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觀點:接受這些難民不但是自虐,也是自欺欺人

英國觀點:接受這些難民不但是自虐,也是自欺欺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到歐洲的移民愈來愈多,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歐洲跟他們說:我們歡迎你們。

文:Melanie Phillips《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德國的巴士站以及抗議群眾之間,可以看到「歡迎難民」、「沒有人是非法的」的海報。上週末,英國群眾在牛津聚會,拿著自製的牌子,寫著:「只要給我們機會,我們歡迎難民」、「四海一家」等等。

這些抗議者只是在告訴旁觀者他們是好人而已。公開表示同情,是道德高尚的表現;不表同情,乃是顯示著冷酷無情。這稱為「張揚一己之德」(”virtue signalling”),或者強迫抒情(mandatory emoting),而這種情緒抒發在這次的移民大危機中已經達到瘋狂的高點。

許多人為了難民表達歇斯底里的情緒之時,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的回應算是有節度,做到了同理心與公共利益的平衡:他說,未來5年內,英國將會從敍利亞邊境上的難民營中,接收2萬人來此定居。

難民潮衝擊》英民調贊成脫歐首次過半 五成認為卡麥隆表現比梅克爾佳

左派馬上痛批此數字少得可憐。工黨黨魁候選人顧綺慧(Yvette Cooper)進一步抱怨,表示英國應該收容一些已經抵達歐洲的移民。但是這麼做,只會讓人蛇集團大賺其錢,並導致更多人溺死於地中海而已。尤有甚者,我們如此收容的人,可能有一部份是「伊斯蘭國」(IS)的支持者、或隸屬於其他伊斯蘭主義的派別,危害國家安全。

但最大的重點,是分類的錯誤。這不是有關人道的難民危機。這是一個政治性的移民危機:發展中國家的人群想要移動到已開發國家,且其數量排山倒海,前所未見,威脅歐洲。

聯合國1951年訂定的《難民地位公約》,將難民定義為一個有充份的理由害怕被迫害的人。這顯然不適用於目前這一群絕大多數並非為了逃命而移動的人群。

即使是激發歐洲輿論大同情的可憐男童艾藍(Aylan Kurdi),也不是為了逃命而溺死。他們全家在土耳其已經安全住了3年。

同時,稱呼這波人群為「經濟移民」也不正確。無疑其中有些人想要尋求財富,但其他人只是想要離開一個他們知道沒有前途的國家。這是因為阿拉伯、穆斯林世界陷於戰亂與暴力之中,正在一步步瓦解。其原因,當然是激進伊斯蘭的崛起,散播著難以言喻的野蠻與不文明。西方所加諸的民族國家形式,正在崩解,演變成部落戰爭。一個正在死亡的文化,一面試圖征服其他地方,另一面則開始戕害自己的人民。

這是一整文明正在抽搐痙孿的問題,但在歐洲與英國,媒體與政治界卻忙不迭地告訴我們,我們有道德義務收容成千上萬被影響到的人群,這當然是大錯特錯。

首先,為什麼這是我們的責任?沒有一個中東國家主動表示要收容任何一個難民。這次的移民潮難道不是阿拉伯與穆斯林世界的責任嗎?

其次,英國與歐洲有空間收容這波移民潮的說法,無疑是自欺。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截至去年年底,被迫流離的人群人數高達6千萬人。全世界每122個人之中,就有1個人是難民、或是因為內戰而離開家園、要不然正在尋求庇護。英國當然沒有能耐收容這些人:英國的公共設施,早就因為每年外來的30萬移民,而面臨嚴重的短缺與不足。

來到歐洲的移民愈來愈多,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歐洲跟他們說:我們歡迎你們。

歐盟強制配額22國分攤12萬難民 東歐群起反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德國說他們今年將會收容80萬人。義大利政府將非法移民除罪化以後,每個月都有成千上萬的移民從利比亞搭船進入,義大利地方政府消受不了,只好把他們丟到鎮中心、火車站的臨時營區。

教宗呼籲歐洲「1教區1難民家庭」 法極右派批德國「低薪找奴工」

歐洲輿論對艾藍溺死的照片大表同情,只讓事情更糟糕。黎巴嫩港口市的黎波里的旅行社表示:過去一週內打算前往土耳其,再到歐洲的人數增加了30%。

這一波移民潮將會永遠改變歐洲的風貌:移民人口中絕大多數是穆斯林。聯合國統計,70%的移民是年輕男子。如果他們都獲准在歐洲定居,很可能會把全家人都接過來。歐洲的文化會因此而受到全面的改變。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知道這點,她承認德國將會因為這群人而改變。

與此同時,英國卻拒絕讓信仰基督教的難民進入。前坎特伯里大主教凱瑞(Lord Carey of Clifton)因此抗議,他說中東的基督徒被釘十字架、被砍頭、被強暴、被強迫改宗、被種族清洗。然而我們的政府卻拒絕讓伊拉克與敍利亞的基督徒來英國接受庇護。歐洲的主要基督教國家,除了波蘭與捷克以外,一方面逃避基督徒難民唯恐不及,另一方面卻打開大門迎接成千上萬的穆斯林。

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表示,歐洲應該只收容基督徒。為此,他被罵得臭頭,還被稱為「納綷」。這種一窩蜂、不假思索的態度,只會保證歐洲的法西斯主義再度成為現實:如果歐洲的左派政治菁英不顧念人民的感受,把那些想捍衛自己文化的人,污名化為「納綷」,那麼歐洲人民投入真正法西斯主義者、種族歧視者的懷抱,指日可待。

這種現世報已經在法國發生。民族陣線的瑪琳‧勒彭(Marine Le Pen)正打算利用這股民怨取得政治上的優勢。匈牙利有尤比克黨(Jobbik);希臘則有金色黎明(Golden Dawn);比利時則是弗拉芒利益(Vlaams Be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