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大老談經濟與民粹 張忠謀:台灣還沒有準備好自由化

工商大老談經濟與民粹 張忠謀:台灣還沒有準備好自由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會者除了討論台灣的自由化、全球化發展,也對台灣的民粹發展相當憂心,對誰不滿意,就網路肉搜、言論攻擊,民主治國成了民粹治國。

聯合報導,理律法律事務所4日舉辦五十周年系列研討會,請到前副總統蕭萬長出席致詞。開幕式主題「開放vs.保護—台灣產業的全球活絡」邀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嘉新水泥副董事長張安平,和遠見天下創辦人暨董事長高希均對談。

與會者除了討論台灣的自由化、全球化發展,也對台灣的民粹發展相當憂心,對誰不滿意,就網路肉搜、言論攻擊,讓許多主事者沒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魄力,民主治國成了民粹治國。

理律法律事務所陳長文:

聯合報導,雖然該所歡慶成立五十周年,他卻對台灣現況感到憂心。他說,沒有台灣的經濟發展,就沒有理律,但台灣近十年來停滯、衰敗,甚至要消失不見了。明年選舉就在眼前,他呼籲所有政黨候選人非常明確提出來,要不要拚經濟?最重要的共識就是,沒有經濟,就沒有產業、服務業。

陳長文表示,民主與經濟並非對立,就像開放與保護也不是對立,開放是機會,改變也是機會,在保護內只會沉淪。他說,如果民主與多元是過去努力的成果,但忘掉如何拚經濟,得來不易的民主便沒有意義。只有經濟沒有民主,是「無根的浮萍」,台灣過去經濟發展很好,近十年來令人憂心。現在各種指標都顯示,台灣經濟已從非常好掉到真正不好,台灣的挑戰還是回到拚經濟。

前副總統蕭萬長:

聯合報導,國內現在出現很強的保護思想,反對自貿協定,也反對進一步開放國內市場,但作為一名經濟老兵,他要說「開放將推動進步,保護則形成停滯」。開放是台灣發展必走的道路,但開放利益應為中小企業分享,不能被少數企業壟斷,業者也不能期待政府用租稅優惠或是行政管理來解決衝擊。

蕭萬長表示,當年我們並未保護國內剛萌芽的電腦產業,後來發展出全球領先的個人電腦和筆記型電腦產業;過去開放金融市場時也曾引起很多人的憂慮,事實證明,開放並未形成外商金融機構獨霸的局面;過去開放汽車、服務業等,最後也都使產業進步,整體經濟也因此獲益。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

聯合報導,現在台灣的氛圍是「喜歡就民主,不喜歡就民粹」。例如大家都知道要開放,台積電所處的半導體產業已開放了30年,他理解開放的好處,但開放帶來的競爭,大家都不喜歡,許多人卻又不想冒這個險。

在威權統治下,開放的壞處可以控制,但在民主制度問題就很大。以美國為首的TPP,台灣沒有選擇,一定要加入,但他相信台灣加入機會很小,因為在政治關卡之前,還有台灣社會開放程度與開放意願。

張忠謀強調:「我不是一個天生的悲觀者,我是一個天生的現實者。」他所處的產業半導體已開放幾十年,不開放的話,對於晚起的台積電和台灣而言,都不可能成功,所以他深知開放的好處。只是,張忠謀說他在台灣待了30年每天留意時事,認為台灣不太可能在可見的未來真正開放,無可避免會是一半開放、一半保護的命運。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

聯合報導,徐旭東感嘆,「開放」最終仍是心態的問題,企業要往外走,需要更多了解跨國地區法律的人才,中小企業要向外發展,對這類人才需求也非常大。

國外的政府機構對企業採取信任態度,但台灣每樣都檢查,主管機關「喜歡管」、「一天到晚不能不能不能」,企業無法更有發展。他舉例,遠東銀行多年前成立香港分行,開幕時邀請主管機關來查驗,結果主管機關只來電表示「現在不會來檢查」,「我們假設你們會做好該做的,我們要來檢查時就會來」。

多年前遠東集團想收購美國的工廠,法律顧問評估後,建議他不要買,因為風險太高,遠東因此避過一次風險,這種重視職業道德勝過做生意的良心表現,也讓他念念不忘,期許理律「要具備這種精神」。

另外,政治人物太喜歡「只說一句話,但不講完下面」。他舉例,很多人喊「我反對核能」,他也支持這樣的意見,但後續政策卻不知道在哪裡。台灣目前再生能源只占整體能源的3%左右,但先進國家要支持減少核電,再生能源占比需有10%以上,大家坐在室內吹冷氣,要想到電力的政策。

嘉新水泥副董事長張安平:

聯合報導,開放社會與自由民主必須受到法律的約束,但台灣「相信民粹更多於法律」。歷史已驗證經濟開放的正確性,台灣不能「不肯開放」,更「沒有權力選擇」。他說,如果台灣長期經濟不開放,將成為世界經濟局外人、貿易的阻礙,自我保護是行不通的。

中國最早的開放是漢唐時代,那時中國是強的,最不開放的時代則是明清 ,那時中國則是弱的;保護主義,希望寡占市場,只能讓市場凍結一段期間,但一旦採取保護,就會扼殺產業成長改變的機會。

張安平說,最近他到中南部去跟年輕人聊天、聽取他們想法,發現很多人說「想做自給自足的經濟」,他坦言其實這是辦不到的,因為台灣的食品、能源自給率不夠,沒有對外貿易就無法支撐台灣經濟。

遠見天下創辦人高希均:

台灣目前重要的項目,依序是經濟、教育、科技,再來才是民主。他說,台灣在一九八○年代,民主精神快速發展,沒想到後來變成民粹,變成「有偏執、無黑白;有立場、無是非」,這讓理性的辯論變得困難,無法抵抗民粹潮流是很痛苦的事。

高希均直言台灣現在是「一半一半的社會」,既要文明社會、強調進步的觀念,但管制卻非常多。以高等教育來說,想要人才,卻對陸生限制極多。美國每年吸收大量留學生,人才留在當地發展,造就美國的經濟繁榮,卻不曾限制「學生念完書後多久要離開」,只有台灣規定陸生畢業後30天要離境。

高希均說有一次,他聽不同黨派的政治人物發表對政策的看法,結果發現「兩黨基本一樣」,因為大家都選政治正確的話來講,不得罪人,他說,「講政治正確的話、是殺了台灣」。

經濟部長鄧振中|Photo Credit: 經濟部

下午研討會主題「企業整併及外人投資的機會與挑戰」請到經濟部長鄧振中致詞,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毛立慧報告。台灣杜邦總裁黃坤煌、福特六和總裁范炘、上海競衡集團董事長詹益森,和投審會執行秘書張銘斌對談。

經濟部長鄧振中:

聯合報導,台灣近年外資投資金額不增反減,「大陸追得這麼急,台灣產業一定要升級」,台灣在「工業4.0」以及溫室氣體減量等相關綠能環保領域,未來至少將創造數千億元投資需求。不過,外商來台投資通常面臨土地取得不易、環評程序太長、管制過嚴等困難。很多工業區雖有閒置空地,但那是工業區蓋好後賣給廠商,廠商放著不用等漲價。

他強調,經濟部正透過修法,提高工業區管理費等方式,逼廠商交出閒置土地。另外包括提高土地持有成本,避免土地炒作,檢討環評制度;法規鬆綁則包括修改《企業併購法》,簡化企業併購程序,通過《有限合夥法》,《公司法》則新增閉鎖型公司。

台灣杜邦總裁黃坤煌:

聯合報導,「小確幸」不該是台灣選項,台灣優勢在於人才與既有的產業聚落與技術,但優勢只剩五年,「五年過後,大陸能力提升起來,台灣將退無可退。」台灣既沒有大陸的市場優勢,也沒有新加坡的租稅與政府效率,從他接觸的大型美商企業所得到的回饋,台灣要爭取成為外商區域營運中心,「時間點已過、機會等於零」。

黃坤煌抱怨台灣官僚體系效率低,他舉例,杜邦去年分割化學與二氧化鈦部門,成為杜邦與標記科慕二家公司,全球有四、五十個國家都要提出申請,但「台灣是最後一個得到政府批准的國家。」黃坤煌說,台灣會隨著管制與不開放慢慢失去競爭優勢,「這是贏者通吃時代,把自己關在台灣不是一個選項。」

美國商會執行長、福特六和總裁范炘:

中國大陸產業實力明顯成長,台灣很多產業的「機會之窗已經關了」,有些產業可能連五年的優勢都沒有。以汽車業為例,過去十年大陸汽車產業飛速發展,早已趕上台灣,如今台灣甚至連零件產業都落後大陸了。范炘說,台灣爭取不到營運中心,但至少要爭取「副中心」,但前提是台灣法規必須快點和國際接軌,不要再閉門造車。此外,法規形成要更透明,別讓立法成為阻礙或負擔。

台灣面臨人才斷層,當初到中國、東南亞打天下的高階主管都快退休了,很多中小企業還沒有接班計畫,台灣教育體系目前最要緊的是解決人才斷層,否則談營運中心都是假話。

上海競衡集團董事長詹益森:

許多外資以上海為中心,將區域營運總部設在上海,再到台灣設分支機構;若台灣再不解決外資、陸資雙軌制的問題,法令規範過於僵化,恐怕連「副中心」都難爭取到。

經濟部投審會執行秘書張銘斌:

聯合報導,他會將業界意見列為檢討參考。外商在大陸設營運總部,在台灣設副中心得不視為陸資,這部份有其合理性,會優先考慮。至於外資、陸資由雙軌制變成單軌制,目前不是適當時機,將列為長期檢討方向。

理律合夥律師毛立慧:

台灣對陸資與外資採取獨步全球的雙軌監理,已造成外資經營一大障礙。她說:「雙軌制引發法律適用問題,讓律師、會計師處理跨國併購,第一句話已經不是『我們該怎樣讓它盡快完成』,而是先問『這是不是陸資?』」

毛立慧在報告時直言,資金無國界,世界各國在吸引外商投資展開的是全方位競賽;台灣在投資環境排名雖在前列,但資金流入與流出的金額仍有很大差距。2010年外商來台投資約37億美元,金額僅是南韓的三分之一,新加坡的五分之一,這是個警訊。台灣2009年開放陸資來台,但是全球唯一對「外資」、「陸資」採雙軌制管理的國家,僑外資採行負面表列管理,陸資不僅採正面表列管理,而且審查要經過重重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