棒世界公民了嗎?

我不這樣認為,而且我覺得尼采會同意我的觀點。

今年七月初難民問題在歐洲延燒最嚴重的時候,我正好在德奧一帶,也和很多當地的人討論這個議題。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年輕的德國人,他大約25歲上下,思維算是那種主流的「開放自由派年輕人」。他告訴我德國應該收容難民的理由是「因為我們德國經濟狀況好又比較有錢,所以我們應該收容他們」。

這個說法乍聽之下沒有問題,甚至在結果論上看起來都是好的,但是在這句話中我卻隱約聽出了在當代的政治正確之下,德國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公開提起的「優越主義」。尼采曾經說過「同情心的本質即是優越感」,在這個我同情你是因為你比我悽慘的思維下,反過來看就是「我比你要優越」。

如果一群人幫助另一群人的根本理由不是出自「你我都是人」,而是「我把你當人看」這樣的高下位階視角,那我必須要說納粹德國時代的種族優越主義並沒有消失。只是當時優越的人覺得要把不優越的人丟進毒氣室,今天優越的人改讓不優越的人來暫住家裡,因為這是今天的政治正確。行為不同,價值的核心卻相同。

如果要用一個更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說明這個概念,我就必須要出賣自己老芋仔爸爸的故事。在我們人口老化的社區裡有不少東南亞的外籍看護工,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外傭」,我遇到他們的時候都會打打招呼或寒暄兩句,有一次我爸看到我微笑著幫他們按電梯,回到家跟我說這樣子做很好,「因為我們家都很禮遇下人」。

當時我有點震懾,因為我對他們笑為他們開門,只是因為我對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但是在傳統思想的老一輩眼中,這卻是一種「上對下」的禮遇。我們是上,他們是下,我們對他們額外的好讓我們能站上所謂的道德高地(Moral high ground)。

我爸的情況是因為上一代的時空背景和禮教文化而成,但讓我驚訝的是,德國在歷經那麼多次的指責反省檢討之後,年輕的一代卻還是存有如此根深柢固的觀念。

當然你可以說德國人在歐洲確實是經濟的中流砥柱,也可以說如果這樣的思想可以讓難民可以好過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對,只是歐洲有著這樣思維的強權,也不怪周圍的國家看著德國總是覺得怕怕的。像是幽默作家比爾布萊森(Bill Bryson)所說,會不會哪個星期二下午德國人打膩了高爾夫球,就在星期五把波蘭給併吞了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