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檔案S】來自伊朗卻沒有國籍的男人:聯合國難民署把我騙去監獄關了8個月

【難民檔案S】來自伊朗卻沒有國籍的男人:聯合國難民署把我騙去監獄關了8個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並不知道自己當初離開伊朗的決定是不是正確的,也不知道過了明天,自己該如何生存……。

過去半年,因為和希臘難民組織合作的關係,有機會閱讀難民們的訪問紀錄。來自不同國家的難民們,都共同擁有著海上漂流與希臘警方粗暴對待的恐怖回憶。他們的故事往往比電影更曲折,不同的是,他們的故事在現實中大多等不到一個結局。

來自伊朗的難民S,因為父親是阿富汗人,依照伊朗法律,只要父母有一方是外國人,就不能擁有伊朗國籍。所以就算在伊朗長大,S每年都要繳納一定的費用取得暫時的身分證,在路上也常常被警察盤問,甚至進過監牢兩次,只因為他沒有合法的身分證件。25歲那年,S覺得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毅然離開伊朗,開始了他的無國籍難民生涯。

無國籍的難民在所有的難民中,是最難申請到收容所,也最容易被刁難的一群,因為他們沒有文件可以證明自己是真的難民。S在土耳其找到了蛇頭,計畫從土耳其搭船前往希臘。跟其他難民一樣,S付了1700歐元,到了出航的那天才發現自己要和40幾個人擠在一艘小小的橡皮艇上,橡皮艇的駕駛還是蛇頭隨機從搭船的難民當中選出來的。

船上有女人也有小孩,茫茫大海中其實也沒有人可以篤定希臘是哪個方向,當幾乎可以看到岸的時候,希臘的警察開著船靠近,並且用強光照他們的橡皮艇,叫所有難民從橡皮艇走到警方的船上。

S原本以為得救了,沒想到希臘警察卻把他們毒打一頓,甚至把他們的私人物品都丟到海裡,然後拆掉橡皮艇的引擎,再把難民們通通趕回橡皮艇上,往土耳其的海域推去,任他們在海上漂流。S搭的橡皮艇在土耳其海域順利獲救了,被警方拘留了兩個星期後,S再次花了100歐元找了蛇頭,試圖從陸地越過邊境進入希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蛇頭用卡車把S和其他難民載到埃夫羅斯(Evros)附近的城鎮,難民們趁著夜晚走了一段很長的路,到了白天他們就躲進樹叢裡。走了幾天後,很不巧的遇上土耳其警察在附近巡視,S本來拉著一個行動不便的難民和大家一起逃進了另一個樹叢,但同行的阿拉伯人直接跳出樹叢出賣了整團的難民,S和其他難民就這樣被逮捕了。因為阿拉伯身份在土耳其比較不會被刁難,加上主動報案,出賣別人的阿拉伯人立刻就保釋了,S和其他難民卻被關了快兩個月。

身無分文的S和友人出獄後只好睡在公園裡,某天晚上,兩個伊朗人向他們表示願意提供自己的住所給他們住幾天,S和友人本來以為遇到了好心人,結果到了那兩個伊朗人家裡後,伊朗人拿出棍棒把S和友人毒打一頓,威脅他們交出身上所有的錢財。S的友人被洗劫一空,S因為身上沒錢,歹徒只好放他走。

九死一生的S想了又想,決定回去找第一次出海的蛇頭,要求再送他出海一次,但蛇頭認錢不認人,拒絕承認他有和S做過生意,直到S找人來威脅蛇頭,他才答應會試著送S去希臘直到成功為止。又經過了4次過程幾乎一模一樣的海上漂流,S終於抵達了希臘。但事情並不是到了希臘就結束了,聯合國難民署的官方人員原本告訴S要帶他去收容所,最後卻把他帶去了監獄。那是S第一次知道聯合國難民署的人會撒謊。

因為沒有國籍,S在監獄裡受困了8個月,S說監獄裡的非人道待遇讓一些伊朗難民甚至縫上了自己的嘴絕食抗議。出獄後,S仍然無法申請難民收容所,為了離開希臘,S經人介紹找了另一個蛇頭,躲進卡車裡準備前往匈牙利,再從匈牙利轉往其他國家。但最後卡車並沒有停在匈牙利,而是離匈牙利一千公里遠的保加利亞,S再次被逮捕並遣返回希臘。

今年是27歲的S在希臘的第二年,沒有工作證,也申請不到拘留所,甚至離不開希臘,S並不知道自己當初離開伊朗的決定是不是正確的,也不知道過了明天,自己該如何生存……。

資料來源:Greek Forum of Refugee訪問紀錄稿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