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研究:「替你感到開心」比挫折時給予支持,更能決定關係的好壞

愛情研究:「替你感到開心」比挫折時給予支持,更能決定關係的好壞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你的另一半是怎麼樣類型的人,只要你告訴他,你真正需要的是他正向積極的關懷,他都是有可能學得會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sydetective

過去我們總是以為,愛情當中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好好處理那些爭執,讓彼此能夠維繫下去。但是心理學家Shelly GableGian C. Gonzaga在一篇名子很美的論文〈Will you be t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1] 裡告訴了我們,最重要的不是那些爭執的時候,而是愛情當中的美好時光。

過去的研究發現,當一段親密關係(這裡的親密關係包含了朋友、家人、伴侶)裡面,一方遇到了挫折找另一方傾訴時,另一方或許會給予回饋。而這些回饋在某些時候確實可以讓當事人更好過,尤其是當另一方給予情緒上支持的時候。在親密關係裡,覺察到另一半給予的支持,更是決定了關係功能是否健全的重要因素。

但是,弔詭的事情就在這裡了,過去也有許多研究發現,在他人脆弱時給予的支持,並不一定會讓別人變得比較好,甚至有可能變得更差。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在他人接受了你的幫助的同時,他也可能會覺得自己是個無能的人,使他的自我價值和自尊變得更低;尤其在愛情裡面,覺得自己不如另一半,會讓自己對這段關係的承諾、滿意度和愛的感覺都變得更低。

而且最弔詭之處在於,愛情裡的一方在另一方挫折時提供的支持,很多時候另一方都沒有辦法如實接收到,因為過大的壓力,反而讓人容易忽略了另一半的支持。

所以在心理學裡,我們常常談的是感受到了什麼,而不是實際上是什麼;就好比兩個人是否會吸引彼此,重要的是覺得彼此很相似,而不是實際上很相似 [2]。

而Gable和Gonzaga的這篇研究告訴了我們,當伴侶對彼此的好事(正向事件)給予回應的時候,比對彼此的挫折(負向事件)給予支持的時候,更能決定關係的好壞。

實驗者將正向事件伴侶回應分成兩個向度,第一個向度是伴侶的回應是正向的或負向的,第二個向度是積極或消極的;這兩個向度構成了四個象限,即正向積極回應、正向消極回應、負向積極回應、負向消極回應。當你錄取了研究計畫,興高采烈地告訴妳的男朋友的時候,如果他的反應是:

  • 「太好了,妳努力了這麼久終於有成果了,我真替妳感到開心。」這就是正向積極的回應。
  • 「喔,很好啊。」卻似乎沒有真正的給妳正向支持,這就是正向消極回應。
  • 「妳確定妳應付得來嗎?再來妳得花很多時間在這上面耶!」這就是負向積極回應。
  • 如果他完全忽略這件事情,直接提起其他事情,例如「這禮拜六要去哪裡玩啊?」,那麼這就是負向消極回應。

當我們和伴侶分享喜悅的時候,另一半卻不能給我們正向積極的回饋時,確實讓人感到很難過。而研究結果告訴了我們,除了正向積極的回饋,能夠預測雙方的安好之外,另外三種回饋都會讓關係變得更差。

這篇研究也發現,無論是男生和女生,只要覺察到對方對正向事件的支持,都能讓關係滿意度變得更好;而對女生而言,負向事件的支持,也能預測關係此時此刻的安好;不過唯有正向事件的支持,對於未來關係的滿意度是有關連性的。作者認為,這也許是因為對男生而言,負向事件的支持有可能會傷害到他們的自尊,但是在正向事件給予支持,不會有這樣的風險。

另一方面,前面提到了在負向事件發生時給予伴侶支持,有可能會被另一半給忽略掉;但是在正向事件給予支持,對方幾乎都能夠如實覺察到。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而且,從這篇研究的結果來看,雖然只有少量的分手樣本,不過參加實驗後8週內分手的伴侶,他們對於負向事件的回應性和沒有分手的那些人差不多;但是對於正向事件的回應性,卻顯著低於那些沒有分手的伴侶。

而什麼樣的人,又容易給予對方正向積極的回饋呢?從依附理論來看,只有逃避依附程度越高的男性,「稍微」比較不容易給予對方正向積極的回饋。但整體而言,不論是哪一種依附類型,都和容不容易給予對方正向積極的回饋無關。

Big Five人格類型來看也是如此,除了親和性高的男性比較容易給予正向積極的回饋之外,人格類型大致上與是否容易給予正向積極的回饋無關。

這是一個很好的消息,也許你看不太懂上面這些分析,但你只要記住這個結論:無論你的另一半是怎麼樣類型的人,只要你告訴他,你真正需要的是他正向積極的關懷,他都是有可能學得會的。

在文章的開頭,我曾提到親密關係並不只有愛情而已。我想,這一篇研究的結果,若推論到其他種類的親密關係(如友情、親情),雖然可能會有些許的差異,但應該相去不遠。因為除了相互吐槽之外,我們也都渴望重要的人能給自己正向的支持。沒有人會希望結交總是批評我們的朋友,尤其如果他批評的還是我們所重視的事情時,那更會讓我們受傷。

延伸閱讀
  1. Gable, Shelly L.; Gonzaga, Gian C.; Strachman, Amy(2006) Will you be t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 Supportive responses to positive event disclosur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91(5), Nov 2006, 904-917.
  2. Dryer, D. Christopher; Horowitz, Leonard M(1997) When do opposites attract? Interpersonal complementarity versus similar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72(3), Mar 1997, 592-603.

本文經真愛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