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用建坪換朋友」,從此打破你對「上癮」的錯誤認知

停止「用建坪換朋友」,從此打破你對「上癮」的錯誤認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世紀以來,我們對於毒癮犯都是高唱戰歌,然而毒癮者最需要的並非戒斷,而是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社會彼此的關係」。

撰稿:林志洋

關於「上癮」,先撇開毒癮這件事,你對於無法抽離智慧型手機、Facebook的原因是什麼?英國記者約翰·海利(Johann Hari)從美國人身上觀察出一個現象,自1950年開始,一般美國人所認定親密的朋友,那種在危機出現時可以依靠的人,這個數字不停地往下掉。

他形容,這些人家裡的建坪大小穩定且持續地變大,用建坪換朋友,用物質換取連結,這是我們對文化所做的選擇,但這樣的結果卻只是造成我們成為了「史上最孤立的社會體系」。

海利理解出上述的涵義,是從研究毒癮開始,小時候的他,某次想叫醒親人卻叫不醒,長大後才知道那是吸毒成癮,現在,當他又看著那些沾染上毒品的家人朋友,他開始思考如何才能幫助他們。

但海利發現他無法回答為何要繼續這種無效的反毒手段?我們對於毒癮犯的解套方式只有懲罰、嘲諷嗎?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他走訪了各個城市、國家,從布魯克林到毒品合法的葡萄牙,他逐漸發現原來這是我們出自對「上癮」的認知錯誤。

習慣、成癮與連結

有一位心理學教授曾經將老鼠放進籠子作為實驗,籠中有兩瓶水,一瓶是純水,一瓶則添加少許古柯鹼,而老鼠通常選擇喝有毒的水,也快速死亡;後來教授將籠子裡放入其他同伴、起司及小隧道,此時他們卻不喜歡喝毒水,甚至幾乎不使用。

關於人類其實也有類似例子,美軍在越戰時有高達20%都在使用海洛因,當時大家擔心會有上萬的吸毒犯回來造成社會危險,而事實卻恰好相反,軍人們沒有去戒毒所、也沒有染上毒癮,甚至95%的人直接停止使用。

這些例子,應該改變對於使用「成癮」一詞,甚至應該用「連結」,海利要傳達的是,人類天生最原始的需求便是連結彼此,我們會在開心時,連結彼此的關係,反之,當我們遭逢創傷,又無法與他人連結時,自然會尋求其他物質連結。

連結,是你希望能參與的:喜愛的工作、愛人、健康,海利認為成癮最核心的關鍵,便是我們無法忍受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大膽嘗試讓毒梟無利可圖 烏拉圭大麻合法化

葡萄牙過去是歐洲毒品最氾濫的國家,經由法律嚴懲狀況卻只是每況愈下,後來他們找出科學家和醫生成立小組,最後葡萄牙將毒品除罪化也達到相當的效果,但在除罪化的前提,政府將那些曾經拿來對抗他們的錢,用於幫助他們重新融入這個社會。這些染毒者也表示重新找回了生活連結,並與廣大社會又有了關係。

我們應該如何學習葡萄牙的方式?

當我們不能期待政治層面做更多事時,可以先從自身做起,如同海利所說,一個世紀以來,我們對於毒癮犯都是高唱戰歌,然而毒癮者最需要的並非戒斷,而是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社會彼此的關係」。

找回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廣義上而言,現代人對於手機的依賴也是同樣類型的成癮,因此海利也不斷強調「失去連結」是成癮最大的因素。

試著問問自己,當面臨到人生的危機時,會伸出援手的是哪些人?是平時在網路閒聊的對象嗎,還是應該要走出去,與真正在乎的朋友建立連結呢?

關於智慧型手機上癮的反思,你還可以看看以下影片:

離開螢幕,與人面對面交流吧!別錯過TEDxTaipei 2015 Big Bang這個大好機會。認識新朋友,或是認識朋友你不熟的那一面!

BigBang_visual_horizontal_1920_compact

本文獲TEDxTaipei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