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勞倫斯:每次一想到可以怎樣改變自己,就會自問我真的願意嗎?

珍妮佛勞倫斯:每次一想到可以怎樣改變自己,就會自問我真的願意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在這浮華世界裡,能真實做自己比登天還難,更有誰能像珍妮佛勞倫斯一樣真心、為身邊的人提供滿滿的愛與支持?《飢餓遊戲》最終章11月即將上映、關於電影與美麗,她有無盡的話要說,且讓我們一起洗耳恭聽。

《冰封之心》《派特的幸福劇本》,抑或是全球狂賣的《飢餓遊戲》系列,14歲出道的珍妮佛勞倫斯,在各類影片中總能憑著不造作的演技,將角色拿捏得恰如其分,也讓她在22歲時奪下奧斯卡影后殊榮。

細數她深獲觀眾喜愛的原因,除了與生俱來的鄰家氣息,她的純真坦白,更是人氣居高不下的關鍵。有時貪吃、有時想透過自己的演員身分,為女人發聲,珍妮佛絕非一般好萊塢女主角。珍妮佛勞倫斯與我們進行一場深度對談,究竟她會說出什麼驚為天人的話呢?

美麗就是愉快做自己

妳在意過自己的外表嗎?

經常是不由自主,就跟全天下的女孩一樣。我想我們每個人生來都具有某些特色和質地,如何展現最好的自我並感到快樂,是很重要的。每次我一想到可能可以怎麼樣改變自己,就會接著自問:我真的願意嗎?

為了要擁有某種外表,我真的肯全心全意、付出代價嗎?我不想啊。妳可以穿上0號的衣服,美呆了,但我想繼續穿我的4號,繼續吃。所以我很快樂。

妳認為美麗的價值是?

長大的過程中,我發現美麗的價值在於成為別人的好朋友、帶給人歡笑,或者用我的腦袋盡可能表現得聰明,都有其價值。能夠找到自己的力量泉源,也就是你的心和你的幽默感,然後善待身邊的人,更重要。

在妳眼裡,怎麼樣算得上美麗呢?

我的家人一直對我充滿愛護和支持。當愛你的人也相信你時,你就會對自己有信心。說穿了,要有自信才會性感美麗。我認為當你覺得天下無難事的時候,就會充滿自信而性感美麗,真的看得出來。

《飢餓遊戲》,讓我更勇敢

無論是院線鉅作或者藝術電影,妳都遊走自如。妳覺得這兩種不同的電影世界,是不是要並存,才能帶給妳平衡?

我加入《飢餓遊戲》拍攝的理由,就跟我去拍《派特的幸福劇本》以及所有其他獨立製片或藝術片的理由一樣:角色激發了我,這是最重要的。我深愛這些我詮釋的角色,以及我要敘說的故事。我真的會滿腔熱情,與角色、和故事感受到連結—無論製片預算為何。

《飢餓遊戲:自由幻夢》,劇情發展是否會出現主角大反撲,或是訴諸非常手段?

有很多書裡的故事都沒有訴諸戰爭解決問題,我們也盡量「按兵不動」。這本書很明顯在敘述一個虛擬政府發生的故事,所以我們盡可能讓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在看完電影後可以深入思考,而不是照著裡頭的情節依樣畫葫蘆。是的,我們最在意的,在於是否能帶領大家深入思考。

妳是否因為拍攝這三部曲電影,而在現實生活中變得更勇敢、更直言無諱?

對我們其中一些演員來說,這改變是必然的,因為我們成了眾人追隨、詢問的對象,整個世界突然認真傾聽我們說話,所以,我們也要扛起責任,達到大家的期望。一開始有點措手不及,後來你不得不被逼著長大。我想所有演員都想成為某種表率,這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妳認為凱妮絲真心相信革命的力量,還是只是稱職扮演她被賦予的角色?

這問題讓我思考許久,我不會說她成為革命象徵是受人操控,而是出於生存的本能與直覺。

我認為她在故事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抱著革命的希望,只是一心想救妹妹,之後她又必須救自己跟彼特,當她發現自己醒來時人在第十三區,這些改變都令她措手不及,失去彼特更令她無法承受。

我相信她在過程中逐漸學會承擔自己的角色,決定自己的命運和領導革命,這些問題我可是思考了很久。

她甚至願意為了救彼特而放棄反舌鳥的角色。

是的,我都知道,因為我剛說到,她是逐漸學會承擔責任,她本來只是個因為恐懼而努力求生存的少女。

此篇內容由美麗佳人官網提供,請參見:珍妮佛勞倫斯,嗆女本色,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