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圖曼生死戀(中):中國駐阿爾巴尼亞記者的土耳其地緣戰略觀察

奧圖曼生死戀(中):中國駐阿爾巴尼亞記者的土耳其地緣戰略觀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回,雜誌則引用一位中國駐阿爾巴尼亞的資深記者,論述現今土耳其在巴爾幹地區推動的「新奧圖曼主義」,以及奧圖曼帝國在最近500年間的重要戰役整理;最後並介紹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

文:土女時代Türkkızları / Webber Tsai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引言:在上一集〈讀書心得:剪不斷、理還亂,巴爾幹半島的奧圖曼生死戀(上)〉,雜誌著重在兩個曾被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的巴爾幹國家:保加利亞與馬其頓,兩個國家都拋不開奧圖曼帝國的「陰影」,影響有好有壞。

這一回,雜誌則引用一位中國駐阿爾巴尼亞的資深記者,論述現今土耳其在巴爾幹地區推動的「新奧圖曼主義」,以及奧圖曼帝國在最近500年間的重要戰役整理;最後並介紹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

本回除了引述雜誌內容外,筆者也將近期發生的相關報導一併融入做整理介紹。

新奧圖曼主義:以經濟地理和地緣政治影響巴爾幹諸國

上一篇提到,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了巴爾幹半島500年左右的時間。可以說,巴爾幹地區是土耳其歷史、宗教、文化的腹地,也是經濟力量的延伸。曾任土國外交部長,現任為土耳其總理的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ğlu)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新奧圖曼主義」(Neo-Ottomanism),強調運用土耳其和伊斯蘭國家的關係,在全球秩序發揮影響力,至少成為地區型強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土耳其總理達武特奧盧。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事實上,10多年的光陰過去,土耳其在某種程度上也達成了目標,對於巴爾幹諸國的外交事務,遵循奉行「降低衝突」、「零意外」的政策,並且和各國領導人保持溝通管道暢通。經濟議題上,則加強拉攏鄰近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對穆斯林人口居多的阿爾巴尼亞、與希臘有衝突的馬其頓也都給予相當援助。歐盟的資深官員就指出:「土耳其在巴爾幹地區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以上都是土耳其介入巴爾幹地區所獲得的「戰果」,且看土國如何耕耘:

1. 文化宣傳,宣揚奧圖曼帝國在巴爾幹地區的輝煌歷史

土耳其官方列出了1453到1623年間,48位出任奧圖曼帝國宰相的血統和宗教分佈。扣除因為資料不全而無從得知的10人,剩下38位也僅有5位是土耳其人。這些統治菁英將巴爾幹地區的幾座大城建設完善,甚至比當時西歐的主要城市進步許多。土耳其欲藉此塑造:「巴爾幹地區和土耳其有密不可分的情感關聯」。

除了文化,教育也是重要一環,土耳其政府希望巴爾幹諸國在歷史教科書中敘述奧圖曼帝國的事蹟上,作不到「揚善」,至少要能「隱惡」,還提供獎勵金利誘。對此,巴爾幹諸國意見兩極,部份國家願意「平衡報導」,畢竟奧圖曼帝國確實對巴爾幹地區有所建樹。不過,還是有些國家和學者們則持反對意見,認為這是另一種霸凌。

2. 扶植穆斯林的勢力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曾說過:「宗教要求只是完成政治和戰略目的的藉口」。土耳其作為穆斯林大國,加上曾統領巴爾幹地區500年,近年來不斷利用其財力和影響力在此區大興土木和修繕宗教設施。巴爾幹地區穆斯林進入齋戒月的作息時間也都以土耳其為準,也就塑造了土耳其成為巴爾幹伊斯蘭的代表和信仰中心。

奧圖曼帝國將伊斯蘭教帶到中歐、巴爾幹、北非等領地,即便帝國衰敗滅亡之後,還是有相當的信仰人口留在這些國家。部份人社經階層往往因為後續的政治、宗教因素遭到排擠而淪落到底層;土耳其所要作的事情就是提升這些「穆斯林同胞們」的社會地位,包含從教育、宗教、經濟、科普等議題提供意見和技術。當然,土耳其將手摸進這些巴爾幹國家也會引起統治階層的疑慮,尤其最近有些政治團體採取激進手段企圖影響政府運作,背後多少也會有土耳其的影子。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季辛吉。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3. 利用地理優越性拉攏參與建設巴爾幹油氣管道

裏海豐富的油氣蘊藏量為該地區贏得「第二波斯灣」的讚譽,位處歐、亞交界的土耳其油氣儲量和開採量都不高。為了保持能源取得管道暢通,土耳其一直對於裏海輸往歐洲的油氣管線走陸路經過自己家興致勃勃,但是歐盟對於這個伊斯蘭國家掐住命脈管線其實戒心甚重,進而導致此計劃流產。

不過,當俄羅斯和西方世界因為烏克蘭問題劍拔弩張時,俄國卻主動拋出希望將一條稱為「南溪(也有人稱土耳其溪)」的油氣管線,放棄從保加利亞登陸,改往南邊遷移到土耳其西北方上岸,還願意降價出售天然氣和石油給土耳其。目前興建工程還在研議。對比起來,土國不但取得寶貴的油氣資源也能省錢,俄羅斯也可出售能源換到資金,這對歷史上有過衝突的俄、土兩國而言,無疑是「各取所需」。

最近,土耳其的宿敵希臘和俄羅斯眉來眼去,土國卻提議日後將南溪管線延長到希臘邊境,並且通往阿爾巴尼亞;此舉讓外界大感意外。希臘對此建議似乎也不太反對。但土耳其到底在賣甚麼藥?尚待驗證。

4. 支持巴爾幹國家加入北約和其他區域組織

土耳其向來熱衷且歡迎土國週邊國家加入國際組織,例如北約。共黨勢力垮台後,北約勢力逐步東擴,土耳其曾協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加入北約;科索沃戰爭時,土耳其以北約會員的身份提供美軍和北約部隊後勤支援;阿爾巴尼亞在2009年加入北約的議題上也看得到土耳其的影子。不過,也不是一直都順利,土耳其就在協助馬其頓加入北約和歐盟的議題上和希臘發生過嚴重衝突;土耳其幫忙阿爾巴尼亞加入歐盟時,也和希臘及歐盟主導國意見相左,而阿國已經在2014年取得歐盟候選身分。可預見的未來裡,這些問題或許都能得到解決。

奧圖曼帝國 vs. 歐、亞、非國家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