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圖曼生死戀(中):中國駐阿爾巴尼亞記者的土耳其地緣戰略觀察

奧圖曼生死戀(中):中國駐阿爾巴尼亞記者的土耳其地緣戰略觀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回,雜誌則引用一位中國駐阿爾巴尼亞的資深記者,論述現今土耳其在巴爾幹地區推動的「新奧圖曼主義」,以及奧圖曼帝國在最近500年間的重要戰役整理;最後並介紹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

窮兵黷武因而先盛後衰,乃時勢所趨。

奧圖曼土耳其和歐洲之間的戰爭,最早始於13世紀和拜占庭帝國的衝突,14世紀則開始和保加利亞和塞爾維亞作戰,並取得一定的戰果。1683年的維也納之戰中,奧圖曼帝國遭到重創,無力再往中歐推進,也是由盛轉衰的起點。

整體而言,奧圖曼帝國盛衰可分作5大階段:

1. 興起:1299至1453年,重要戰役包含了1299年的拜占庭之戰,奧圖曼取得現今安納托利亞及巴爾幹半島的控制;並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之戰滅掉拜占庭帝國。

2. 擴張:1453至1606年,1463年貝爾格勒之戰打垮塞爾維亞,取得通往中歐的進軍之路。

3. 穩定:1606至1699年,奧圖曼帝國再度向中歐推進,但兵敗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

4. 下坡:1699至1792年,基本上無大戰事並雄踞一方,但各方勢力都在找尋破口。

5. 衰落:1792至1922年,歐洲工業革命和大西洋諸國逐步東擴勢力,加上北方俄國崛起,帝國腹背受敵也無因應之道,晚期甚至被譏為「近東(歐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差點在一次世界大戰後遭到瓜分。後由凱末爾將軍領導土耳其取消帝制,邁向共和政體。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

喬治·卡斯特里奧蒂·斯坎德培(Gjergj Kastrioti Skënderbeu)是一位阿爾巴尼亞民族英雄。出生於拜占庭帝國的貴族家庭,其父是反抗奧圖曼帝國蘇丹巴耶濟德一世(Bayezid I)的小領主之一。抵抗失敗後被迫臣服,還交出包括身邊4個兒子作為人質,斯坎德培是其中之一。

被迫改信伊斯蘭教後,斯坎德培接受了軍事訓練,成為奧圖曼帝國的一位統帥。在獲得一系列勝利後,他被封為「阿納夫特魯·伊斯坎德·貝伊」(Arnavutlu İskender Bey),意為「阿爾巴尼亞的亞歷山大老爺」,將其與亞歷山大大帝相提並論。該稱號在阿爾巴尼亞語中為「Skënderbe shqiptari」,其後成為他最常用的名字「斯坎德培」。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斯坎德培。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雖然斯坎德培深得蘇丹信賴並賦予重任,但是他仍然與匈牙利、威尼斯等基督教國家保持聯繫,尋找機會。1443年11月28日,斯坎德培乘匈牙利大將軍匈雅提·亞諾什(Hunyadi János)率軍討伐奧圖曼帝國時舉起反旗。他親自率領了300名阿爾巴尼亞騎兵返回自己的出生地克魯雅(Kruje),用一封偽造書信騙開城門,據而有之。此後,他公開放棄伊斯蘭教信仰,皈依天主教。他使用黑色的雙頭鷹作為自己的標誌,這個標誌演變到後來為今日的阿爾巴尼亞國旗,因此阿國又被稱作「山鷹之國」。

在1443到1468的25年時間裡,斯坎德培在阿爾巴尼亞山區中對奧圖曼帝國進行游擊戰。1450年、1457年、1467年,掌政的蘇丹們三度圍攻克魯雅城,但始終都未能成功,直到他死後10年的1478年才被奧圖曼帝國破城。

到1501年,奧圖曼帝國終於重新征服了阿爾巴尼亞,一部分阿爾巴尼亞人逃散到義大利南部,而剩下的人被迫皈依伊斯蘭教。到1912年阿爾巴尼亞獨立之前,再也沒有大規模反抗過奧圖曼帝國。斯坎德培身處敵營仍不忘記自己的身份,在適當的時機挺身而出爭取阿爾巴尼亞人的認同。即便到了後來,阿爾巴尼亞超過半數的人口改信了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萎縮到僅剩下20%,阿國人民依然視斯坎德培為民族英雄。

Photo Credit: Andreas Lehner CC BY 2.0

阿爾巴尼亞首府地拉那的斯坎德培雕像與國旗。Photo Credit: Andreas Lehner CC BY 2.0

感想:奧圖曼生死戀(中)專題在本刊內篇幅不長,短短10頁讀起來卻猶如千斤重。不過這一段中古時代的歐洲和中東歷史,在台灣的西洋史教科書也僅是小小篇幅。只能仔細深讀加上找資料和找新聞對照,也才有機會更深層地認識這個地方。

本文獲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